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及物流業職工會於去年協助國松汽車有限公司經營805S專線小巴的司機,入稟勞資審裁處向國松追討有薪年假、法定假補薪以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離職補償,遭勞審處撤回申索。經工會協助下,有關司機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HCLA37/2006),結果於今天獲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任懿君裁定上訴得直,並命令國松向有關司機支付有薪年假、法定假補薪以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等補償。

有關勞資爭議發生於2006年初,當時十多位專線小巴司機向職工盟求助,指國松汽車有限公司向去一直要求司機簽署「租車合約」而將他們視作自僱人士,不讓他們享有僱傭條例的保障及強積金福利。但於2005年底,國松應運輸署的要求向司機提供僱傭合約,正式將司機視作僱員。該批司機有感在簽署「租車合約」和僱傭合約此兩段期間的運作根本並沒有任何實質分別,而懷疑自己過去的身份應為公司僱員而非自僱人士。

該批司機經工會及勞工處向國松提出協商不果後,反遭公司報復,立刻以七天通知的方式解僱。工會於是協助司機入稟勞資審裁處進行申索。

勞資審裁處審裁官翁喬奇於2006年7月就案件進行審訊後,裁定所有11位申索人並不具備國松汽車有限公司的僱員的身份,判處他們敗訴。其後,其中10位申索人經工會協助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

其中幾位獲法律援助署提供法援的申索人的代表大律師吳港發,於今天高院聆訊期間指出,原審審裁官忽視了小巴司機高度受控於公司;小巴司機的工作不存在財政風險;小巴司機的工作工具由公司提供;小巴司機不能自行聘請替工等等重要事實,犯上嚴重法律錯誤。

吳港發大律師又引用終審法院於今年3月就潘就南(譯音)訴嚴兆昌經營日昌冷氣及電機公司(譯音)一案(FACV14/2006)的判詞指出:「若勞資雙方客觀上存在僱主與僱員的關係,僱主並不能以雙方協約的方式來免除其作為僱主應有的法律責任。」換句話說,僱主並不能以要求員

工簽署自僱合約/承判合約/租車合約,以及不向僱員提供有薪假期、強積金等行為,來逃避與員工之間事實上存在的僱傭關係。

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任懿君經過今天一整天的聆訊後,裁定接納吳港發大律師的上訴理據,判處10位上訴司機上訴得直,擱置勞資審裁處翁喬奇審裁官的原審判決。任懿君法官命令雙方於14天內向法庭呈交所有上訴司機的申索金額及訟費等資料,之後始再頒布有關得直金額的命令。工會經初步計算,款額超過70萬港元。

除了上述11位司機外,有國松汽車有限公司所聘用的另外約30位司機亦於去年入稟勞資審裁處進行相類似的申索,但因本案件的審訊及上訴程序而被無限期押後,直至本案上訴有結果為止。因此,工會將協助該數十位司機向勞資審裁處申請恢復聆訊,並要求勞審處根據高等法院就本案的上訴結果,命令國松汽車有限公司向涉案司機支付有薪年假、法定假補薪以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等款項。工會估計,有關申索額可能超過200萬港元。與此同時,工會現時仍正在協助另一批專線小巴司機處理另一宗同類型的上訴案(HCLA12、13/2007),以及為數約200人的勞資審裁處申索案,整體申索金額估計超過1000萬港元。

工會認為,高院的判決清晰地確立了專線小巴司機這個行業內一直充斥著的假自僱做法不獲法律所承認。而事實上,過往亦有多宗法庭案例,指交通運輸行業內的貨櫃車及貨車司機即使被僱主要求簽署承包合約/自僱合約,但實質上具有僱員身份。可是,現時在交通運輸行業內,假自僱問題仍然十分嚴重,不少工人仍然未能享有有薪假期、病假、強積金等福利,甚至遇上工傷時亦往往未能獲得法定的賠償。工會呼籲全港所有交通運輸公司,尊重法庭的判決,盡快糾正將實質僱員視作自僱人士這個名不副實的做法,責其作為僱主的應有責任,向僱員提供法定的勞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