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面世
工人、樂隊對談港人辛酸

撰文:吳智健、李昕君、孫詩韻

 

職工盟與周博賢及七支獨立樂隊合作,推出了一張工運唱片《野火WildFires》。唱片共有十二首歌曲,當中論盡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資本主義物化等議題。歌曲現已派台,在節目《叱咤903》、《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等,均能找到歌曲蹤影。
此外,職工盟亦會於八月十六日舉行《野火音樂會WildFires Live》。內容包括:樂隊演唱《野火》內容、工友分享,及嘉賓重D音和 Boyz’ Reborn 表演。

 

 

工運唱片《野火Wild Fires》共有十二首歌曲,每首背後亦代表著一位工人的故事。早前派台的《辛酸》為其中一首主打歌,主要講述點心師傅四眼妹因長工時而失去了家庭生活的問題。今期工盟報邀請了《辛酸》的主唱 ── 獨立樂隊MUSZE及四眼妹接受訪問,談談這次的合作。MUSZE由兩位公共屋邨長大的90後青年組成,希望透過音樂記錄這年代的社會故事。

 

MUSZE主音阿權、結他手阿史、職工盟教育幹事何偉航、點心師傅四眼妹。


香港打工仔無生活
MUSZE隊員坦言歌詞乍看像情歌,最初並未有令他們有太大感受。可是,親身接觸四眼妹改變了他們的想法。四眼妹在酒樓工作,每天天未光便要起床上班,天黑才能下班回家。她的子女在沒有父母的陪伴及教導下,成績均不太理想。四眼妹的兒子甚至拒絕報考大學,希望放棄學業。他開始四處尋找工作,為的便是替母親分擔經濟壓力。「佢明明好細粒,仲話要為咗賺錢加入建造業,聽得我很心痛。」樂隊MUSZE亦想起自己的父母。結他手阿史分享,他的父親為了生活,每天凌晨五時起床駕駛旅遊巴。這對於上了年紀的父親來說,確實是辛苦得很。


「香港人在街上唔係行,係跑㗎。」人們生活節奏十分急促,為了三餐,犧牲了娛樂休閒的時間。MUSZE主音阿權憶述自己過往的工作經驗,曾經試過每天工作長達十三至十四小時。當時她於小商店擔任售貨員,一直追趕工作,失去了生活。《辛酸》這一首歌唱的不只是四眼妹的故事,更是每一位打工仔女背後的辛酸。


代代做樓奴
被問及拍攝MV的趣事時,阿權便提到躺在地上的一幕。MV在四眼妹家中取景,那是一個舊式屋邨。當時,四眼妹坐在沙發上、她的兒子坐在書桌前做家課、MUSZE兩人則躺在地上唱歌及彈結他。舊式屋邨的房子不大,在那狹窄的空間,他們每人都不能有絲毫的動彈,拍得手腳都僵硬了。「我初到香港時,看見這麼小的房子也感到很驚訝。」四眼妹道。阿史也笑言:「我們這一代人二十五歲起開始供樓,六十歲亦未必供得完。排不到公屋,只好租一世樓。下一代再為供樓而勞碌,真可謂『薪火相傳』了。」在香港每代人均須為供樓奔波。努力一輩子,最後亦未必能夠有一個舒適的居所。


以音樂喚起年輕人關注
「從前,香港也有《半斤八両》唱出基層聲音。可是,現在的年輕人好像愈來愈少關注工人的權益了。」四眼妹慨嘆。其實,現今不乏關心社會的年輕人。特別是在雨傘運動後,許多九十後也站出來為社會發聲。阿史回應道:「但是,工人的狀況卻是較少年輕人關注的議題。例如,年輕人會知道發生過國泰工潮,卻未必了解空中服務員的訴求及苦況。機艙位置狹窄、時有氣流,職業安全正正是一個常被大眾忽略的問題。」MUSZE和四眼妹也希望將來工運音樂不再是小眾的音樂,社會上能有更多市民關心工人問題。盼音樂能細水長流,慢慢的為社會帶來轉變。樂隊MUSZE未來亦會創作更多貼近社會議題的作品,例如警民關係緊張、校園暴力等,以喚起大眾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