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人系列︰
職業病人的血淚

 

  工友因廠房環境惡劣、防護設施不足而患上各種職業病的新聞時有聽聞。當中由接觸有毒化學品引起白血病更是第二號殺手。如德昌電機的工友鄒秀華,於工廠內工作不足兩年便患上了白血病。奇利田哥爾夫球廠的工友小陳(化名)也因長時間曝露於有毒物質下而患上白血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及職業病防治法的標準,在工作期間曝露於有害物質或因工作性質而患上白血病、手臂振動症等病症,均屬於職業病。患有白血病德昌工友秀華描述廠內狀況時透露,廠內通風系統惡劣,個人防護裝備不足,只有簡單的耳塞和手套,無法有效隔絕有害物質。秀華的工作需直接接觸馬達機油,長時間接觸到有毒物增加他患病的機會。他曾向廠方要求提供防護口罩,惟廠方以口罩數量不足為由拒絕。最終,秀華患上了白血病。

 

  秀華於第二次進行化療時,偶遇4位同樣患上白血病的德昌工友,令他懷疑自己患上白血病與工作有關,便與其他工友一同向廠方追討賠償,卻在職業病鑒定過程中處處碰壁。首先,廠方拒絕配合提供職業病診斷,之後他們到相關政府部門索取工作環境檢測報告亦被拒絕。即使進行職業病鑒定,也因廠方掩蓋事實令官方報告無法證明工友曾在工作期間接觸有毒化學物,無法向僱主追討賠償。

 

  奇利田廠的研磨部工友,長期處理球桿的打磨工作及使用含有致癌物的清潔劑,令不少工友患上職業性手臂振動症,小陳更因長期吸入清潔劑揮發出的有毒物質而染上白血病。他們在職工盟的職業病分享會上,分享了他們的工作環境和追討的困難。

 

  工友指廠方沒有提供任何相關的工作安全課程及培訓,他們亦不知道自己從事的是危害工作。2008年前廠方只提供防塵口罩予工友,而不是防毒面罩。即使廠方其後改善了相關措施,仍拒絕向受害工友給予賠償,更被揭發欠付工人的社會保險金。當工友發病,向廠方要求進行職業病鑒定時,廠方一直拖延、拒絕為工友安排職業病診斷,以遊說工人與廠方私下解決相關問題,並以調職、減薪等手段逼迫工友離職,以逃避相關責任。即使政府確定該工友患上職業病後,廠方卻用各種荒誕的理由,如醫院人手不足無法安排診斷,拒絕安排其他工友進行體檢。患上白血病的小陳的遭遇與秀華一樣,因廠方拒絕提供資料令他的病症無法確立為職業病。面對高昂的醫療費用,小陳堅決向廠方追討賠償,不只是因為無法負擔,也為了令廠方擔負應有的企業責任。

 

  手臂振動症至今已於廣東省發現了數百宗。除奇利田的工友外,數已百萬計在深圳及東莞從事金屬研磨工序的工友均受影響,甚至有廠方因相關賠償問題而關廠,以逃避企業責任。除手臂振動症外,尚有不少像小陳、秀華這類因長期接觸有毒物質而患癌的工友,他們的賠償、醫療問題至今依然無從解決。品牌企業應積極監督供應廠商的工作情況和其工人的勞動權利,履行企業責任,拒絕與剝削工人權利的廠家合作。另外政府應切實執行職業病防治法,加強監察工廠環境和安全培訓,定期為工人進行身體檢測,確保工人能盡快發現是否患上職業病。政府更應監督廠方履行責任,支付應有的賠償及醫療費用。

撰文: 周錦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