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這樣站著入睡】 -李旺陽逝世七周年詩歌晚會

「我就那樣站著入睡」-工人詩人許立志,自殺富士康工人

七年之前,李旺陽「被自殺」,在窗邊的他,就那樣「站著入睡」。那個身影,我們還未能忘記。

三十年,自由的廣場上,孕育了不屈的學生,也孕育了不屈的工人。五月十九日,中共宣布戒嚴那天,北京工人宣布成立工自聯,並向全國工人宣布:北京工人已經組織起來了!

「工人來了」,帶著旗幟,掃掉猶疑,他們加入了學生,搭起了指揮台。工自聯的成立,啟發了全國各地的工人倣效,無須首都工自聯指揮,各地工人已成立工會。電光火石之間,學生運動正擴大為全民運動。全國也就成為了廣場,李旺陽當年受此啟發,成立了邵陽工自聯。

坦克輾碎了抗爭者的身驅,同時輾碎了爭取民主的工會夢。專制政權與資本駢進,發展的快車輾壓而過,代價是工人的血汗。

工自聯,一個未竟之夢。2012年,正當李旺陽向香港媒體喊出「砍頭也不回頭」,許立志正站在富士康的流水式生產線上,融入了工廠的運作,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廣場上「工人來了」的旗幟,曾經為民眾帶來希望。許立志的時代沒有這樣的旗幟,他如此寫道:

| 車間,流水線,機台,上崗證,加班,薪水
| 我被它們治得服服貼貼
| 我不會吶喊,不會反抗

許立志在2014年9月,墮樓自殺,留下的詩歌,是他最後的吶喊。

冤魂從未離去。六月六日是李旺陽的死忌,我們從未忘記。這晚,我們用詩歌,來念記這群無名的人。

演出單位:
黃衍仁 x 劉子斌|金佩瑋|郭達年Lenny x June x 陳清華

▌2019年6月6日
▌19:30 - 21:30
▌尖沙咀文化中心百步梯

場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