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將武漢肺炎列為職業病」 聯合新聞稿

記招發布會Facebook 直播)

工業傷亡權益會

目前,因工作感染新型肺炎的打工仔數字不斷增加,但是,他們可得到的保障卻不甚明確。參考衛生署及報章,詳細考查所有有工作資料之確診者,本會發現當中約70名確診者很大機會是在工 作期間受感染。確診者來自十多個不同行業,包括外傭 、空中服務員 、導遊、司機 、收銀員、 美容師 、辦公室文員 、酒吧服務員、餐廳服務員、健身教練、機場地勤 、清潔工、醫護、表演 工作者。

如果不納入職業病,而根據《僱員補償條例》追討,恐怕會出現很多爭拗,也難以解讀條例中第 36條因工作意外而引致受傷或死亡這一點,因為患病並不代表發生過意外。最終如僱主不承認責任,而僱員如要追討賠償,很可能需要進入冗長的法律程序。如僱員無法申請法律援助,變相承擔風險,又或面對壓力和困擾,最終或許會自動放棄追討。

在打工仔苦不堪言之際,多個團體、醫生等要求聽聞政府終於準備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範圍, 然而,政府一直只說要考慮多方面的因素和『做緊野』。事情最終又會不會重蹈沙士的覆轍?面對著行業跨度如此廣的案例,希望政府不要再如沙士納入職業病那般,僅指定幾個行業受保障, 本會認為,所有有機會接觸確診者的行業都應該受到保障。個案詳考和列表請參考附件。

至於其他國家情況,至今也有部分國家把新型肺炎納入職業病範圍。根據資料顯示,比利時、馬 來西亞、意大利、德國、南非及加拿大均已把新型肺炎納入職業病範圍,當中德國意大利及馬來 西亞沒有指明職業,其他多數適用於醫護人員。韓國雖然暫未列明職業病,但政府大幅簡化有關 因工感染型肺肺炎之申索程序。台灣法例的定義無需指定某類職業病,只要是從事醫療業務執行 職務期間感染傳染病就獲得保障。

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

​我們作為醫護行業的工會,絕對認同​2019 ​冠狀病毒病肺炎必須立法為職業病。

現在,我們先介紹職業病法例知識及對近年和醫護行業最相關的職業病:​SARS

  1.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定義,職業病是指已被認定為與工作時暴露於物理、化學、生物或精神因素有明確或強烈關係的疾病,而這些環境因素是明顯的致病成因。

  2. 根據香港的​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及​​僱員補償條例​須予呈報的職業病有​51​種,而由生物性危害引起的職業病例​,​其中​12​種​(​由病原體、細菌或病毒引起​)。​按照僱員補償條例​,​適用範圍並因該工作的性質引致患上僱員補償條例指明的職業病,僱員便可獲得與意外工傷同樣 的補償。

  3. 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509​章​)​及其附屬規例,也要求僱主對員工履行一般責任 ,防止員工患上職業病。

  4. 2003​年沙士疫症​-歷史回顧:

  • 全港共有​1755​人受到感染

  • 當中包括​386​名醫護人員

  • 死亡人數達到​299​人

  • 其中​6​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不幸殉職

  • 受感染醫護人員數目佔受感染總人數​ 22%。

  • 2005​年​2​月​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SARS)​納為職業病。

立法會於​2005​年​2​月通過修訂僱員補償條例​,​並且認為政府及醫管局在這次事件上應該汲取教訓, 並且提出建議​:

  • 改善院內的通風及隔離設施
  • 制定更完善的感染控制措施
  • 提供足夠的防護裝備給予所有員工

同時針對醫護人員的職業健康,修訂僱員補償條例將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列為職業病,以致從事相關工作的高風險僱員,例如醫護人員、實驗室工作員等,一旦在受僱期間因為工作而染上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可免卻自行證明因工作性質而致病,加快申請索償的程序。

醫管局員工陣線

武漢肺炎是是由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SARS-CoV-2)所引發的全球大流行疫情。疫情在2019年冬首次爆發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湖北省武漢市,隨後在2020年初迅速擴散至全球多國。截至2020年4月18日,全球已有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報告超過210萬名確診病例,導致超過14萬名患者死亡。

與SARS「沙士」一樣,病毒可透過飛沫傳播、接觸性傳染、動物接觸等多種途徑傳播。武漢肺炎 常見症狀包括發燒、咳嗽以及呼吸急促等。然而部分個案只會呈現輕微症狀,只有部分會發展成為病毒性肺炎以及多器官衰竭的重症個案。病毒潛伏期為1-14天,但少數患者潛伏期則長達19天至24天。

