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衛生署外判診所二級工人
捍衛公共服務 要求增聘公務員

政府第一標準薪級員工總會今天聯同十多名衛生署診所員工,到政府總部請願,要求衛生署停止外判政府診所的二級工人職位,同時又要求公務員事務局增聘公務員,維護公共服務質素,應付日益繁重的工作量。

工會主席葉陰德指出,衞生署於去年11月曾計劃進行「設施管理服務外判先導計劃」,將轄下六家診所及健康中心的保安和清潔工作外判,涉及60多名政府僱員。工會當時協助了衛生署轄下6間診所的二級工人,反對署方把她們的職位外判,由外判清潔商處理她們的工作。員工發起了簽名抗議行動,結果除了受影響的約60名二級工人外,還有診所裡200多名不受影響的醫護人員簽名支持。結果,於11月30日工會理事、工友和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與衛生署副署長譚麗芬醫生開會談判時,署方同意答應暫時擱置外判計劃,但條件是如到2012年4月新一個財政年度,公務員事務局批准衛生署增聘公務員二級工人,基於管理效率的問題,署方會繼續推行「設施管理服務外判先導計劃」,而署方承諾會向公務員事務局反映員工訴求,至今仍未有消息。

葉陰德表示,工會於今年一月份邀請公務員事務局進行會面,反映意見,但局方則一拖再拖,無視員工的意見,以及回信給工會時,表示署方外判毋須局方批准,將問題一掃而空。但工會認為,如局方不批准聘用公務員,衛生署是沒有選擇地要進行外判的,因此工會對局方的回應感到十分不滿。與此同時,最近署方又有異動,包括在新開位置上使用外判商,加上未有向這些工人承諾停止外判,保留原有工作崗位,工會懷疑是下一波外判的先兆。

 

二級工人身兼多職 外判商不能取締
工會認為,二級工人是公務員體系中的前線基層工種,在衛生署診所中,擔任著支援醫護人員工作的角色,處理診所日常前線工作。二級工人和外判商的情況,可作以下比較:

政府二級工人情況
外判清潔工情況
熟識運作
經常轉換,唔知頭唔知路
與醫護人員有默契
新手要不斷磨合
緊急情況即時支援
緊急情況要額外收費
身兼多職:清潔、探熱、查詢,候診大堂總管
只做清潔
穩定工作、穩健服務
工人職位無保障,無歸屬感
嚴格守則保障病人私隱
容易洩露病人私隱
清晰政府薪酬待遇
外判商低薪剝削工人

 

 

工會認為,她們的工作當中,涉及處理市民個人資料,應付緊急情況,支援醫護人員等等,絶對不只是一般清潔職務。

 

二百醫生護士齊齊簽名支持

工會發動的反外判簽名運動,成功爭取其他醫護人員支持二級工人的訴求。工會質疑,外判商必然會計較什麼價錢提供什麼服務,萬一出現緊急應變,署方又要跟外判商商討其他服務的範疇、收費,結果費時失事。

此外,工會又認為,外判商的工人是聽從外判商指示工作,診所的醫護人員沒有位置去指揮外判工人。同一間診所裡面,竟然出現兩類沒有從屬關係的人員,各自為政,但現實需要兩方都緊密合作的,工會直斥這些安排屬實荒唐。工會指出,二級工人需要接受診所醫護人員的工作指揮,而且合作多年建立了的工作默契,不是外判商可以取代的。

近年,因著人口老化,醫療需要大增。而一些母嬰診所也要同時處理本地和國內的嬰兒,工作量已不堪應付。署方只是增加外判工人數目,而沒有增加公務員人手,影響整體診所服務質素。工會批評,外判計劃中,最大的得益者是中間人外判商,對市民服務,支援醫護人員工作都沒有好處。

 

工會在今天的行動向政府提交了請願信,要求:


1. 停止外判診所的二級工人職位;
2. 保留現有二級工人的工作崗位;
3. 增聘公務員,維護公共服務質素,應付日益繁重的工作量;


葉陰德表示,若署方未能答應以上要求,工會會考慮再發起行動,包括工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