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頌美心酒樓結業逃避補償
工會連串行動為工友討回公道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職工盟屬會)近日收到20多名天頌美心金閣工友求助,不滿美心集團在分店結業最後一天突然將部份工友「發配邊疆」,無理調店至上環、尖沙咀、機場等分店,更針對不識中文的少數族裔工友、家庭情況困難的工友,以不同意調配需賠償代通知金等手段,壓逼工友簽署辭職信,企圖逃避遣散費。工會今天聯同20多名工友於中午12時前往屯門美心皇宮抗議,爭取合共約170萬元的代通知金、遣散費及加班補償等。最後於下午2時30分與公司代表集團人資源部總監張玉蓮女士展開第二輪談判,最後於晚上7時達成協議,勞資雙方協議終止僱傭關係,並由美心支付相關工人一筆過的特惠金。


結業當日方獲通知 四人圍攻「發配邊疆」
工會幹事胡穗珊指出,天頌美心金閣於3月12日結業,樓面包括:售點員、傳菜、幫劃單、主任、雜工、潔淨等20多名工友突然被主管要求放工後留低逐一面見,期間兩名負責天水圍的人事部職員及另外兩名負責人手安排及運作的「大家姐」向工友發出《員工調店通知書》,由天頌調店至上環、尖沙咀、旺角、荃灣、葵芳、機場、屯門、天耀等分店上班,並須於3月14至16日期間報到,否則視作曠工,並要支付美心一個月的代通知金。


工友突然得悉結業,本來已手足無措,美心的調店安排更令工友感到極為難以接受,變相令工友加工時、減工資。部份工友收到通知書後再三反映希望調至較為合理的地區,不但大都被美心以「這是公司的安排」、「有車去到」、「無位」等理由拒絕。對於不願意接受調店的工友,美心則要脅不前往報到就視為曠工,需要向公司支付代通知金,同時卻從沒交代新店工資、工時(例如:是否設落場)、是否有交通津貼等待遇。

 

逼迫簽署辭職信 手法低劣、層出不窮
部份工人由於照顧家庭責任重大,家中子女年幼、智障或有家庭成員是傷殘人士,希望美心安排合理的調配,卻反遭公司再三要求寫辭職信。多名工友遭受不同形式的方法被迫寫辭職信:

一名工友不甘接受,書面表示不接受調店安排,卻被人事部要求重寫文件,要註明是「自動辭職」,否則就要支付美心代通知金;


● 一名越南裔潔淨工友不願意接受調配,同時以不懂中文為由拒絕寫辭職信,卻被要求安排簽署公司預備的辭職信;
● 一名工友在得悉原來被安排調往天耀的工友不接受相關調配後,請求改為調往天耀,卻被人事部在有位的情況下拒絕;
● 一名工友以不能取得強積金為由拒絕辭職,卻被人事部職員教唆指可以作出不實聲明以即時取回強積金,並稱「你呢啲有細路就最容易啦,話要照顧屋企唔做嘢咪得囉」。

 

針對低學歷、家境困難女工 補償同一分店「人有我無」
胡穗珊又指出,更令工友不滿的是天頌分店出品部的工友,不論年資,全部可以自由選擇調配或領取遣散費,相反樓面的卻只有接受不合理的調配或辭職,工友均認為美心的差別待遇是針對工友低學歷、婦女照顧家庭責任重大的弱勢,實行分化及歧視性的手段,企圖逃避在結業後支付遣散費的僱主責任。

 

工會介入聯署要求賠償 鄰近分店突然有多個空缺
工會收到工友求助後迅速介入事件,在召開員工會議後立即聯同20多名工友在3月13日早上發出會面要求及聯署信,提出要求補償員工1個月代通知金及年資補償,以及支付任職天頌美心金閣期間逢公眾假期及星期日被要求本人等加班1小時的補薪。

 

美心在收到聯署信後,突然向致電工友表示「可以調去天耀」,但是工友並不相信美心可以一次過調配相關員工去天耀,反問公司天耀又沒有新分店,「唔通公司炒晒原來的人?」。工友最終迫使美心翌日下午3時與工人及工會代表到屯門工處勞資關係科開會討論工友的訴求。可惜,美心人力資源部總監張女士在會上非但沒有正視工友的訴求,反覆強調自己「話唔到事」、「會檢討溝通方法」,並維持調配的決定,仍然堅持拒絕作出任何補償,工友於是集體離場抗議。

 

長年服務換逼辭職 美心枉為僱主欺壓工人
美心於工友離場抗議後,透過勞資關係科要求再次會面,並表示可以補償部份年資、代通知金,但卻拒絕任何加班補薪,故工友於3月15日到屯門美心皇宮抗議,再前往勞工處與美心進行第二輪談判。

胡穗珊指出,相關工友大都年資甚長,不少已達10年,是天頌美心金閣的「開荒牛」,服務多年為公司爭取到不少盈利,到結業時卻未能以好來好去的方法處理,甚至是圍攻、逼迫,實在令工友深感被忘恩負義地出賣,極為失望。她批評美心過去不斷強調關注企業社會責任,媒體面前建立重視員工的形象,卻不從善待本身員工這基本做起,表裡不一,在真正需要履行責任時卻仍然以一己之利為先,行徑如同矇騙公眾。而工會經過多次行動後,最終成功為工友爭取合理的補償,獲美心同意正式終止僱傭關係,並由美心支付相關工人一筆過的特惠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