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由北京直接頒布 「一國兩制」何存?/吳敏兒

中國政府全國人大通過所謂「港版國安法」,將原本由本地立法的「廿三條」,硬塞進《基本法》附件三,法例將無須經香港立法會表決,直接適用於香港。廿三條遲早要來,這是眾多劇本之中,最粗暴的一個,亦意味著中共為體現其「捍衛國家安全的決心」而不擇手段。

不少法律專家已經指出,基本法廿三條中的「國家安全立法」,理應是本地立法事務,只能由香港立法會通過,而「港版國安法」的設計,既然是「港版」,那自然不算是基本法十八條中所述的「全國性法律」,理應不能強加於附件三之中。

然而,直接頒布國安法的舉動,表示中國政府決定撕破基本法對港人的保障,並且不會進行民主政治改革。建立法制的認識,乃屬必須;但是繼續與中共強辯條文,卻是緣木求魚。

中共已經決定攬炒香港,不惜將反抗者全部送進牢獄。無論中共想香港人「重回和諧」,還是香港人想中共「重回懷柔」,都已完全無可能。事實上,自從去年抗暴之戰中,香港人展現了「爭取自由,毋寧攬炒」的精神之後,就已經決定了今日中共會走這一步。《國安法》的頒布並沒有提早,反而,只是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而延後了。

香港前路未卜,我們現在可以做的,是準備面對「攬炒」之後的局勢。香港人別無選擇,只能全面抗爭;並在心態上保持抗爭意識,不放棄每一個對抗的機會。中共寫出了最粗暴的劇本,但比起再用三十年「陰乾」香港,而我們無知無覺,這絕對不是最差的結局。

在國際局勢上,各國已不會乖乖在疫情之後「重投」中國市場。政治上,一帶一路為各國帶來的問題,亦已浮面。工會的國際戰線正積極連結多個國家的民間社會,加深他們對中共的認識,建立由下而上圍堵中共的力量。

工會戰線的責任,是加深在職場、企業的滲透率,為隨時需要發動大三罷作好準備;同時,應該提出「不送中」的產業方向,將本土產業發展的話語權奪過來。大敵當前,最緊要「有嘢揸手」,伺機而動。對抗中共,一場真正持久的大三罷,是必經之路。

香港人,走上街頭,被視為暴動;堅守尊嚴爭取民主,會被「危害國家安全」;極其卑微地只求如實行使基本法,憲法也被如同廢紙般撕破。香港人,只是要求有尊嚴地站著,如果這也要被摧毀,那我們甘願站著化為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