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逝去的孩子走抗爭路 :「我知道佢在生嘅話,佢都必定會上街,我要走埋佢嗰份。」

頭髮未花白,今年二月卻要面對年僅27歲的大兒子阿明中風過身,阿悅形容他倆「亦母子亦戰友」,由中四開始,阿悅就與阿明分享社會、時事、政治議題,那年開始,他倆亦會一同去五一勞動節遊行、六四燭光晚會、七一遊行等。年少時,阿明曾經哭著呼辛苦,阿悅卻解釋這份得來不易的言論、集會自由。

轉眼間,走過了十多年。2014年佔領運動,阿悅與阿明一齊留守旺角,不時遇上無理取鬧的大叔謾罵、吐口水,甚或指手劃腳,阿明總在旁保護阿悅,提醒她保持冷靜,無須與人對罵。六月以來,阿悅參與了多個反送中行動,曾經跟阿明的波友們光復屯門公園,有波友情緒激動,與公園阿伯吵起來,阿悅從中調停,「阿明個性好乖、好純良,如果佢喺現場,我估佢都會叫波友冷靜,唔好衝動」。在朋友圈中,阿悅扮演她兒子的角色。

整場運動中,阿悅在烈士梁凌杰墮樓後,隨即想起阿明,想起他的理念,「阿明同好多年輕人一樣,愛好和平、自由,但一直政府無回應過佢哋」,她更加覺得自己虧欠了年輕人,「係年輕人保護咗我哋,擋住咗呢條原本會通過的法案」,阿明沒有參與其中,但他的精神是與抗爭者同在。

今個夏天,阿悅身穿印有阿明相片的衣服上街,少了一個人,卻又多了一個。小兒子旭仔從前不理時事,反送中喚醒了他的關注,正好代替哥哥的角色,成為媽媽的戰友,與我們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