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新評分漏洞多 倡生活工資改善低薪問題

近月天晴邨清潔工人集體爭取加薪,引起社會討論。事緣天晴邨清潔工人的月薪僅為$10,197,鄰近屬於同一承辦商的天耀邨清潔工人,月薪卻有$13,800,差距逾$3,600。相同崗位、相同工時、相同地區,薪金卻出現天淵之別,正是因為天耀邨屬於新約,而天晴邨服務合約屬於最後一批舊約。根據房屋署提供的資料(截至2020年9月1日)所示,目前受惠於新評分制度的工友只有四成,不足一半。

有人認為,舊約只須等兩年便可過渡到新約,但情況並非如此簡單。房屋署有特別的續約機制,兩年期的合約可以「續簽」兩次,三年合約可以「續簽」一次延長兩年,因此舊合約可持續五至六年,最遲須等到2025年才能完全解決新舊合約工資差距問題。

外判制度為問題根源 設立生活工資改善低薪問題

鼓吹價低者得的外判制度多年來一直為人所詬病,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外判服務招標者,多年來不斷擴張外判服務,但外判制度下的工人卻一直拿取貼近最低工資的低薪。政府一方面就要扶貧,另一方面卻在帶頭剝削,製造就業貧窮,實在是自相矛盾。

在外國,例如美國、加拿大、新加坡等地方,都會為政府外判基層工人另設工資底線,以保證外判低薪員工能獲比最低工資高的工資水平。早前樂施會按香港家庭的基本生活開支,包括食物,住屋等開支,提出了生活工資的概念。一個僱員時薪最基本需有$57.4元(休息日無薪,換算休息日有薪的時薪則為$48.2元),才能滿足一個家庭的基本需求(參考2020年數據)。鑑於目前清潔及保安新約工資的平均數分別為$47.86元及$48.5元,與生活工資的$48.2元相距甚微。經本會粗略計算,若將低於生活工資水平的新舊合約工資提升到$48.2,每年額外成本僅需約2.37億。翻查資料,有關開支只會佔房屋署2020/2021年度核准預算中的運作盈餘2.08%。因此,應以生活工資作新舊約薪金水平底線,確保所有政府外判工人均能獲得滿足家庭生活需要的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