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就業計劃「不救市不救人」

特區政府推出了兩期「保就業計劃」共用公帑逾800億。「公帑代出糧」本身並不符合市場原則,同時最大問題在於僱主是否有將政府津貼交到工人手中。職工盟於8月中旬曾經以公開形式收集問卷,希望因疫情被裁員或放無薪假員工向我們舉報懷疑濫用保就業計劃公司名字,一個月內已收集超過150多宗懷疑個案,涉及130多間公司,當中部份為本地有名大財團。

「疫政」更突顯社會問題

武漢肺炎全球爆發,政府無優先處理日積月累的社會問題,反而透過限聚令,打壓香港人遊行集會自由。「疫政」下,保就業計劃成為大量財團企業的回血劍,連同限聚令,使得中小企的壓力可謂百上加斤。

香港人生活水平惡劣,改善生活狀況多數不是單靠一份工作能夠解決。上至官僚主義墨守成規地依附紅色經濟,下至地產霸權等大財團壟斷行業,都導致諸如房屋、就業、工作、社會結構等問題出現。制度失衡,勞工階層本身已經處於下風,在大政治議題主導下,更需要知道在弱勢處境中如何反抗。

2020年上半年,香港經濟因為武漢肺炎而大受影響,當中飲食及零售業首當其衝。港府即使推出保就業計劃,但其監管措施不足,往往要靠員工自行監察,甚至飲食業的資助計劃透明度完全不足,變相難以真正協助工人「保就業」。

富臨與BAUHAUS  追糧不靠勞審

2020年5月份,一班美孚富臨皇宮工友到酒樓追討無薪假以及代通知金等,她們都在富臨工作十年以上,即使人馬不多,只有四五位女士,但幾乎每星期都有一次上門追討行動,酒樓多次報警處理,警察濫捕工會幹事,目的為了「護藍店」。但一班富臨工友堅持到職場中組織其他同事,務求避免再出現下批受害者。

2020年9月份,一班BAUHAUS員工因「負鐘」問題而與公司正式開火,負鐘導致員工即使返足工作時數,卻依然被扣糧。BAUHAUS員工並沒有用傳統行動方法「上門追糧」,而是透過網絡攻勢,將事情公諸於大眾之中,過程中透過網絡動員,將公司「公審」。

大財團收取「保就業」過千萬卻無力保就業

富臨曾收取政府近千萬元,卻依舊出現無薪假等情況,近半年亦有不少商家出現收資助後無法真正「保就業」。

美容、零售、酒店、飲食最受到惡法「限聚令」影響,政府搞出一場大龍鳳,目的為了政治打壓不惜犧牲香港經濟,將香港人利益妄顧。國際都會成為一場虛夢,香港政府無能管治實在「功不可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