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無間斷打壓結社自由︰聯合國投訴個案剖析

 

去年底,中國政府肆意踐踏勞工權益,無理囚禁和檢控廣東勞權人士,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為此,國際工會聯盟(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s Confederation, ITUC)於2016216日啟動向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自由結社委員會(下稱︰委員會)的投訴機制,指控中國政府違反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有關結社自的規定(案號3184)。國際工會聯盟秘書長沙倫包華(Sharan Burrow)表示:「中國應該釋放那些單純為中國勞權挺身而出的人士,及容許合法的非政府組織可以不受干擾地協助工人。在國際法之下,中國政府必須確認及尊重這些責任。」

 

雖然中國並非國際勞工公約第87的締約國,但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憲章規定,所有成員國(包括中國)均有責任尊重和保障工人的基本權利,這包括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在一般情下,委員會在接獲投訴後會先考個案是否成立,並在立案後進行正式調查。調完畢後委員會將會向國勞工組理事會(下稱︰理事會)提交報,最後由理事會向被投訴方提出改。同時,在調過程中,被投訴方必須就投訴的指控及內,向委員會作出回應和解釋。

 

上,國際自由勞聯(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 即國際工會聯盟前身)在1989年至2002年期間,曾六度向委員會投訴中國政府。其投訴內容,主要圍繞中國政府無理打壓和濫捕工運人士,以及《工會法》和《勞動法》中有違結社自由的條文。可惜中國政府一直無視來自聯合國的改善建議,繼續打壓獨立工人運動以及剝奪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

 

作為黨國體制的一部,中華全國總工會(下稱︰全總)擁有組織中國工人的絕對壟斷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修正)》(下稱︰工會法)規定,中國所有職工會均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第4條)和「協助人民政府展開工作」(第5條)。此外,工會法還規定在「全國建立一個統一的全中華全國總工會」(下稱︰全總)(第10條),並賦予上級工會法定權力領導和控制下級工會(第9條和第11條);導致中國的基層工會難以獨立運作,以維護工人權益。而實際上,國內絕大多數企業工會的領導,均由管理層任命。

 

事實上,委員會過往曾多次裁定《工會法》內部分條文違返國際勞工組織有違結社自由的原則(案號1652,第286報告,第708- 719段;案號1903,第316報告,第361段),並多次敦促中國政府修改相關條文(案號1652,第292報告,第389段;案號1930,第316份報告,第378(a)段)。惜中國政府至今仍未因應上述建議為《工會法》作出任何修訂。因此,當工人遇上勞動爭議時,往往會訴諸建制外的手段並自主地組織起來進行維權。可惜由於這些維權行為並非建制所能容許,因而為參與的工人帶來額外的風險。

 

,根結社委員會的決和原,罷是提與捍的其一項必要手(自由結社委員會和原,第四版,1996件,第475段)。但中國工人的罷工權,並沒有在《憲法》和《勞動法》中得到充分的保障。因此,委員會曾在1999年敦中國政府修改相關法例,以保障工人的罷工權(案號1930,第316,第365段)。不過,中國政府不但沒有接納委員會的建議,而更從沒間斷過地打壓工人的集體維權行動和罷工。近年,中國的執法部門以武力手法打壓罷工或拘禁工人領袖的案例屢見不鮮。曾飛洋等人被捕未幾,中共官媒把矛直指他們曾有份參與的利得鞋廠罷工為是一宗“大規模聚眾擾亂公安事件”,試圖污名化罷工的合法性和正當性(起底“工運之星”穴面目︰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5/1223/c1001-27963407.html)。最近一波的逮捕行動,則與過往委員會曾處理有關中國多宗有很多雷同之處(案號1500、案號1819、案號2189)。而委員會亦曾多番敦促中國政府停止使用強制的手段鎮壓工人合法的維權行動與結社的自由(第281報告,第83c)段;第304報告,第154段;第337報告,第484-485段)。然而,中國政府卻選擇莫視國際勞工組織的建議,並繼續打壓勞權人士和組織。足證明中國的勞權狀況,沒有因近年的經濟增長而得到改善。

 

中國政府和全總近年活躍於國際工運舞台,積極拉攏與各國工會合作,試圖改善其國際形象,並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全總自2007年起當選國勞工組理事會工人理至今)。但中國政府及全總長袖善舞的面紗,並不能掩飾其專制的底蘊。為延續其執政的認受性,中國政府只會繼續以小修小補的形式,去提昇勞動階層的就業條件。但面對結社自由、罷工和集體談判等核心勞工權益,可預中國政將繼續以法制和高壓等手段打壓,令參與維權的工人、勞權人士和組織的風險不斷增加。廣州勞權人士被捕,正好喚醒那些對中國政和全總還抱有一絲希望的人的反思。儘管國際勞工組織的投訴機制對中國政府並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但投訴已讓中國政府近年積極耕耘的國際形象蒙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