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黃絲帶
串連起香港、韓國的民主鬥爭

撰文>陳昭偉

 

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參加者身上,總會繫上一條黃絲帶。而遠在韓國,世越號海難遇害者家屬發起的尋求真相運動,亦以黃絲帶作記認。職工盟11月初組織了韓國工運考察團,到首爾作交流。我們赫然發現,一條黃絲帶,竟然串連起兩地的民主鬥爭。

 


破壞民主 隱瞞真相
海難發生於今年4月,近300人遇害。事件中牽涉不少貪腐和官商勾結的嫌疑──何解世越號是在惡劣天氣下唯一獲准出航的船隻?政府當局是否知悉甚或同意世越號超載貨物?
 
海難發生後,韓國總統朴瑾蕙的政府一直隱瞞真相,意圖將責任全部推在船員身上。韓國政府又向傳媒施壓。死難者家屬一直抗爭至今,要求國會通過特別調查法,公正調查事件。職工盟成員到訪抗爭運動於光化門廣場佔領區時,團員羅鄧敬(飲食及酒店業總工總會理事長)就向死難者家屬分享了她對事件的感受:「作為兩個小孩的母親,我對死難者家屬的哀痛感到很難過。韓國政府必須對事件深入調查,對你們一眾家庭作出合理交代。」
 
羅鄧敬(右二)致詞慰問死難者家屬

積極參與社運 爭取民主和公義
何解是次工運考察團到訪韓國,會去聲援當地的黃絲帶運動?因為為我們安排行程的韓國民主勞總,亦是這個尋求真相運動的民間團體聯席的中堅份子。
 
與香港一樣,韓國亦有一個親政府、親財團的黃色工會聯會,而獨立工會運動,是在夾縫中艱苦成長。韓國的獨立工運,是1987年民主運動成功結束軍事獨裁後的幾個月內,在全國各地遍地開花。韓國工人當時在一年內成立了4,000間工會,數以十萬計的工人加入,成功爭取薪酬條件的改善。這說明了何解韓國獨立工運,一直把爭取民主和公義視為運動的重要鬥爭方向。

儘管韓國已成為民主政體,但統治階級各種侵犯人權、自由和違反民主程序的舉措,都令工運同志們感到有必要進一步爭取政治及其他社會關係的民主化。他們十分關心香港的雨傘運動,而且多次向我們詢問,除了實現一人一票的真普選,雨傘運動對民主還有何想像。


應對工作非正規化的新挑戰
韓國民主運動、工人運動的路途一樣崎嶇曲折。韓國政府和大財團,利用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趁火打劫,大量裁減人手,之後就一直以就業保障和待遇條件都差很多的非正規崗位招聘員工。這類非正規工作竟然佔據了勞動市場上的崗位總數達六成!非正規崗位愈普遍,一直受到工會保障的正規工人就面臨愈大的壓力;再者,工會要組織這些屬於零散、短期合約性質的非正規工人,往往面對重大的困難。


韓國民主勞總於2000年開始組織非正規工人,並於2006年開始推動第一個三年計劃,至今現踏入第三個三年計劃。在第一個三年計劃內,民主勞總就動用了約3000萬港元,及委派了24名受過專門訓練的組織者到各個行業工會聯合會進行組織工作。在最新一期的三年計劃,民主勞總更期望能成功向15萬名屬會會員籌款,每人捐出約220港元,再另加其他分部籌得的款項,最終達致約1億5000萬港元的籌款目標,以開展未來三年的組織計劃。


上述計劃的主要組織對象包括:受聘於公共機關、首爾外的地區工廠及大型超市非正規工人,還有青年勞動者和外勞,期望能逼使政府和企業承擔責任,把非正規崗位逐步變為正規崗位,讓工人得到合理的權益保障,過有尊嚴的生活。


考察團成員林康濂(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理事)認為:「這個計劃展示了韓國工運的決心。其實我們也可以借鏡他們為組織非正規工人而發起的專項籌款計劃,畢竟香港工會的資源比韓國更加貧乏!」
 

堅韌不屈、自信無畏的抗爭
一位韓國工會代表在一個文化晚會上發言時說,勞動者創造世界,工運同志要有信心自己能改變世界。韓國獨立工運在面對種種挑戰和打壓時,沒有怨天尤人,沒有抱怨韓國人不夠團結,沒有歸咎黃色工會「阻住地球轉」,沒有把我們時常聽到的理由或藉口掛在口邊,反而堅毅奮鬥下去。
 
民主勞總自信地告訴我們,全國正在發生60宗工人抗爭,全都由他們一力承擔。筆者相信,他們的堅定、自信定能感染更多韓國工人加入工運的行列。韓國工運考察團一行15人,都深受他們的精神所感動,決心回到香港後要更努力,團結工人進行抗爭,取回我們應有的權益和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