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5月,政府宣佈實施政府外判最低工資指引,訂明政府外判工人(非技術勞工)工資不能低於統計處所列的工資平均數。此項政策使不少政府外判工人受惠,外判清潔工工資由3000多元升至5000元。當時工會要求政府就最低工資立法,讓不受指引規管的公共事業如巴士、大學、地鐵、九鐵等機構,以及私人巿場裡的以減少基層工人被嚴重剝削的問題,但政府卻只肯「呼籲」公共機構跟隨。但兩年多年,政府根本沒有任何動作,亦根本沒有公共機構主動根隨政府的指引,直至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不斷到大學、地鐵、九鐵等機構抗議及會面,方能為外判工人爭取到最低工資保障。

經過工會的爭取,現時公共機構中,仍有三間巴士公司的外判清潔工人,工資處於極低的水平,其中新巴及城巴工資大約為每月4500元,每天工作10小時,時薪大約15元,低於政府指引的23.53元(2006年第一季水平4894/8/26),而九巴的清潔工人待遇最差,故此清潔服務業職工會過去三個月特別就九巴外判清潔工人的情況進行調查,發現以下問題:


 

 

可恥低工資,最低時薪$8.33,平均$11.49,製造就業貧窮

工會調查了16個巴士站共51名外判清潔工人,發現普遍只有月薪3300元(時薪$12.22),每天工作10小時,部份工資更低至$8.33。這種工資水平不但遠低於政府外判指引(23-24元時薪),更只是等於甚至低於綜援所保障的基本生活水平。工人辛勤勞動但仍得不到足以養活家庭工資,不但對工人不公平,更製造了就業貧窮的問題。雖然九巴去年盈利下降,但除稅後盈利仍有近5億元,如此剝削工人,實在極不合理。

這種極低收入的情況,迫使大部份工友節衣縮食,沒有或極少的社交及娛樂生活,使他們在社會上更被邊緣化。
 

近半工人需要領低收入綜援

調查又發現,接近一半(41%)的九巴外判清潔工人,由於收入太低不足養家,現正申領低收入綜援補助。換句話說,九巴正利用公帑的補貼聘請低工資工人,九巴的所謂盈利,其實是從政府財政的社會福利開支而來,假設每名工人申請低收入綜援的金額為4000元,九巴每年透過綜援而減省工人的開支接近500萬元,換言之社會用了500萬元的社會福利開支,補貼九巴剝削工人。(註)這不禁令人質疑,究竟外判工是綜援受助人,還是九巴才是真正的綜援受助者?
 

缺乏監管,違反勞工法例問題

調查又發現,由於九巴不會監管外判公司的運作,故此很多清潔工人對低工資感到很憤怒及被剝削都敢怒不敢言。部份工友面對的情況包括假自僱、不合法扣薪、被扣勞工假及年假等問題。工會曾致信九巴反映情況,但九巴以外判後不會理會外判公司運作為理由不作處理。外判工人都害怕失去工作,不敢進一步投訴。
 

「企業社會責任」虛有其表,立法最低工資刻不容緩

九巴在網頁聲稱如何關懷社會,資助弱勢社群活動,但卻主動製造低收入問題。九巴除了無視政府的呼籲外,亦漠視工會曾兩次致信反映問題(註二),要求開會討論的要求。由此可見,九巴的所謂企業社會責任,只是為企業粉飾形象,並非真正考慮與企業利益相關的持份者的權益和訴求。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要求:

  1. 九巴立即在外判時訂立薪不低於30元的最低工資,保障工人生活;
     
  2. 與現在承辦商訂立協議,立即提升工友工資;
     
  3. 監管承辦商是否有違反勞工法例情況,如承辦商有違法的情況,立即終止合約及不再接受其投標,並保障投訴工人的工作權利 
     

註一:此數字是假設四人家庭綜援金額大約為7500-8000元,九巴工友收入為3300,低收入綜援的補助金額大約為每月4000元。假期一半九巴外判工人(100人)領取低收入綜援。
4000元 x 100人 x 12個月 = 480萬元

註二:工會曾於去年12月及今年3月致信九巴要求開會反映問題,但都被九巴拒絕。

統計數字一覽
訪問巴士站:16個
被訪人數:51人
估計外判清潔員工人數:200人
月薪:$1500 - $3800, 平均 $2934
時薪:$8.33 - $15.11, 平均 $11.49
工時:9-10小時
申請低收入綜援人數:21人, 佔受訪人數的41%
平均供養人數:4.5人

清潔工人心聲:
「本人對清潔行業非常不滿意, 以前做清潔人工不錯, 現在不知怎解人工咁差。無辦法唯有囉綜援」

「香港有錢人話事,無辦法,人工低都要捱」

「總之比散工更差,人工唔會好」

「公司不准許與陌生人說公司情況」

清潔工人普遍遇到的問題:

  1. 不合法扣薪, 水桶、掃拖各扣25元, 毛巾2元
     
  2. 工資分勤工, 底薪, 工人經常被借故扣薪
     
  3. 每年簽新合約, 欺騙工人不能享有年假, 及少付三個月的勞工假期, 事實上按法例這是連續性合約
     
  4. 假自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