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商會閹割集體協商權 縱容港企拖欠內地工人36億退休金

 1028日,職工盟聯同一眾勞工團體到統一中心,抗議四大商會(香港總商會、香港工業總會、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及香港中華總商會)縱容港資企業拖欠內地工人最少達36億人民幣的養老保險金,及弱化自今年起生效的《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下稱集體協商法),尤如把內地工人的集體談判權閹割。職工盟把勞資雙方握手,比喻平等及和諧的勞資關係的紙公仔剪斷,寓意以四大商會為首的眾香港商會,縱容港商違反內地勞工法例,令集體協商法變成無牙老虎,助長勞資矛盾惡化。

 

包庇縱容會員犯法 拖欠36億養老保險金

職工盟調查發現,超過五成半港資廠的工潮起因於欠供社保,當中以養老保險為主,保守估計,港商拖欠內地工人最少達36億人民幣的養老保險金。除此以外,亦有不少集體維權個案是因搬廠不賠、少賠遣散費及拖欠工資等違反內地勞工法例或嚴重剝削勞工權益而引起。這些涉及侵權的企業有不少商會成員例如利華集團(香港中華總商會成員)、雅視光學(香港工業總會成員)﹑三威塑膠玩具(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成員,以及上市公司如九興控股、創信國際、周大福旗下的供應商等。(詳見附件的案例列表)

 

職工盟曾去信香港工業總會、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及香港中華總商會,要求把這些不良公司,列入黑名單,然而,三個龍頭商會對工會的投訴及證據置之不理,完全漠視企業社會責任。

 

閹割集體協商法 令勞資矛盾加劇

廣東省政府當初推動集體協商法,是想透過勞資談判,解決紛爭,減少罷工的發生。然而,以四大商會為首的港商,動用政商關係,包括直接與省人大常委副主席兼廣東省總工會主席黃業斌見面,要求擱置立法,加上,不少港商/商會會董本身正是各級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更可以直接影響政策(例如,香港中華總商會常務會董廖長江是港區全國人大,中華廠商會名譽會長施榮懷是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工業總會理事劉展灝是四川省政協常委等)最終令集體協商法裡對港商的約束性條文全刪除。例如,該例最終取消了企業拒絕與職工協商的所有罰則。在沒有任何成本的前題下,強制企業進行協商難有成效,令該法名存實亡。

 

職工盟要求四大商會承擔企業社會責任:


1.      

將違反內地勞工法例及嚴重剝削勞工權益的會員列入黑名單,並取消其會員資格;


2.      

尊重中國工人的集體協商權,並教育會員如何尊重相關權利。

 

1 商會成員的侵權例子

香港工業總會成員:

l  

雅視光學集團旗下的子公司位於深圳龍崗區的雅駿眼鏡製造廠有限公司,在內地的勞工權益狀況相當惡劣。在該廠工作十餘年的老工人的工資居然比新入職的普通工人(非技術工人)還要低,該廠甚至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拖欠社保。

 香港中華總商會成員:

l  

利華成衣集團位於深圳觀瀾的子公司-深圳巿慶盛服飾皮具有限公司(下稱慶盛),拖欠廠房員工養老保險及住房公積金,於搬廠時又拒絕賠償遣散費,分別違反了《勞動合同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該廠拒絕集體協商,導致工人被迫罷工要求與廠方談判。然而,廠方在工人於去年12月及今年6月兩度罷工時,主動邀請公安進廠毆打多名女工,更有5名罷工工人因而被刑事拘留,至今仍未被釋放。慶盛不僅多重違反勞工法例,更使用暴力對待員工,嚴重侵犯基本人權及勞工權益。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成員:

l  

香港三威塑膠玩具有限公司(三威)位於深圳龍崗區的廠房  深圳市三威塑膠玩具有限公司,單方面與工人解除勞動合同而少賠遣散費,及拖欠工人住房公積金,分別違反了《勞動合同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

華彩集團有限公司(華彩)位於深圳光明新區公明鎮的廠房  百利紙盒制品公司嚴重侵犯勞工權益,公司保安暴力對待及言語上侮辱工人,導致一千多名員工於2014928日罷工抗議。

 

2: 因港商極之反對而被刪去或大幅修改的集體協商立法條文

刪改前:《廣東省企業集體協商和集體合同條例 (草案徵求意見稿)》

第五十九條:

企業違反本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超過規定時間未答复或者無正當理由拒絕協商,因此引發集體停工、怠工的,不得以職工嚴重違反企業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合同;職工因此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的,企業應當依法支付經濟補償。

第五十九條被刪除後對勞工的負面影響:


1.     

取消了企業拒絕與職工協商的所有罰則。沒有任何成本的前題下,強制企業進行協商難有成效。

職工唯一可迫令僱主協商的方法 有條件下的變相罷工權都被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