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遊行後 繼續出發

撰文:潘文瀚

 

或許有人會覺得五一遊行無用,因為每年行完好像也沒有甚麼改變。其實勞工權益的爭取,從來就不是單靠一個遊行。遊行過後,「深耕細作」的工作十分重要。今期工盟報,除了用相片回顧今年的五一遊行外,亦專訪那些「揼石仔」的工會人,看看抗爭的火種如何蔓延下去。

 

全民退保落區爭民意

今年五一遊行,有一群「師奶」參與。外形不像碼頭工人或紮鐵佬那般「硬橋硬馬」,但毅力絕對是巾幗不讓鬚眉。這群就是佐敦中心的義務幹事。她們與其他中心義工組成了「全民退保小組」,計劃在未來幾個月「殺入」屋村,不僅派發單張,還會搞講座及問答比賽,宣傳工作絕不會像高官那樣「堅離地」。

 

佐敦中心退保小組,紅玉(後排中)為成員之一。


成員紅玉積極參與運動,最主要是為子女着想:「不用他們負擔那麼重嘛!子女都有自己的家庭照顧。全民退保如果每個月有3,000元都夠花了。」紅玉1961年來港,婚前在山寨廠做車褲工,婚後要照顧四名子女,直至近年才當家務助理。假如沒有全民退保,紅玉退休生活就要全賴子女承擔。


紅玉當日隻身到香港,希望尋找更好的生活。但今天跟居於國內兄長比較,退休生活竟更沒有保障。「我哥是一位退休教師,現在不單居於政府廉價房屋,每月有數千元退休金。多好!」香港在退休保障問題上遠遠落後於中國及鄰近國家。

 

 

政府買位院舍偷偷輸入外勞


職工盟會長鄭清發(發哥),同時亦是社區院舍工會的理事,多年來一直跟進安老院舍輸入外勞的問題。90年代他們就已經揭露行業低薪狀況,更關注外勞受剝削欺凌的問題。「有一位外勞不單被僱主剋扣工資、要無償加班、支付幾萬元的中介費。僱主更不當她是人,將麵包掉到地上要她拾來吃!」發哥憤憤不平道。幸得工會介入,最終該名外勞取回數萬元的中介費以及加班費等。


1995年開始,除了私營安老院舍開始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勞,政府「買位院舍」,即政府向其購買部份床位作資助宿位的院舍,亦希望可以輸入外勞。但若如此即是用公帑輸入外勞。當年的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在2003年承諾不會容許買位院舍輸入外勞。


可惜林鄭今天已食言。去年買位院舍輸入多達300名外勞。若非工會及傳媒揭發,在勞顧會的黑箱作業下,沒有人知道輸入外勞的事情。發哥誓言工會會繼續監察,亦會要求再培訓局要加強護理員的培訓,讓學員「先入職、再培訓」。最終更要改善院舍低工資長工時的問題,才能吸引新人入行。

 

旅巴司機的辛酸


說起長工時,旅遊巴士司機甚少被提及。旅巴司機阿豪是負責接待旅行團的,他道出行業的辛酸:「每朝七時就要開車,一直到晚上九時才可以收工,每日十三、四個小時。」接待旅行團,或許你會認為司機會有很多空閒時間,那就大錯特錯了:「很多景點不可以泊車,我們要駕着車在繞圈等待團員上車。有時只有幾分鐘空檔,就要趕着去買飯盒、上洗手間。」


阿豪概嘆與家人見面的時候也沒有,「回到家裏只能吃飯洗澡睡覺,連看電視的時間也沒有。家人都去睡了。」所以今年五一阿豪也有跟隨工會的隊伍,期望可以有所改變。他亦希望公眾知道行內種種剝削不公,他之前就試過被公司欠下假期薪金及遣散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