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暴政 同一種悼亡

在六月九日之前的103萬人上街之前,整個圈子都彌漫著「終局一戰」的氣氛,《逃犯條例》修訂之戰,好像難以抵擋了。在香港運作的中國人權團體,也都以為六月是中港人權工作的死線。

在這樣的氣氛之中,李旺陽逝世七周年的詩歌悼念晚會,再度在尖沙咀的海傍舉行。晚會主題「他就這樣站著入睡」,引自2014年自殺的富士康工人詩人許立志的詩歌〈我就那樣站著入睡〉。在活動的明信片上如此寫道:

 

一個「被自殺」的工運領袖,一個自殺的富士康工人詩人。

在同一個暴政下,他們都這樣,站著入睡。

晚會以這首詩啟首點題,以映照李旺陽的冤死,將工人許立志和李旺陽的身影交疊起來,一下子將悼念李旺陽之死拉到當下--不止是李的肉身被摧折消逝,還有他的工人當家作主、89年的工自聯之夢、中國民主之夢,都一併摧毀。換來的,自是許立志詩中「車間,流水線,機台,上崗證,加班,薪水/我被它們治得服服貼貼/我不會吶喊,不會反抗」的中國工人狀況。

金佩瑋是第一個香港社運之中,將《孤星淚》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改編為廣東話《人民之歌》的歌手,她首次來到悼念李旺陽的詩歌會。一首韓文〈임을 위한 행진곡〉改編的〈雨傘進行曲〉,一下子將晚會的內容空間擴闊到80年代的韓國民運與2014年的雨傘運動。

這樣的晚會不知還能再辦多少年,不多不少是搞手的心情。不久前因為上載了〈媽媽你沒有過錯〉而被中國大陸網站封殺的黃衍仁,重申了他每年都來悼念李旺陽的意向,更重新演繹了〈人間道〉,《倩女幽魂》的主題曲,後來收錄了在六四歌曲大碟《田》(六劃四格)之中,本來是一首流行曲,來到今日,已經沒有流行歌手會唱。

晚會著力於把關注帶下當下的中國勞工狀況。工學同行的學生讀出佳士建會工人米久平的〈我和我們〉:「我將擁有一切/擁有所有不在今天/在不遠的將來/我不是我 我是我們」。是冒險成立工會的工人所有的氣魄。「工人學生同行」,是香港工學同行的宗旨,也是佳士工人聲援團的實踐,其人被囚近年,仍然未得釋放。

 

在「反送中」運動的背景下,中國抗爭工人的現況,在暗暗透露香港抗爭者即將面對的未來。當我們記著這群「逆權工人」,我們跟「他們」的關係不再只是支援或同情,而是面對著同一個暴政。

工業傷亡權益會的陳錦康在5月5日瘁然而逝,在晚會上,他多年的戰友梁寶霖憶述了陳先生多年來協肋工傷者的工作,不單止幫助香港工人,也協助中國內地,以至亞洲多國的工傷權益團體,與他們分享經驗,提供培訓。

郭達年以〈不可退一步〉為晚會作結,是為抗爭路上的註腳。在同一個暴政下,我們要悼記的義士,由過去時間、空間上比較遙遠的北方中國,來到香港。六四、六六的晚會開啟了這個注定要悼念的六月,只是沒有想到,這個逆權之夏會為我們帶來更多抗爭生命的消逝。這種由遠及近,用血色反映了極權臨頭的香港。中港兩地的抗爭,也許也是「兄弟爬山」,但究竟是否同一條船,還得待民眾的實踐和思考。

 

演唱嘉賓及曲目:

金佩瑋 x 女巫樂隊

甘甘獨唱: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雨傘進行曲〉(廣東話+韓文版)

女巫合唱:《毋忘六四》

黃衍仁 x 劉子斌

〈落地行雷〉

〈媽媽你沒有過錯〉

〈人間道〉

郭達年Lenny x June x 陳清華

〈我嚥下一枚鐵造的月亮〉(許立志)

〈我知道〉

〈Bella Ciao〉

〈香島小夜曲〉

〈不可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