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吶喊:下一代的路比我們更難

腹中塊肉已經有六七個月,Anna仍然盡量出席「和理非」的反送中遊行。這位空中服務員沒有想到這一年的逆權之夏那麼長。

由三月、四月起,民陣便發起多場遊行,反對《送中條例》。看著條例由議會抗爭,去到街頭抗爭,六月之前,氣氛總是沉鬱。行得幾多得幾多,Anna盡量出席大大小小的行動,慢慢見到運動的聲勢往上爬。「去到四月尾,總算是人多少少。」然後百萬人、二百萬人的遊行,當然也少不了她的身影。

回想自己一直是個「和理非」,望著每天的形勢變化,Anna對於示威中出現較為進取的衝擊行動,慢慢有不同的看法。「我最初也不明白,為什麼要甘冒危險去衝?特別是七一那天,立法會既沒有會議,送中條例也不會推上議程。可是,回過頭想,假如6月12日那天,我們乖乖坐著,不去佔馬路,沒有人進取點,那些建制派議員不是早就進入立法會開會?」

Anna遊行時眼見人潮自四面八方湧來,街上的人素不相識,可是一望而知,大家是為了同一個目標走出來,深明那種耐性、堅忍是世界沒有幾個地方做到。

面對這樣的政府,我們能怪責「激進」者嗎?看著很多青年的抗爭者選擇輕生明志,同是80後的Anna只感婉惜。「6月12日之後,很多朋友都難以釋懷。我們只能多點『圍爐』,不要讓抗爭者感到孤單、一個人面對。」

身為準媽媽,Anna知道BB的路不會易行:「我哋嘅下一代行嘅路,可能會比我哋而家更難。但我哋都要抱有希望。將我哋認為啱同唔啱嘅事,話俾佢哋知,教導佢哋。從今次反送中見到,如果唔係我哋而家社會上嘅年輕人,就唔會有咁多不可能發生嘅事情發生。中國政權一日唔改,我哋嘅下一代都一定要面對抗爭。希望我哋做家長嘅,除咗要教佢哋行公義,同時要好好保護佢哋,要教佢哋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