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休保障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立場書

  本會要求立即實行全民性的退休保障,要求政府參考民間社會的學者方案,推行可持續性的全民養老金。

首先,我們認為全民性的退休保障不是一項扶貧政策,而是屬於退休保障政策,是權利及尊嚴。所以,不應由資產多少而作出限制。有資產審查只會是對領取的長者造成標籤效應及限制了他們的尊嚴。政府在安老服務政策上的信念是使長者能夠有尊嚴地生活,但政府若實行資產審查,違反讓長者尊嚴生活的信念。

另外,工人多年辛苦長時間工作,一生累積留待退休的強積金,大部分的金錢卻被受託公司以手續費及投資虧損扣取大筆款項。同時,僱主更利用對沖機制將強積金供款用於工人退休時可得到的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當中。試問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強積金,表面上為每位香港的打工仔的晚年生活儲備,但現實卻是很多僱主用強積金供款對沖工友的長期服務金。

飲食業長時間及工作量大的工作特性,令到工友的身體容易出現身體勞損的情況,有長遠的生活影響,而且晚年所需的醫療支出比起其他行業的長者定必更多。故試問單單依靠一筆被對沖、被扣手續費、被投資市場波動虧損的強積金,是否能真的可保障我工友的退休生活?

我們認為領取權利應要有7年居港的限期,以現時香港申請社會保障的年期限制。但另一方面我們建議要加入斟情權,對於年期的限制可以依據家庭背景或家人的年期作為考慮豁免,如家人已於香港居住超過7年,而且一直有對全民退休保障作出供款的都可斟情處理。

於融資方面,我們認為三方供款是最合理的制度,由政府、資方及勞方共同承擔。政府以1000億作為種子基金。而資方就將利得稅的一部份作為退保基金的收入,我們認同學者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利潤高達1000萬以上的企業將1.9%的利得稅注入退保基金水塘,我們更認為利潤愈高的企業要注資更多,亦即以累進形式分多個層次,例如:3000萬以上就5%、5000萬以上就10%等,我們認為大企業對社會的責任應該成正比,賺錢愈多,應投放回社會的資源都應該愈多。

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 受到中西文化傳統教育的思想教育影響。敬老及尊重別人的中國傳統美德,,為何政府可讓長者年老時退休生活得不到尊嚴?可以讓長者退休時仍要每日都擔心自己的生活?在西方文化上, 教育下一代自由, 平等權利的重要。而全民性的退休保障更是我們每位香港打工仔的基本權利, 是人權, 理應人人有份。如果政府帶頭推翻多年的中西文化傳統教育的思想, 用不同的藉口來逃避社會責任, 試問我們的下一代如何在這個社會環境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