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警暴禍害的 3 大行業

今年六月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察濫權的問題愈來愈嚴重,濫用暴力(例如濫發催淚彈)的情況也愈來愈普遍。警方失 控,監察失效,但政府卻對問題視若無睹,始終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權無限大的結果,不只是示威者受害,而且 普通市民也會隨時被剝奪應有的法律權利,甚至遭受人身安全威脅。有些打工仔,更加因為所屬行業的特殊情況,受到程 度不一的影響。過去幾個月,便發生了不少與打工仔相關的問題,充分說明「你不關心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的道理。

警察重裝開槍,清潔裸裝埋單

近月警民衝突幾乎已融入日常生活,很多市民可能已 經領教過催淚彈的厲害,學會保護自己。但清潔工人卻是躲也躲不開,需要默默承擔善後工作。8月11日, 警方於葵芳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站內毒煙瀰漫,難以飄 散。前線清潔工僅配備普通口罩,港鐵竟指示她們清理催 淚煙殘留物。8月25日傍晚,警方於楊屋道附近不斷發射催 淚彈,食環署竟要求楊屋道街市的清潔工繼續清潔,而且同樣僅配備普通口罩。

催淚氣體對身體的傷害,坊間已有不少醫學專家詳細 解釋。無論是短時間接觸高劑量還是長時間接觸低劑量的 催淚氣體,都會對身體造成長期損害。尤其是清潔工人多為長者,其中不乏呼吸系統病患。要求缺乏培訓及裝備的 清潔工人,清理催淚氣體殘留物,明顯違反《職業安全及健 康條例》。至今食環外判清潔工清理催淚煙殘留物時,依然 沒有完整裝備及培訓,連膠手套及N95口罩也欠奉。政府 宣傳片叫人「珍惜香港這個家」,片段捕捉不少基層工人的 身影,但政府是否真的珍惜香港的基層工人呢? 

放大搜查權力,恐嚇保安開門

近月警民衝突散落社區,警察不時進入商場及屋苑搜捕示威者,前線保安 員往往成為磨心。8月2日,警方闖入沙田私人屋苑雅景臺截查居民,期間有 保安開門給警員進入,引起住客不滿。事後保安公司致歉,涉事保安員暫時停 職。10月7日,大批警察在馬鞍山新港城門外試圖闖入商場,幾名保安員一度 攔阻,未幾即被警察強行推門進入。保安員的表現受市民讚賞,但事後涉事的 物業管理職員及保安,卻以「阻差辦公」罪名被警方拘捕。

類似事情不斷發生,保安員開 門會被居民投訴,隨時被公司停職 甚至解僱;不開門則面對被拘捕的 風險,一旦被起訴並且罪成,將會 被取消保安牌照。其實,如果前線 保安依從法例及公司指引行事,理 應沒有問題。但現實上,警方卻無 視既有案例放大自身權力,聲稱只 要查案,無須搜查令即可強闖私人 地方。與此同時,公司也未必有提 供清晰的指引予保安員,面對居民 及警方的雙方壓力,隨時選擇犧牲 前線同事,棄卒保帥。

妄顧公眾安全,催淚彈照射巴士

警察濫射催淚彈,不只示威者受罪。行走市區路線的巴士司機,也經常被波及。10月27日,警方無 視公眾安全,在旺角近亞皆老街不斷發射催淚彈,結果有催淚彈射向滿載乘客的905號巴士,催淚煙滲 入車廂,乘客緊急疏散。涉事車長不適,需要義務救護員急救及送院治理。警方經常宣稱要「執法」驅 散人群,但即使要驅散人群,也不可能(?)妄顧公眾安全,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甚至在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 說到底,警方的做法,是將打擊示威者的迫切性,置於市民人身安全之上。

此外,9月14日在樂華邨巴士總站,有便衣警察在九巴車長要求下拒絕出示委任證,更一度表示會 控告涉事車長「阻差辦工」。根據第230A章《公共巴士服務條例》,巴士車長有責任維持乘客安全。便衣 警察執勤時出示委任證,本來是天經地義。車長要求出示委任證,反遭恐嚇「阻差辦工」,說明前線警 員在政府縱容下,已經變得無法無天。此外,警方必須在合理懷疑的情況下,才能上車截查巴士乘客, 但過去幾個月警方截查巴士乘客,已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警方沒有明確需要拘捕的對象,卻可以隨便 上車截查身份証。種種濫權情況,直接置市民及車長於「白色恐怖」之中。

《工盟團結報#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