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工會有何權益?

工會是什麼?

在社會上,大部份人均以工作來賺取收入,是名乎其實的打工階層。這個階層的成員,來自社會的各個層面,從事各式各樣職業,可謂包羅萬有。我們在不同的崗位上,付出了勞動和服務,追求的便是一份安穩的工作、合理的薪酬、尊嚴的生活,將入息用作維持個人及家庭的生計。

這些合情合理的願望,卻與資方的利益相矛盾;老闆追求的是最大的利潤,盡可能以低廉的成本,換取最多的勞動力;為求獲取更可觀的利潤回報,往往不惜將工人的權益犧牲。面對勞資之間的矛盾,我們自然期望政府可以扮演中介角色,平衡雙方的利益;但政府的政策卻刻意偏袒工商財團,以不干預自由市場運作為藉口,拒絕立法保障工資、工時等僱用條件。現時,普遍打工仔女面對的就業及生活困境,正是官商「利字當頭」一手造成的後果。

以下各項,是否正困擾著您自己或身邊的家人朋友呢?

低工資:日以繼夜地工作,收入卻不足養家糊口,整家人被迫節衣縮食。
長工時:無償加班日趨普遍,連陪家人的時間也沒有;生活捱更抵夜,身體健康日差。
散工化:被迫以合約工、臨時工的形式聘用,常常憂心飯碗朝不保夕。
職業缺乏保障︰僱傭條件隨時可能遭到更改,就業和收入缺乏安全感。
失業:失業陰影籠罩,人人自危。

打工仔女現時所面對的種種切身問題,是否正如官商所言,是「大勢所趨」、「無可避免」呢?答案肯定不是。經驗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或地區,打工階層所得到的待遇和保障,與當地勞工的集體力量成正比:勞方組織化的比率愈高,就業和生活便愈有保障。對本港工人來說,關鍵是我們能否組織起來,形成一股可以跟資方和政府討價還價的力量。

事實上,愈來愈多工人已經開始意識到,耍維護自身的尊嚴與飯碗,便必須組織屬於自己的團體。簡言之,工會的成立,有以下幾個目的:

  1. 表達打工仔女的聲音:在官商勾結之下,勞工和基層的意願備受忽視;工會的出現,便是要表達打工仔女的聲音,打破有財勢者「一言堂」的局面;

  2. 提供集體談判的渠道:如果個別工人想跟僱主討價還價,很容易被逐個擊破。透過工會,打工仔女才可以有一個正式渠道,與資方就薪酬問題進行集體議價;

  3. 改善工作條件和待遇:工會致力於改善工人的僱傭條件和福利,包括工資、假期、工時及退休保障等,及抵制一切侵害勞工權益的行為;

  4. 建設民主公義社會:勞工的生活與各項社會政策(如房屋、交通及社會福利等)其實息息相關。要保障工人的權益,工會便需與其他弱勢社群攜手合作,建設一個民主、公義和合理的社會。


成為會員

按「職工會條例」規定,任何一個工人,不論各行各業,長期或臨時性質,均有權參加或組織工會;而工人的結社及罷工自由,更在基本法中獲得確認。

若你希望加入工會,或者成立一個新工會,請按此見教學

若你希望加入工會,或者成立一個新工會,請先簡單填寫以下表格。本會將於收取閣下的資料後,一星期內安排專人接觸閣下,以 辦理有關手續。謝謝!

查詢熱線:27708668

*閣下所填寫的資料只作申請加入工會用途,並只會由職工盟及相關工會保管。


加入工會有何權益?

若果您加入工會,成為會員,可獲得以下各方面的權益和保障:

  1. 處理勞資糾紛:一旦遇到 勞資糾紛時,會員可尋求工會的協助。工會可聯同會員與資方進行談判,並在有需要時組織集體行動,進一步向資方施壓。

  2. 代表會員打官司:根據法例,工會可陪同會員出席勞資審裁處,協助會員打官司,包括向法庭陳述追討的理據、盤問証人及作結案陳詞等。

  3. 免費勞法諮詢服務:若會員對於僱僱條例或其他工作權益有疑問,可隨時致電工會的熱線電話(27708668)查詢。

  4. 定期收到最新權益消息:會員可定期收到工會的通訊(會訊),內容主要圍繞行業內的問題,及介紹工會的最新動態。此外,會員每兩個月還會收到「工盟團結報」。

  5. 提供各項康樂活動:工會為會員提供各式各樣的康樂、聯誼活動,例如迎新會、旅行、聚餐等。這些活動由工會主辦,價錢自然比商業機構便宜。

  6. 提供職業技能培訓:工會可為會員提供不同的職業培訓課程,協助會員就業。現時,職工盟於油麻地、大埔、元朗及灣仔等四個地點,均設有再培訓中心,方便會員於就近地點報讀。

  7. 改善勞工政策及保障:針對現時勞工政策和僱傭條例的不足和漏洞,工會致力爭取政府作出改善,及透過議會代表提出保障勞工的法案和修訂。

問:加入工會對我有何利益?

答:入會的利益有兩種:一種是短期的,例如可以優惠價報讀培訓課程、參與工會的康樂活動或處理勞資糾紛等;另一種是長線的,即可獲得更大的職業保障,維護自身的權益和尊嚴,這才是入會的最大利益。當然,除了為自己著想以外,入會其實也等同對其他正面對困難的工友伸出援手。

問:到有事發生時,先搵工會幫手,得唔得?

答:我們絕對不鼓勵「臨渴先至掘井」,打工仔女應要有「未雨綢繆」的遠見;很多時候工友由於不太清楚自身權益,比人「搵了笨」才來找我們,工會即使想幫手可能已經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