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僱主違法黑幕重重
抗議勞工處監管不力 縱容僱主濫用機制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工會聯同職工盟勞工事務委員會,今天到勞工處總部,抗議處方縱容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的僱主違反相關規定,不但嚴重剝削外勞,亦變相鼓勵無良僱主逃避以合理條件招聘本地勞工。工會於行動期間,又揭發位於宋皇臺道福桃樓的鴻利安老園違反一系列的規定,包括:本地員工與外勞之比例不符合當局規定、涉嫌偽造員工出勤記錄、向外勞濫收中介費、要求外勞出糧後「回水」。工會表示,鴻利安老園更聲稱有「後台」,工會懷疑當中可能牽涉貪腐醜聞。工會要求政府當局刑事檢控鴻利安老園,取消其輸入外勞的申請資格,並清晰交代處方是否就是鴻利安老園所聲稱的「後台」。

 

工友日做18小時,加班全無補水
工會指出,鴻利安老園透過補充勞工計劃,獲勞工處批准從中國內地輸入一批又一批的護理員。根據法例以及相關的僱傭合約,這些工友每天應為九小時工作,而超時工作亦應獲得加班補水。可是,工會收到兩名外勞的求助,指平均每天須工作17、18小時,卻完全得不到任何加班補水。兩名外勞又被拖欠休息日及法定假日的工資,以及於10月中離職後至今仍未獲支付的工資,每人被拖欠超過4萬元。


僱主濫收超過2萬元中介費,出糧後逼工友「回水」
事件中的兩名外勞,分別向僱主/中介人支付了2萬1千元中介費,有鴻利安老園股東親自簽署的收據可作證明。
另一方面,根據勞資雙方簽署的僱傭合約,事件中的外勞,每人的月薪應為$10,560。可是,僱主在外勞到職時已口頭表明實質月薪只有$7,800;該兩名外勞得悉後立即表明拒絕接受,並要求僱主退回2萬多元中介費。可是僱主表明不會退回,兩位外勞無可奈何繼續留下工作。其後僱主每個月透過轉帳方式出糧予外勞後,均要求外勞以現金方式「回水」2千多元予鴻利。
補充勞工計劃規定,輸入外勞的僱主必須向外勞支付相當於本人工人工資中位數的薪酬,以確保僱主不會利用輸入廉價外勞,從而減低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工會收到大量的資訊,顯示不少獲批准輸入外勞的院舍,都以「回水」這方式,逃避相關規定,減低勞工成本。工會認為,這種違法行為,無疑既剝削外勞,亦大大減低了僱主在本地招聘的動機,危害本人工人的就業機會及爭取合理薪酬調整的議價能力。

 

政府巡查「冇料到」,僱主偽造「假員工」交數
勞工及福利局的資料顯示,若某院舍聘用的本地護理員薪金已超過工資中位數,當局容許申請輸入外勞的院舍每聘請兩名本地僱員就可輸入一名外勞(外勞與本地工人比例為一比二)。若然本地工人的工資未達到工資中位數,當局在合理的水平下會容許院舍每聘請三名本地僱員就可以輸入一名外勞(外勞與本地工人比例為一比三)。
可是,鴻利的兩名外勞向工會透露,僱主根本沒有聘請任何本地護理員,無論廚房及清潔工作都完全由外勞負責,有時亦只由一名安老院股東親自做替工,另外兩位本地員工則屬保健員職級。兩名外勞表示,鴻利要求她們簽署的出勤記錄冊上的其他員工都是「假員工」。勞工及福利局聲稱會派出勞工督察作巡查,但據工會所知,這些院舍大多會預早得悉巡查的安排,並會聘請臨時工「篤數」。
工會表示,正在諮詢法律意見,不排除報警處理上述涉嫌偽造文件的違法行為。

 

院舍稱有「後台」,勞工處向無良僱主「放水」
鴻利安老園向外勞聲稱有「後台」,不會害怕被當局檢舉。對於鴻利一再拒絕與工會協商,又視補充勞工計劃的規定如無物,工會懷疑當中可能牽涉貪腐醜聞,才能讓其那麼胸有成竹,有恃無恐。
事實上,過往亦不只一次發生類似問題。工會在2010及2011年均向勞工處投訴案情非常接近的院舍僱主違法個案,可是勞工處卻一直置諸不理,未有採取任何措施去加強監管和執法。勞工處監管和執法不力的客觀效果,就是令無良僱主認為,主張擴大輸入外勞的政府會向其「放水」,會做其剝削外勞,拖低本地工人薪酬條件的「後台」。

 

院舍「假招聘」,勞工處大話冚大話
工會早前曾安排「放蛇」行動,派人到打算透過補充勞工計劃申請輸入外勞的院舍應徵,卻發現這些院舍要求應徵者每天工作11至12小時,遠多於招聘廣告上所寫的9小時。工會向勞工處投訴這些院舍「假招聘」時,竟獲答覆指僱主「搞錯咗」,以為面試的工友是「外勞」!更耐人尋味的是,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的外勞,工作時間應為每天9小時。勞工處的回應,明顯是說漏了嘴,反映當局默許僱主不依法例和合約,讓外勞過長時間工作。
職工盟勞工事務委員會於10月初曾去信約見勞工處處長唐智強,反映院舍及建築行業「假招聘,真輸外勞」的實況,勞工處拖延至今仍未作出具體安排。工會質疑,勞工處是否心裡有鬼,避而不見。工會批評,政府當局的態度,根本就是全心要做無良僱主的「後台」。
工會表示,誓就是次外勞被剝削及院舍僱主濫用補充勞工計劃,無法無天地違反相關規定的行為追究到底。工會要求勞工處立即取消鴻利安老園的申請輸入外勞資格,並跟警方合作,聯手就鴻利涉嫌偽造文件的行為進提出刑事檢控。工會表示,不排除發起進一步行動,要求勞福局局長張建宗親自回應工會所提出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