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工聯會要求取消強制外傭留宿
容許僱傭雙方選擇外傭外宿

近日傳媒報導及網絡討論,指出很多外傭留宿條件不「傳媒報導兒歌天后李紫昕的外傭住在廁所,引起廣大巿民關注」(相片:25.6.2012頭條新聞)人道,有外傭在客廳要打地舖(家中有男性睡客廳及出入),睡在恰似棺材的衣櫃內、在廚房或廁所打地舖、睡在廚房洗衣機乾衣機頂等等。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要求特區政府取消強制外傭留宿規定 容許僱傭雙方選擇外傭外宿。

 

政府規定強制留宿卻沒有監察
聯會發言人指出,事件引發社會關注,亦顯示政府自2003年開始對外傭強制留宿的規定不合理、留宿安排規定不清晰及欠缺監察和巡查機制。

 

根據入境處的「標準合約」規定,「僱主應給予傭工合適及有合理私隱的住宿地方,不適當住宿安排的例子有:傭工須要睡於擺放走廊而沒有私人空間和臨時的床舖和與異性成人/青少年同住一房間」。聯會批評政府,既規定外傭強制留宿,卻沒有監察,令外傭處於不人道的住宿條件。現時,入境事務處只負責審批外傭入境簽證事宜及執行外傭違反逗留條件的執法工作,而並不負責監察外傭工作環境。如外傭僱主沒有向外傭提供合適留宿條件,入境處只是負責看看僱主在標準合約的申述是否有出入,是否有向入境處「講大話」而向僱主作出調查或檢控,而並非僱主的行為。入境處在回覆聯會所屬的職工盟查詢時(入境處檔號:ImmD FDH/14-2/14/2),於2012年6月28日的回覆說明:「在外傭的範疇上,入境事務處主要是負責審批外傭入境簽證事宜及執行外傭違反逗留條件的執法工作。由於外傭就工作環境而作出的投訴乃勞工福利事宜。」

 

留宿家務工無從投訴 
聯會認為,入境處標準合約的住宿安排規定陳述十分含糊,而勞工法例對外傭的工作和留宿環境沒有任何對合理留宿條件的定義、描述及規定、監察措施和機制。遭受剝削的外傭,一方面受限於「兩星期遣返規定」、「被超收中介費」等情況難以作出投訴;另方面若真的要投訴,亦無從投訴,聯會及其屬會過去多年來,在協助個案投訴不合理住宿安排時,勞工處推說這是入境處方面的事宜,而入境處又推說這是屬於勞工事宜而推說是勞工處去處理。聯會表示,未曾見過及聽聞過有任何僱主因為未能提供合適及有合理私隱的住宿地方予外傭,而被懲罰,實際上,政府其實沒有任何直接機制監察家務工的留宿。

 

國際公約規定家務工僱傭雙方自由選擇留宿與否
聯會引用去年6月16日由聯合國各國勞資官三方成員大比數通過的聯合國國際勞工公約C189「家務工的體面勞動」公約,第9條列明政府應確保僱主與家務工可以自由協議是否留宿。聯會認為,香港的強制留宿規定是不符國際勞工公約的不文明做法,亦令家務工更容易被剝削,包括長工時、性侵犯、睡在不人道住宿地方等等。聯會又指出,現時澳門和台灣政府均容許外傭僱主及外傭,讓外傭外宿。
去年的國際勞工組織亦同時通過國際勞工建議書R201,訂明家務工留宿在僱主家,家務工應有一間獨立、有鎖並設備充足、通風、溫度調節設備的房間。
聯會認為,若容許選擇外傭外宿,讓僱傭雙方均能各自有私人空間。


聯會要求政府修定條例,按照國際勞工公約規定:
一)取消強制外傭留宿規定,容許僱傭雙方選擇外傭外宿。
二)按照國際勞工公約及建議書,訂立法例及規則,訂明合理留宿定義及規則;
三)政府必須訂立家務工留宿監察制度,包括:

i) 在僱主聘用家務工前,由政府督察上門視察僱主所提供的家務工處所,確保僱主能夠提供合理留
宿條件,方可批准僱主聘請留宿家務工;
ii) 在留宿家務工在職期間,有政府督察上門視察僱主所提供的家務工的住宿條件;
iii) 訂立投訴機制,讓家務工及任何人舉報沒有向留宿家務工提供合理住宿條件的僱主;

四)推行公眾教育,讓僱主明白其法例及人道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