僱主同聲人手荒
輸入外勞搏大霧

近日輸入外勞之說甚囂塵上,自特首梁振英兩個月前表示要考慮輸入建築業外勞後,建築業、飲食業、安老服務業及交通運輸業的僱主紛紛提出輸入外勞,而物管保安業和零售業的僱主也稱業內出現「人手荒」。
財政司長曾俊華更是煞有介事,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設立專責小組,研究零售業人力供求問題。本港輸入外勞似是山雨欲來。


工冇人做?
各行各業僱主大合奏,高呼人手短缺,要輸入外勞,其共同理由不外乎:基層工作辛苦、粗重,甚至有厭惡性,招聘員工一向困難,加上年青一代學歷普遍提升,對工作待遇諸多要求,都迴避基層工作,或不願從低級職位做起。僱主縱使提高工資,改善待遇,那些職位都乏人問津,輸入外勞就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商界時常有選擇性地列出數據支持上述說法,但迴避其他關鍵性的事實──例如:建築商鮮有提到業內失業率達4.4%,就業不足率達7%,業內部份工種人手不足是因為人力錯配,而不是缺少工人;對於建築業工人工資沒保障,就業不穩而令年青人卻步,建築商更是絕口不談。而安老院老闆一味強調高薪聘請員工不果的個別例子,卻不提業內服務員大多數僅及最低工資,而每天粗勞工作十至十二小時的事實。
其實,資方漠視勞工待遇是一種常態,他們只怨請不到人,卻不提工資、工時、就業保障和職安不足,一些僱主無視金融海嘯後經濟復甦,不願意加薪和改善勞工待遇,便製造本港「有工冇人做」的輿論,要求輸入外勞解決所謂「人手荒」。

 

強調培訓 不理待遇 明修棧道 暗渡陳倉
商家們都考慮到社會上的反對意見,在姿態上都同意先要培訓本地人手,及保障本地工人優先就

業,不得已才輸入外勞。那麼,只搞培訓,而不改善待遇能否吸引勞動力入行?建造業議會舉辦各式各樣的培訓課程,又出錢資助承建商以「先聘用、後培訓」的方式吸引新人入行。但是,如上文所指出,建築業的勞工待遇沒有多少改善,有多少參加培訓的學員最後投身行業的數字從沒有公佈,恐怕「先聘用、後培訓」計劃是成效不彰,甚至只淪為建築商獲得廉價勞工的渠道。不久之後,建築商們或許會說,培訓已經辦了,年青人都不入行,快輸入外勞吧!
此外,日前亦有建築商試圖透過補充勞工計劃,申請引入多名負責地盤雜務的外勞,被勞工處否決。這些建築商旨在「博大霧」,若闖關成功,固然成為輸入外勞的事例,縱被否決,也炒熱輸入外勞的議題。
另一方面, 近日有媒體報道,政府正逐個約見「有偈傾」的政黨和議員,游說他們不要高調反對外勞政策,當政府手握相當的支持後,最後才向勞工界披露輸入外勞的計劃。

 

反對輸入外勞 反對剝削工人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在特首開腔考慮輸入外勞後,隨即聯同其他建築業工會舉行示威,表示堅決反對,這除了是為了建築工人,也想到若建築業被打開缺口,其他行業亦難倖免,最終影響各行各業的打工仔女。
另一個對於輸入外勞呼聲甚高的,就是安老服務業。安老院服務員的待遇普遍欠佳,安老院聘請員工不果,便以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國內外勞,至今輸入已累積過千人。僱主團體「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仍稱聘請本地服務員無人問津,人手不敷應用,一再要求政府放寬,輸入更多外勞。
根據政府規定,補充勞工計劃中的安老服務業僱主和勞工須簽訂標準合約,內容包括標準工資、每天九小時工作和加班補薪等,勞資雙方也不能更改。過去兩年,「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多次揭發外勞被僱主剝削事件,披露外勞在內地和來港時分別被收取數萬元中介費,每月被扣薪二至三千元和每天無償加班三小時等。工作多次針對無良的安老院進行抗議行動,及反對輸入外勞讓其剝削。
日前有婦女團體調查顯示,本港現有近66萬名全職家庭主婦,當中七成多表示願外出工作,無奈要照顧子女,又要面對年齡歧視及技能不足的問題。如政府有針對性政策,給予託兒支援、禁止年齡歧視及增加婦女培訓資助,當可釋放這些勞動力投入各行業,特別是安老服務業。
現時僱主們要求輸入外勞,並不是要解決什麼人手短缺的問題,真正目的是不改善勞工待遇之餘,再壓低勞工成本。我們有理由相信,若果輸入外勞給開綠燈,除了打擊本地工人外,上述對外勞的剝削亦勢必發生。所以,輸入外勞的呼聲越高脹,工會的反擊亦當越加強烈。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姚忠耀

在勞工處的三方會議上,物管保安業僱主代表曾提出過輸入外勞,我當場表示反對,不可繼續讓其大造文章。現時領有保安牌照的人數有30萬,從業的只有15萬人,人力資源完全充裕。只是此行業工時普遍長達12小時,令很多人卻步。房署保安職位改為8小時及最低工資實施吸引了大量待業人士入行,特別被認為不是勞動力的「家庭主婦」。可見改善勞工待遇是有效果的。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鄭清發

安老服務業輸入外勞其實是政府造成,政府不承擔長者照顧,導致現時資助院舍佔三成,私營院舍佔七成,但政府對私營院舍監管不足,對於服務員的勞工條件也沒有規定,造成行業性工資低、工時長的惡果,沒有多少人願意入行,結果僱主以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外勞月薪規定$8,930,每天工作九小時,但她們普遍受到僱主違法嚴重剝削,簡直是無法無天。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 陸錦成

想起六十至八十年代,飲食業的工資水平比現時高,還有年終雙糧及其他獎金,令員工的形象也有所提升,對年青人頗有吸引力。但是今天就不同了,僱主爭相鬥平鬥賤,令工資偏低、工時長(連落場時間,甚至超過12小時)成為一般人對飲食業的印象;加上金融風暴和非典疫情時,僱主口口聲聲共渡時艱,取消了雙糧,但現在經濟復甦,飲食業雙糧卻不恢復,行業形象當然低落。現時僱主只提輸入外勞,而不改善薪酬待遇吸引新人,其實是壓低成本,剝削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