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於今天國際婦女節,聯合菲律賓家政工工會、印尼外勞工會、泰國婦女會及尼泊爾傭工工會發起遊行,要求政府採取積極措施保護及創造就業,並立即推動制定保障家政工國際勞工公約。一眾工人又宣布開始籌備亞洲家政工聯合會,保障香港婦女工人及家政工的工作及權利,反對僱主削減工資和福利。遊行隊伍共百多人由中環遮打花園出發,遊行至政府總部,向政府遞交請願信。

全球經濟危機,擔憂失業情況嚴重


工會指出,包括世界銀行、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已經承認我們正處於全球經濟發展的下坡,而國際貨幣基金會更表示這是自二次大戰以來最惡劣的全球性的經濟危機。全球最大的經纃體系已經處於衰退,包括美國、英國、歐盟、日本、南韓及香港等。國際勞工組織估計於2008年有190萬婦女及男人失業,並且預測於2009年更會有2千3百萬的亞洲工人將會失業。

工會批評,這正是由於世貿、世銀及國際貨幣基金會所主張的不調控、具剝削、利益主導、商業公司主導的自由市場的經濟系統等一系列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所引致的。而工會多年來一直堅決地反對這種新自由主義模式,例如積極反對05年12月於香港舉行的第六屆WTO部長會議。工會認為,這一類系統危機每一次都變得更為廣泛及致命。

香港的經濟現處於衰退,並且預測於09年的第二季及2010年會特別惡劣,失業率已於2009年一月攀升至4.3%(超過157,700香港市民已經失業)。失業率預計會於2009年尾升至6.5%──再有82,000香港市民失。而這些已經失業或將會失業的香港市民是香港家政工的僱主,以致於直接威脅家政工的工作及生計。

家政工的保障特別脆弱


工會指出,婦女勞工、家政工及外來勞工等弱勢、被剝削及被歧視的階層所受到的影響將特別嚴重。工會擔憂,家政工的就業機會及收入會減少。工會指出,於98-99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在亞洲有超過一百萬外來勞工失去工作,且在其後的5年,外勞及工人面對工資減少、福利扣減、被驅逐出境,受歧視、以及有反外勞措拖的出現。在香港,於98-99年間,超過27,000菲傭失去工作。

工會又認為,即使沒有經濟危機,家政工──不論是本地傭工或外傭──都面對很多問題。於本地的家政工人當中,沒有最低工資或行價、勞工保障(因受4.18限制)、職業病保償及退休保障,可見本地家務助理是「百無行業」,但政府一直視而不見。而在外勞的家政工當中,有很多工資過低,受到身體或言語上的侵犯,病態的對待及歧視,過多或違法的中介費用。如印尼傭工獲取非常低的工資,但每日工時超過16小時,且沒有社會保障。工會認為這些問題是有結構性的原因──新的逗留條件規定尼泊爾家政工兩星期工作簽證的禁制,過多的中介費用等等。工會於過去20多年來持續地透過行動,向香港及外傭的祖國政府請願提出這些事情,但似乎無法可以取締結構性的剝削,停止侵犯以及抹掉對婦女及外勞的壓迫。

為此,不同種族的家政工決定聯合起來,於今年的三八婦女節宣告開始籌備亞洲家政工聯合會。這是第一個由香港人、菲律賓人、印尼人、泰國人、尼泊爾人以及所有家政工工人共同成立的。


數個家政工工會選定在今年三八婦女節發起聯合遊行,向政府及社會大眾作出以下呼籲︰

  1. 保護於香港家政工工人(包括本地及外勞)的工作及工資,反對扣減工資和福利。抗議不公平的辭退及終止合約。於危機之際,僱主、公司以及政府有責任保護勞工的工作及收入,使經濟衰退不致惡化;

     

  2. 香港政府刺激經濟的計劃應該以保護及創造就業為先,而不是保證銀行、公司及大企業的利益。這個刺激計劃應優先協助工人、婦女、家政工人、外勞、貧窮以及香港的弱勢社群;

     

  3. 取締歧視及壓迫家政工人及婦女的政策,特別是最新逗留條件,2星期留港制度,尼泊爾家政工人工作簽證的禁制;

     

  4. 緊急地建立或加強社會對家政工及婦女外勞的保障,特別是全民退休保障,有尊嚴的最低工資/行價($55),家政工的職業安全及健康保險,以及保障對家務助理的中央保償基金及取消4.18限制;恢復交通津貼,保障家務助理基本生活;

     

  5. 要求訂立一條國際勞工組織公約,確認及保護本地及外勞家政工的權利及地位;

     

  6. 要求立法及採取措施,以落實國際勞工公約及聯合國的婦女公約,如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7. 支持修改聯合國關於保護外勞及其家人權利的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