武漢肺炎的傳染力強,病毒傳播能力不亞於SARS病毒,就流行病學的基本傳染數而言,多方估 測的R0 指數從1.4-6.4不等,即一個感染者平均傳染病毒給多於一人。病毒可快速從社區散播, 迅速蔓延。根據港大與廣東疾控中心合作為18位珠海武漢肺炎患者進行持續的病毒量測試,發現 他們喉嚨和鼻腔的病毒量,平均在病發後0至2日內就達至頂峯,意味在病發初期,武肺病毒已具 有極高傳染力,沙士則一般要到病發後第10日才達頂峯。

綜合多個研究的統計數字,武漢肺炎的潛伏期(由被感染至病發)平均約為5至6日,而病人的傳染間隔(由被感染至傳染給另一人),一般相隔4至7日。倫敦帝國學院的學者2月初刊登在醫學 期刊《刺針》的文章表示,比較此兩個數字以及相關的病毒量數據,感染武肺病毒的病人一般在 病發前約一至兩天,已有能力傳染他人,變相形成一段隱形傳播期(無病徵但具傳染力)。《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研究亦發現,無病徵感染者的病毒量與已發病的患者相若,顯示患者病發前 很可能已有一定傳染力。但沙士當年全球約8,000個病例中,卻幾乎找不到無病徵感染者的個案,病發前傳染他人的可能性極低。

由於社區及醫院內而對眾多病人及隱形患者,醫護人員在每日的工作中需要面對不同的威脅,在處理病人的眾多程序中可能會因未有足夠防備而受到感染。例如在三月底,一名於機場執勤的衞生署醫生在替入境人士檢疫時染病。據報道,該醫生主要負責為無病徵人士解答問題及簽署檢疫文件,有可能在其間因未有穿上足夠防護裝備而與隱形確診者接觸而感染。醫護人員每日亦需替 大量不同病人進行檢查及治療,對於隱形患者,有時侯難以追查感染源頭,甚至舉證因工作原因 或在工作期間感染武漢肺炎。

在社區中,我們亦可看到不同的例子各行業的僱員於工作時受到感染。例如較早前確診的機艙服務員、蘭桂坊Insomnia酒吧及樂隊群組中的酒吧職員及表演樂隊,尖沙嘴美容院的美容師懷疑是替受感染者進行面部美容而染疫等。面對如此疫情,本會認為政府必需盡快將武漢肺炎納入職業 病範圍,使醫護人員及社會各界的從業員,在有機會接觸感染者的情況下受到更確實的保障。

香港職工會聯盟

自今年1月底爆發疫症以來,至今已經歷近三個月,但勞工處仍然未有行動將武漢肺炎納入法定 職業病,甚至日前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中,只繼續表示「密切留意」和「需要諮詢」,反映當局完全沒有承擔、敷衍失責。

各種專家意見早已指出,武漢肺炎傳播力極強,比沙士更易傳染,容易造成社區散播。因此,除 了醫護行業之外,很多從事不同職業及行業的僱員,同樣人人自危。從現時確診僱員的類別可見 ,分佈於餐飲員工、司機、家傭及空中服務員等,均面對不同程度感染風險,所以在修訂法例時 ,不宜只列出狹窄的行業或工種,應該擴展至任何涉及接觸患者或病原體的職業。

我們取得的數據亦發現,在確診僱員當中,大部份僱主都沒有採取主動和合作態度,以進行工傷 程序處理。就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進行的查詢,勞工處回覆資料顯示,75宗懷疑因工感染武漢 肺炎個案之中,只有12宗個案僱主有主動呈報,但當中有多達10宗個案,僱主亦未有明確表示承 擔工傷賠償責任。這個數字明顯嚴重偏低,因為武漢肺炎至今未列作職業病,可能令僱主產生錯 覺,以為無須為此負上責任。

兩個星期內(由4月3日至16日),我們四個團體發起了聯署,爭取將武漢肺炎納入法定職業病。 來自不同行業或機構的工會、社區及民間團體,合共90個組織參與了聯署,反映訴求在民間社會 取得廣泛支持。我們亦會在記者會之後,進一步發動網上個人聯署,面對這個關乎人命仍然無動 於衷的政府,我們唯有透過每一位市民的共同參與,合力迫使政府盡快修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