工人日捱夜捱 財團盡享成果
職工盟呼籲五一勞動節上街

五一勞動節將至,職工盟翻查多間上市公司的年報,發現去年各企業表現優異,公司管理層獲得豐厚報酬。以物業收益為主的公司,更因租金及物業售價上升而賺個盤滿砵滿。然而一如往年,打工仔女始終無法分享這些成果。與此同時,長工時問題卻仍然嚴重,多達34.7萬名僱員每周工時超過60小時。職工盟呼籲全港打工仔女五月一日勞動節要站出來,爭取合理的工資工時。

 

 

 

2011年企業大賺
雖然近期商界不斷吹風指經濟不明朗,但2011年本港經濟增長達8.7%(以當時市值計算),大部份企業2011年的業績表現亮麗,其中很多業務涉及地產租務的公司,例如長實、新鴻基及九龍倉等更是一枝獨秀,和記黃埔於香港的盈利便有多達54%是由地產貢獻。而部份公營事業例如電力及鐵路,去年都錄得可觀的利潤,港鐵亦在物業發展上較去年多賺兩成。

 (億元)

企業
2010年稅後盈利
2011年稅後盈利
變幅
和記黃埔
257.3
738.6
187.1%
長江實業
271.6
462.6
70.3%
新鴻基地產
306.4
487.9
59.2%
電訊盈科
17.7
23.2
31.1%
九龍倉
111.6*
146.1*
30.9%
電能實業
71.9
90.7
26.1%
港鐡
121.7
148.5
22.0%
新創建
40.8
46.6
14.2%
恒基兆業
156.4
173.6
11.0%
領匯
44.4*
46.9*
5.6%
中華電力
103.4
92.9
-10.2%#
*半年盈利             #盈利下降是因為有電廠減值的非經常性項目

在巨額盈利下,不少企業的董事都獲大幅加薪,例如和記黃埔的霍建寧就加薪超過1,600萬元。然而,在去年通脹高企的情況下,不少工人的薪酬加幅都未能追上通脹。肥上瘦下的情況在經濟向好的時候變本加厲。職工盟及其屬會一直爭取合理的加薪幅度,但在缺乏集體談判權的保障下,僱員根本無從與管方談判,造成基層加薪幅度往往被壓低。

 (萬元)

上市公司
董事名稱
2010年總薪酬
2011年總薪酬
變幅
旗下或外判員工2011薪酬
領匯
蘇兆明
362
680
87.8%
旗下外判保安10.7%*
新創建
曾蔭培
703
848
20.6%
新巴城巴員工4%
新鴻基地產
黃植榮
1,523
1,793
17.7%
4-4.5%
長江實業
李澤鉅
5,061
5,805
14.7%
未有資料
和記黃埔
霍建寧
15,364
17,037
10.9%
屈臣氏蒸餾水員工6.2%
電能實業
曹棨森
1,660
1,794
8.1%
未有資料
港鐵
周松崗
1,390
1,480
6.5%
港鐵員工4.5%
           *由於最低工資的影響

 

長工時無間地獄

 另外,職工盟亦指出,打工仔女不單加薪難追通脹,長工時問題亦完全沒有改善。根據統計處數字,2011年在全港280萬名僱員中,多達34.7萬人每周工時達60小時或以上,佔整體僱員13.3%。比2010年的27.9萬(約佔當年整體僱員10%)為多。其中飲食、物業管理、零售及安老院舍均是長工時的重災區(見下表)。大部份的僱員都是基層的職位。可見在缺乏議價能力下,基層工友無奈面對低工資及長工時的無間地獄。

行業
每周工作60小時或以上人數
佔整個行業百分比
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
84,300
38.7%
飲食
73,400
35.7%
零售
56,600
21.6%
安老院舍
7,400
40.2%

 

然而,除基層工人外,中上層的僱員同樣是長工時的受害者。根據統計處2008年的一項調查,有26.6%的訪者要超時工作,即大約71.3萬名僱員。其中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的加班比率更高達44.5%。而在整體70多萬加班者中,高達七成是無償加班。調查指全港僱員每人每周平均無償加班1.8小時。假設2011年加班的平均數字不變,則每年全港無償加班的時數達2.62億小時。以工資中位數52.4元計算,僱主每年坐享高達137.7億元的「霸王餐」,佔整體薪酬開支4,893.1億元的2.8%。

 

職工盟表示,世界各國都致力將每周標準工時減至40小時,但香港的工時卻高踞不下。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全球每周工作超過48小時的工人數目佔整體工人22%,但香港卻佔41.5%,足足比世界平均高出接近一倍。

除了工資及工時問題外,香港的基層及勞工仍然面對很多不公平對待,例如零散工缺乏法例保障、未有全民退休保障等。下星期二為五一勞動節,百多年前歐美的工人就是於這一天上街爭取8小時工作制。職工盟呼籲全港打工仔女參加五一大遊行,要求合理的工資工時水平,以及公平公義的社會制度。今年五一大遊行的主要訴求包括:

1) 立法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加班要補水;
2) 最低工資一年一檢,不可少於33元;
3) 立法集體談判權,平衡勞資權力關係;
4) 保障零散工;
5)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