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勞工組織(ILO): 遺憾中國侵犯結社自由 促請停止迫害勞權分子

 

去年十二月,廣東省政府大規模拘捕超過25名於勞工非政府組織工作的義工和職員,盡管當局陸續釋放被捕人士,但孟晗、朱小梅、湯歡興、曾飛洋、彭家勇和鄧小明六人,卻被當局指因分別參與組織利得鞋廠和翠亨製袋廠工潮,而被刑事起訴「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另一被捕人士何曉波則被控以「財務侵佔罪」。內地廠商欠交社保費用或其他勞工保障,職工以集體行動爭取,面對企業主勾結地區政府,以公安打壓工人行動,已成新常態。在此背景下,職工盟於今年一月去信國際職工會聯盟(ITUC),促請對方向ILO轄下的結社自由委員會(下稱委員會)作出投訴,要求中國政府停止打壓工人的自由結社權。ILO結社自由委員會於十一月九日發表中期調查報告,並就相關指控提出以下結論:遺憾中國侵犯結社自由,促請停止迫害勞權分子。

 

 

 

工會法阻礙工人結社自由

 

中國政府在回應中一再強調工人的自由結社權利受憲法和法例保障,但委員會指出過往在處理有關中國政府的投訴時,已多次指出中國工會法第九條:「工會各級組織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則建立......上級工會組織領導下級工會組織」,第十條:「......全國建立統一的中華全國總工會」,與及第十一條:「基層工會、地方各級總工會、全國或者地方產業工會組織的建立,必須報上一級工會批准.....」,都違反了委員會有關自由結社權利的原則,亦多次要求中國政府承擔應有責任,更改相關法例。委員會同時重申,曾在處理過往有關中國的投訴時,強調發展自由、獨立的公民團體和透過社會對話與他們協商的重要性。

 

(第二百三十三段)

 

拘捕行動屬打壓工人組織權及集體談判權

 

中國政府指拘捕曾飛洋、朱小梅、孟晗、鄧小明、彭家勇、湯健是由於他們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五年四月期間,三次動員番禺利德鞋廠的工人參與罷工,堵塞工廠主要通道和用言語要脅其他工人停止工作。因此依照刑事法第二百九十、二百七十一、二百七十二和二百一十條,即擾亂和損害公眾秩序和公眾利益,控告他們「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不過委員會認為他們之所以被捕和囚禁,是與他們組織利得鞋廠工人參與依法維權行動有關,並強調委員會尊重和承認工人以罷工的方式,依法維護工人應有的權利。委員會指出如工人的罷工行為並無以暴力或其他強制手段令其他工人無法進行生產活動,該罷工行為便不應被定性為違法,而投訴人方亦強調利得鞋廠的工潮過程和平,因此認為上述六人因捍衛工人權益被捕是對公民自由和工會權利的侵犯。委員會對中國政府分別重判曾飛洋三年有期徒刑,緩刑四年,朱小梅和湯歡興分別被判處十八個月有期徒刑,緩刑兩年一事表達關注,並要求中國政府提交相關判決的法庭判詞予委員會參閱。鑒於投訴方指出相關人士在緩刑期間,因為被判監的風險將不能繼續為工人提供相關顧問服務,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必須確保上述人士能夠繼續從事工人維權工作而不受限制。委員會亦關注投訴方指出被捕的孟晗和曾飛洋的家人,在二人被捕之後持續遭受不同程度的要脅和來自不明人士的暴力滋擾。曾飛洋的母親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向新華社提告,指控他們誹謗後,接到來自自稱國保人員的聯絡,要求撒銷相關指控。孟晗家人的住所在二零一六年五月被截斷水電供應,大門亦遭到持斧頭的不明人士毀壞,令家人面臨極大精神壓力。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提交相關事件的報告予委員會進行調查。

 

(第二百、二百零一、二百三十五、二百三十六、二百四十一段)

 

中國政府縱容官商勾結,以公權力和暴力打壓工人依法維權活動

 

委員會對投訴方指控中國地方政府與資方合謀,縱容資方以暴力和動用公安打壓工人罷工和勞工團體領袖一事表達關注。投訴方指曾飛洋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處理番禺利得鞋廠工人與管方的談判三天後,所屬勞工團體番禺打工族的辦公室遭到襲擊,團體認為事件與機構參與工潮有關,之後廠方繼續拖延支付工人因廠房搬遷而獲得的賠償。

 

 

二零一五年四月,大約一百名工人在商討策略和選出工會代表期間,番禺市公安入場中斷會議,帶走了另一位番禺打工族的職員孟晗,並打傷和短暫拘留了數名工人。工人其後要求廠方支付拖欠工人的住房公積金和社保,政府曾承諾將促成工人和管方的對話,並在工人強烈要求下與管方發出共同書面聲明,承諾將應允工人相關要求。工人同時透過集體行動逼使公安當局釋放孟晗。

 

另外,投訴方指在日資工廠翠亨製袋廠於二零一五年八月的工潮當中,資方拒絕了工人的談判訴求並且報警,之後超過二百名防暴警察到場,包圍二十六名參與工潮的工人,打傷了很多工人和扣留了四名工人超過十天。其中一名勞工團體海哥勞工服務部的義工彭家勇,於前往醫院探望受傷工人時,遭便衣公安問話和毆打,導致椎間盤移位而送院。另外一名團體職員陳輝海和三位同事,在翌日前往派出所報案時被人投擲磚頭襲擊,在場有數名公安目擊事件發生但並無阻止和追捕襲擊者,任由兇徒揚長而去。委員會對中國政府並無提交任何資料回應相關指控表示遺憾,並要求中國政府就相關事件進行獨立調查和提交詳盡的調查報告予委員會參考。

 

(第二百零九、二百一十二、二百三十八、二百四十段)

 

結社自由委員會結論和建議

 

委員會對中國政府未有就ITUC提交的投訴,提供詳盡資料回應表示遺憾,並強調處理勞資糾紛的合適和可持續的方法,在於尊重工人的自由結社權和集體談判權,並建立一套有效的勞資協商機制處理雙方分歧。委員會就上述結論對國際勞工組織理事會提出以下建議:

 

1.     

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提交法庭對曾飛洋、朱小梅和湯歡興的判詞,和要求中國政府必須保障三名勞工團體領袖在不受任何不合理的限制和阻撓下,可繼續有關工人權益諮詢和維權工作。

 

2.     

委員會期望有關彭家勇、孟晗和相關工人分別在利得鞋廠和翠亨製袋廠工潮期間,被暴力襲擊和公安拘留的事件盡快完成調查,並要求中國政府將相關報告和資訊提交到委員會。同時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在孟晗、鄧小明和彭家勇的判決完成後,將相關法庭判詞盡快提交到委員會。

 

3.     

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向委員會詳盡交代曾經被捕,但已經獲釋的勞工團體職員陳輝海,是否被控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4.     

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就彭家勇和陳輝海在翠亨製袋廠工潮期間遇襲一究進行獨立調查,並將相關調查報告提交至委員會。

 

5.     

委員會要求中國政府盡快交代曾飛洋和孟晗的家人被暴力滋擾和威脅一事。

 

(第二百四十二、二百四十三段)

 

職工盟對委員會的相關裁決表示歡迎,同時職工盟亦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正面回應ILO的要求,停止阻礙國內民間勞工組織的工人維權工作,尊重工人的自由結社權和集體談判權。因此,職工盟向中國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1.     

立即釋放在囚的孟晗和撤銷所有勞權人士的控罪;

2.     

停止打壓工人維權活動;

 

3.     

改革工會法,容許工人籌組獨立工會,以保障工人自由結社權和集體談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