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資角力竟淪為沆瀣一氣 將腐朽勞顧會掃進堆填區

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於11月21日舉行勞方代表換屆選舉。不出所料,平時不甚作為的建制工會空群出擊投票,五位民主陣營的候選人最終不敵龐大的種票機器,可說是雖敗猶榮。就選舉結果作出分析的意義不大,因為畸形的選舉制度,根本不可能令有代表性的工會代表當選。

阿爺幕後操縱的畸形「選舉」 

相信很多市民對勞顧會認識有限。它是一個諮詢組織,就一般勞工事務,向勞工處處長提供意見。勞顧會由勞工處處長出任主席,共有 12 名非官方委員,分別由僱主及僱員方面的6名代表出任。

六名僱主代表的五人,由最有代表性的五個商會組織委派代表,理論上有足夠份量代表僱主表態。但勞方代表,卻以假民主的「選舉」產生。說它假民主,是因為強如十萬會員的教協,跟那些只有七人的蚊型工會的票值竟完全一樣。因此,過往的勞方代表選舉,在建制陣營努力種票,以細胞分裂的方式生產大量擁票求收買的假工會,並在中聯辦幕後操盤下成功控制選舉結果。

官商勾結欺壓勞工的幫兇

國際勞工組織就上述問題,多年來一直批評特區政府,要求改革勞方代表的產生方式,令這個勞資官的三方機構有更廣泛的代表性。政府一再拒絕,完全是由於要維持勞顧會的政治花瓶角色。以往當社會有強大聲音要求改善勞工法例──例如劃一17天勞工假、取消強積金對沖、規管工時,政府總會推勞顧會做擋箭牌,聲稱必須得到勞顧會的同意。而那些只要向阿爺獻媚而得到祝福的勞方代表,當然樂於扮演小罵大幫忙的角色,造成今時今日香港的勞工保障比其他先進國家落後一世紀的局面。

回顧歷史,1997年主權移交後,董建華政府向臨立會提交草案,要求廢除李卓人於當年較早時提出,並獲得立法局通過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之前,就曾經諮詢當時的勞顧會。結果即使廢法將嚴重而且長遠地傷害香港工人的利益,勞顧會的勞工代表也為官商勾結集團的惡行大開綠燈。再者,該屆勞顧會又同意還原殖民地惡法,令港共政府有權干預工會獨立運作,當中包括限制工會經費用途。

三方協商的虛妄

最後必須一提,勞顧會這類勞、資、官三方共同商議的組織是否有效發揮其職能,很大程度上是視乎僱主是否真正有得傾,即僱主團體是否願意將工會組織視作社會夥伴,願意透過協商、合作和妥協,去制訂勞工政策。事實上,外國亦有一些進步工會,在僱主寸步不讓的情況下,憤而退出或拒絕加入三方組織,向淪為政治花瓶說不。回到香港,官商勾結的格局堪稱全世界的表表者,那些所謂的工會貼貼服服地依隨遊戲規則,只有被利用及玩弄的份兒。 

 

摧毀吃人的舊制度 在廢墟中重建

在今屆的勞方代表選舉,職工盟屬會分別有酒店工會及教協派人出選,與外間的金融工會及社政工會幾位候選人組成選舉聯盟。他們不以取勝為目標,只期望在選舉過程中凸顯現制度的荒謬,向市民宣傳在制度以外,集結各行各業同路人的力量,建立一個真正屬於香港打工仔的平台,重奪香港人職場話語權。

要實現此願景或許是迢長路遠,工會戰線的手足定必本著「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意志,繼續為香港打工仔女打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