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你要坐低!
探討新西蘭青年勞工運動Stand Up組織套路

撰文:何偉航

 



新西蘭青年勞工運動現時位於高速發展階段,據新西蘭工會議會(New Zealand Council of Trade Unions,簡稱NZCTU)屬下的青年事務委員會Stand Up現任召集人Asher Goldman所說:「我們這一屆,是歷屆最強的。」

 

為解決青年勞工日漸放棄參加工會,及忽視自身勞工權益的問題,新西蘭工會議會十年前開始推動成立Stand Up。不過早年的召集人做得不太好,擔任的原因只是為他個人履歷表上錦上添花; Asher被選上擔任召集人,在交接的時候,得到的就只有電郵密碼等的基本行政資料,所以當年Stand up總給人毫無建樹、多餘的感覺。

 

擴大範圍 連結更多屬會青年會員
四年前,Asher開始主動發信予NZCTU各大屬會,要求他們在其會內,推選一名青年代表加入Stand up,最初有五名青年加入。到Asher第二任期時,青年代表已經增至十三名。他們各有分工,有委員負責中學的意識培育工作,有些負責職青的組織工作,而Asher本身處理傳訊工作。

 

據Asher表示,Stand Up內青年代表團隊的合作性非常好,雖然大家都是義務性質,在百忙中抽時間處理會務,但大家都很熱心,願意付出,目標一致。他今年31歲,已經開始準備物色人選,接替Stand up召集人的位置。Stand Up明文規定所有35歲的成員及積極份子必須離開,所以他們共有三名召集人,在任期內以「舊人帶新人」模式,傳授知識及其會員網絡。當青年代表或召集人滿35歲離開時,也確保有新人接班。Asher坦然表示,每個組織的會員均有流動性,但當青年會員參加Stand Up後,最終都會留在工會。

 

全方位的青年組織工作
他們以一個網絡形式,一傳二、二傳四進行聯繫工作。最初籌辦社交活動,例如「組織夜飲(Organizing Drink)」,這活動是按照他們日常的生活習慣而設計。因為新西蘭人經常於每天放工後(約四點半至五點)至晚餐(七點後)之間的時段,喜歡邀約三五知己到附近酒吧淺嘗一杯。所以他們把握這個機會,邀請年輕工友及組織者參加,有時需要參加者自購飲品、有時或會有飲品資助。平均一星期一次,一個月宣傳一次,每次參加的人數也不同,但最少都有五位。Asher表示一開始接觸他們的時候,不能直接與他們講解勞工問題,是因沉悶、講授性質永遠不能吸引青年人;與他們閒談時也不能對他們期望太高。進入話題後,需要選取容易贏、快速達成的議題一起做,這樣就能成功組織他們。現在他們已經有約200名積極份子,全都是NZCTU屬會內35歲或以下的會員。

 

Stand up也會關注青年議題,早前與Unite Union合作推行針對青年勞工關注議題的取消零小時合約運動(Zero hour contract Campaign);並爭取16歲以下年輕人納入最低工資保障範圍。現時新西蘭工會領袖平均年齡是47歲,Stand Up期望能進一步推動年輕化。Asher指他們未來將推動更多工會,聘請組織幹事負責該行業的青年組織工作,發展青年網絡。

 

回望香港,Stand up的發展過程及組織工作,是否值得我們借鏡學習?

 

職工盟工會教育幹事Stanley與Stand Up現任召集人Asher Goldman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