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霸權令院舍倒閉
員工團結抵抗 討回遣散費

撰文>劉家樂

 

藉詞調職,逃避遣散
上年年中,因業主將月租由原來48萬1千元大幅提升至120萬元,令屯門區善頤安老院決定結束營運,一眾住院長者被迫於短時間內另尋院舍。院舍結業,僱主理應根據法例遣散員工,並支付遣散費等補償。可是,善頤為了省掉補償,便想方設法逼員工自行辭職。


善頤出的第一招,是要求員工調職至大角咀、太子等地的分院。大部份員工均於屯門區居住,強迫調職至市區無疑會令他們休息時間大大減少,交通費開支大增。之後善頤又出第二招:不願調職的話,請自行辭職。似乎善頤志在必得,要這批在院舍內工作了十多年的員工每人損失近三至四萬元的遣散費。


工會介入,停工抗議
工會接獲員工求助後,多次以發信、致電等方法,嘗試聯絡院方坐下談判,但院方多次拒絕,甚至勞工處嘗試介入調停也被拒於門外。得知工會介入協助員工後,院方更加大力度向員工施壓。與一眾員工開會商討,發覺已經失去與僱主的溝通空間後,工會便決定以行動作回應。於9月11日,18位員工在護老院門前停工一小時,抗議護老院無視員工訴求,並要求院方盡快安排會面。

 

害了老人,是失控的租金
在工會發動工業行動期間,有院友及家屬站出來支持員工的行動。這些老友記感謝員工多年來的照顧,想起彼此要各散東西,再加上面對要另覓院舍的不明朗前景,說着也不禁潸然淚下。

 

經營護老院的老闆以往經常疾呼,指最低工資,標準工時會令成本急升,甚至倒閉。然而,從善頤這活生生的例子中,告訴了我們租金上升才是真兇。善頤護老院的員工大多只領取最低工資時薪水平,假若最低工資及其調整會引發院舍倒閉潮的話,恐怕該安老院早四,五年前便倒閉了,又何需等到今天才要結業?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資料,私人零售業樓宇指數由2011年5月的133.6,上升至2014年11月的175.7,升幅超過三成,但同期最低工資只是上升7.1%。這數字告訴我們,害了安老院或其他行業倒閉,不是那微升的工資,而是失控的租金。


城市發展,把「低增值」產業趕走
善頤護老院的員工,在團結抗爭後,成功逼使老闆作出遣散費等賠償。當然,在對沖了強積金供款的累算權益後,她們所得的補償少了一大筆。但相較其他被無良僱主逼使自行辭職而未獲分毫賠償的打工仔女而言,善頤護老院的員工總算靠自己討回一點公道。


善頤護老院事件告訴我們另一現象,就是地產霸權所操控的城市發展,漸漸把中小企趕離。善頤護老院位於屯門新墟,鄰近市中心地段。自屯門新地標V-City落成後,不斷推高附近地段的租金,區內其他小店,恐會和善頤一樣,面臨加租結業的結局。到時,又會有多少員工被打爛飯碗,甚至連遣散費補償都被僱主剋扣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