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盟團結報》第115期
阿棠(飲品廠運輸司機)訪問

阿棠底薪只有約五至六千元,全賴近兩年公司生意不俗,連佣金每月總收入可達18,000元。他與太太及一歲的兒子居住於天水圍,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阿棠是停售居屋前最後一批受惠者,加上現時利息較低,故每月只需花三分之一的收入供樓,較一般私樓業主輕鬆。但由於供款是浮息制,假如未來息口上升,供樓壓力自然大增。
 
阿棠覺得現時通脹最大的影響始終是食物方面:「譬如太太買餸,每日都要八九十元,現在買一斤菜最平也要12元。以前只是要五六十元,每餐貴了起碼二十元。還有買給小朋友的零食,最近都貴了很多。而且天水圍的店舖較少,價錢比元朗還貴。」每天上班前阿棠吃的早餐,最近已經加至近30元。加上交通費等,每月外出工作開支近二千元。
 
不過最讓阿棠關心,還是兒子的教育開支。他說現時兒子還小,奶粉和尿片支出有限,每月大約二千元左右就可以。但兩三年後兒子要進幼稚園,開銷將加大很多:「雖然有學券,但仍然不夠交學費,而且還有書簿校服等學雜費。希望政府可以資助多些,減輕我們的壓力。」
 
除此以外,阿棠的收入還需支付保險、供養長輩、交水電煤等雜費。饒是一家節儉,每月下來只能儲到千多元作為兒子將來的教育基金。
 
阿棠的工會正爭取來年加薪。由於以往員工底薪及佣金偏低,工會要求底薪連佣金加百分之八至九。勞資雙方還在拉鋸的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