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的辛酸系列】 家庭撐工友,工友撐工會

撰文:黃筱媛
編輯:陳昭偉

才仔入行十六年,甫入行就被「踢入」工會。為什麼要入工會?才仔說,遇到什麼麻煩,都可以找工會出頭,工會代為反映意見,總比自己跟公司談容易得多。大多數客人很體諒他們辛勞,每到一站只停留數分鐘就要搬好貨,但有機會遇上麻煩客人留難,向公司投訴,公司大都不會了解到底誰是誰非,馬上就發警告信,惟有在工會介入,才會了解情況,給他們一個公道。兩年前,他曾因為送貨期間言語上與餐廳老闆娘生了誤會,被投訴,可惜在工會來不及介入前,已收到公司的警告信。

 
忍無可忍,團結反擊
雖然如此,才仔仍然十分相信工會的力量。「星期一工會已知會我們,星期三(即罷工首日,3/10)將和公司談判」所以他們一早回來,把貨物運上車後,就等待工會代表早上談判,誰不知公司不同意工會的條件,他們即使響應號召,開始罷工。「早就談判過幾轉,但公司仍然一意孤行,我們才走到這一步。」太古飲料車隊的跟車工人,早上全都聚集在廠內跟單「執水」,因公司不肯增聘倉務部人手,營運部跟車工人要額外提早工作,把貨物點算搬上車,俗稱「執水」。他們形容,「執水」場面墟冚,幾百個人像打架一樣爭着搶貨。雖然如此,他們以兄弟相稱,同撈同煲,感情如同家人一樣好,消息聯絡自然迅速。對於工會與公司的談判,他們都相當了解。「有些要求一定要講,食下食下就會食埋身。」這次罷工,其中一條導火線,就是公司試圖偷偷摸摸把沙頭角線的工作外判。這不是太古飲料第一次試圖外判工作,以前想把機場線外判,最終亦是因為工業行動才罷休。
 
超長工時、無償加班的辛酸
問才仔怎麼看這次談判,他坦言已打算通宵留守。原來他家住深圳布吉,來回車程很長。才仔每天凌晨三點半起床,六點就回來執貨,每天工作十幾小時,回家只能吃碗飯,替女兒的手冊簽個名,便上床睡覺。公司「白皮書」(即長工的員工手冊)寫明,上班時間每天早上8點,才仔卻因為公司,額外無償加班,犧牲家庭生活。這是他的第二段婚姻,第一任太太因為才仔工時長而離異,把十五歲的大兒子帶到英國去。現任妻子與他育有十一歲的女兒,一家每天深港兩邊走,太太在上水工廠上夜班,十一歲的女兒在香港讀書,每天他們輪流看女兒,老婆上夜班,他拼命工作只為早些回家陪女兒,擔心她怕黑。才仔說,這次留守,跟太太通個電話,她就請了假留在家看顧孩子。
才仔說最誇張一次,是連續工作十八小時,太太早勸他別捱得太辛苦,心痛他工傷,捱到斷手指骨。幸得太太體諒,家人的支持,是才仔最強大的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