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年 基層人工原地踏步

 

香港職工會聯盟分析政府統計數據,發現私營機中低層僱員過20年實薪金只增加7.8%,平均每年增幅不足0.4%,遠低於同期人均經濟增長。職工盟呼籲政府立法推集體談判、實施生活工資,以及停止外判剝削,讓基層僱員分享經濟成果。

 
根據政府統計處工資及薪金總額統計報告,2016年第三季私營機構中低層僱員(包括督導級、技術員級、文書級及其他非生產級工人職級) 每月平均薪金為15,338元,較1996年第三季的10,390元上升47.6%。
 
1:選定職業的名每月平均薪金 (1996 – 2016) (第三季)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勞工收入統計調查
 
不過,扣除通脹因素後,回歸20年以來中低層僱員薪金只是原地踏步,累計增加只有7.8%,平均每年增幅不足0.4%,遠低於同期人均生產總值實質增長 (累積增長68.0%,年均增幅2.6%),反映基層僱員未能合理地分享經濟成果。
 
2:中低層僱員實質薪金與實質人均生產總值變動 (1996 – 2016)

資料來源:根據政府統計處本地生產總值、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及勞工收入統計調查所得數據自行計算

 
分析不同職業的實質薪金變動,不難發現自2011年起,保安員及一般清潔工明顯「跑贏大市」,反映法定最低工資確實有助改善基層僱員待遇。另一方面,普通文員及侍應生的實質薪金卻停滯不前,過去20年累積增幅分別只有2.9%及5.3%,反映最低工資的漣漪效應有限,未能帶動其他職業上調工資。
 
3:選定職業的實質每月平均薪金變動 (1996 – 2016) (第三季)
資料來源:根據政府統計處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及勞工收入統計調查所得數據自行計算
 
中低層僱員未能分享經濟成果,除了勞資關係強弱懸殊外,政府的外判政策亦是主因之一。自1996年起,政府開始將大量基層職位外判,當時二級工人入職薪酬為8,655元,而私營機構一般清潔工的平均薪金則只有4,829元,只及前者的56%;即使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後,一般清潔工的薪金亦只及二級工人入職薪酬的七成。
 
4:二級工人入職薪酬及一般清潔工平均薪金 (1996 – 2016) (第三季)

資料來源:第一標準薪級表及政府統計處勞工收入統計調查
 
基層僱員薪酬原地踏步,未能隨經濟增長改善生活,是香港的主要矛盾之一,亦是近年民怨加劇的根源。職工盟呼籲政府盡快採取措施,讓基層僱員可以公平地分享經濟成果,包括:
 
(一)     立法推動集體談判,讓僱員可透過工會與資方商議薪酬待遇,提高勞方的議價能力;
 
(二)     實施生活工資,根據僱員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釐定工資水平,確保工作可以養家;及
 
(三)     停止外判剝削,政府及公營機構恢復直接聘用基層職位,讓基層僱員可享有合理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