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盟團結報》第116期大標題
豬:左閃右避 狼:無影無踪
冇承諾,勞工基層啃唔落!

 特首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但近日報導除了唐英年僭建及梁振英西九比賽漏報外,對各參選人的政綱,特別是勞工社福政綱卻較少提及。職工盟聯同多個勞工團體及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於2月10日合辦了「特首參選人勞工政策論壇」,邀請三位參選人:唐英年、何俊仁及梁振英出席與基層工人及市民對話。豈料梁振英在論壇前忽然以「未能與其他參選人同台辯論」為由缺席,完全不尊重基層勞工及市民。我們對梁振英的態度表示遺憾。

 

當天有超過200人出席論壇。何俊仁的回應較簡單直接,支持多項勞工政策,例如標準工時、集體談判及最低工資年檢等。可惜他沒有足夠的小圈子選票,根本沒有可能當選。相反唐英年一直閃爍其辭,對大部份的議題都沒有明確答覆,顯然是顧慮若承諾任何勞工保障,必然會惹來商界的不滿。難怪台下參加者大打「交叉」手勢表示「唔收貨」。

 

以下我們節錄了兩位參選人對不同政策的回應,而梁振英的部份則節錄自其政綱及近日報導。



唐英年

標準工時
「會組織一個適當的機制讓僱主僱員對話,透過討論解決。這個問題是不容易解決,例如如何保持生產力同時給打工仔適當休息。」(唐英年後來公佈勞工政綱,表示會成立委員會,加緊與僱主、僱員及各界磋商,並參考世界各地的經驗,在推行標準工時問題上尋求實質進展。)

集體談判
「公務員已有一個有效的溝通機制,薪酬及制度改變都與員工溝通。最重要是勞資同心合力。應否立法呢?不是我可以隨便答應的問題,要有充分溝通。我不想開空頭支票。」

最低工資年檢
「最低工資只實施了八九個月,沒有足夠數據。所以不應在今年5月檢討,應在2013年5月檢討。」

零散工保障
「是適當時間檢討「4118」。知道有僱主用「4118」迫使員工沒有應有假期及福利。今年第二季會有數據,所以7月1日履新後會即時檢。」

全民退休保障
為資產不超過18.6 萬元、入息不超過3700 元的長者發放每月3,000 元長者退休津貼(政綱)

社區照顧
「社區內應該有多一些託兒服務。15年免費教育實施全日制亦可幫助在職婦女。」

取消功能組別
「會盡快制訂諮詢文件。修改選舉辦法是要人大常委會、行政長者及立法會參與。要通過政制五步曲。」

簡評:

雖然唐英年在勞工政綱中提到會將法定假期增加至17天,以及將產假增至12周,但面對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這些重大議題,仍然是帶我們遊花園。另外,在退休保障上,他建議透過經濟審查給予部份長者退休津貼,具體實施時會否再出現如長者綜援的問題,令人憂慮。

 

====================================================================================== 

何俊仁

標準工時
「會全力爭取工人合理權益,其中一個是標準工時。44小時是合適的,最高是60小時。標準工時外老闆要補水,譬如1.5倍。較特別的情況可以豁免。」

集體談判
「支持恢復集體談判權。1997年立法會曾通過法例,可惜之後臨立會廢法。集體談判不是洪水猛獸。只是要求有一定規模的公司要與工會對談,有溝通才可以化解勞工糾紛。」

最低工資年檢
「立法時民主黨已堅持要一年一檢。現時通脹高企,數據應該在實施六個月後收集,然後每年檢討一次。最低工資應該因應物價,有一個合理調整。」

零散工保障
「418是剝奪員工應有權益,要廢除,員工的保障應該按服務時間及年期按比例給予,資方是可以承擔。最令人反感是有無良僱主迫人自僱。」

全民退休保障
「一定支持全民退保。每個人退休應該有平等權利(拿取退休金)。對於家務工,我認為將某些人摒除在外是不公平。每個市民無論做甚麼工,甚至家庭主婦都應該有。」

社區照顧
「社區照顧是很需要,因為很多父母都要工作。現在政府剝削社區褓母,收入比最低工資還少。政府不是沒有錢。所以社區褓母服務規模要擴大,亦要有足夠的資助。」

取消功能組別
「如果2010年不接受政府方案,不等如有雙普選,將會原地踏步。我們已盡最大努力。但今天我們要爭取的是2017年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及2020立法會普選,這目標我們會與大家繼續努力。」

簡評:

何俊仁的政網與勞工及基層的期望較為配合,當然其政綱仍有待具體化。不過,就算他的政綱如何得到市民的支持,但沒有得到北京及商界的「祝福」,根本沒有可能當選特首。因此何的政綱與唐梁的政綱對比,正正突出了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參選人的政綱只要討好1200名選委,而非700萬的香港市民。

 

 ======================================================================================

 梁振英

標準工時
持開明的態度,並希望研究勞動力對供求的影響。設立標準工時要吸取最低工資的經驗,先評估對勞動力市場和整體經濟的影響,未有具體時間表。(大公報1月21日)

集體談判
若果工人的談判權受影響,政府和社會必須介入,承諾未來會研究集體談判權。(大公報1月21日)

最低工資年檢
沒有提及

保障零散工
沒有提及

全民退保
經簡單的入息及資產申報後,為有需要長者每月提供約雙倍的津貼。現行的高齡津貼計劃不變。另考慮長者綜援及生果金合併,探討入息及資產申報以個人為計算單位的可行性。(政綱)

社區照顧
加強對婦女的支援,例如為雙職家庭提供全日制幼兒服務,課餘托管服務等。為長期照顧家庭的婦女提供社區支援網絡及服務,包括擴大長者家居照顧服務和托兒服務等。(政綱)

取消功能組別
就2020年普選立法會的具體辦法展開討論。(政綱)

簡評:
梁振英一向強調自己關注基層,主張立法最低工資等。但他由參選至今,完全沒有表示過支持最低工資一年一檢。在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上,梁的答覆都是極度含糊,與其最初為基層發聲的形象大相徑庭,明顯是擔心商界選委不支持。另外要特別注意,梁振英一直沒有勞工政綱。究竟他有多大程度關顧勞工基層,實在令人懷疑。

 

 ======================================================================================

評論:豬狼不敢得罪大商家 採拖字訣圖蒙混過關

觀乎唐英年及梁振英就各項勞工政策的回應,例如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都只是表示研究、商討,卻沒有具體的時間表。不禁令人懷疑唐梁二人現在不過是採取「拖字訣」,虛應打工仔女的訴求。一旦「皇袍加身」後就將勞工議題拋諸腦後。因此,我們絕對不能讓唐梁「蒙混過關」,我們要藉特首選舉迫他們從速立法標準工時、集體談判,確保最低工資每年一檢等等。

另外,唐梁不敢提出實際承諾,很大原因是在小圈子選舉中,大部份選委都是來自商界,基層市民卻手中無票。而他們對政制改革的態度,明顯是想保留不民主的功能組別,讓其千秋萬代。因此,要真正可以爭取到勞工權益,必須廢除小圈子選舉,爭取一人一票普選特首。只有民主政制才可保證基層工人及市民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