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盟團結報》第113期大標題
戰鼓再起:爭取立法規管工時已揭開戰幔

最低工資成功實施,下一步目標將轉向規管工時。曾蔭權在去年的施政報告承諾研究規管工時,並於任內完成報告。另外,明年為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各候選人必然要回應此議題,所以現在開展規管工時倡議運動正合時機。
 
奉旨加班?基層白領同受苦
 
香港的長工時在世界上數一數二,2009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在全球73個城市中,香港工時排名第三長,僅次於首爾及開羅。而根據統計處的調查,2010年有279,400人每周工作超過60小時,佔整僱員總數達一成。主要集中於保安、飲食及零售。可見基層工人不單受低工資之痛,更受長工時之苦。但其實不少白領亦要面對長時間的無償加班,每天同樣要工作12小時甚至更長。
 
上一代打工仔女在工廠,每天有固定工時,加班多數會有補水。但時移勢易,工廠北移後,「加班補水」的做法漸漸消失,「無償加班」反而變為常態。根據2009年統計處調查,超過七成工人需要加班,其中一半每周最少加班6小時,近14%更要加班12小時。需要加班的工人竟達七成,且是無償加班!
 
規管工時刻不容緩
長工時對打工仔女家庭及健康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中大社工系的一項調查指,超過一半受訪者認為長工時影響家庭生活,無法完成家務及與家人相處。家庭關係不和諧長遠只會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健康方面,外國有研究指,每天工作11小時,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高於正常人67%。而工時長致休息不足,輕則容易生病及工傷,重則甚至會過勞死。過去幾年已經有多名工友因長工時,在工作崗位暴斃,令人心酸。
 
討論合理工時方案,平衡工作與家庭
 
香港應該有一個怎樣的工時法例?相信不少人都會贊成規管工時的方向,但對於具體的內容,則不同行業可能會有不同的訴求,譬如有些行業現時需要連續工作24小時,或服務行業有旺淡季分別等(見另文)。我們必須凝聚共識,建立一套合理的工時標準,就像各工會團結一致爭取最低工資時薪不低於33元一樣。假如工會及工人間未能共識一個方案的話,就很容易被政府及商界分化、打散。
因此,職工盟勞委會向各屬會發問卷,初步了解各屬會對工時方案的意向。共有22個工會交回問卷,結果如下:

 

 
 
 
 
 
 
 
 
 
 
會員大會敲定規管工時方案
 
職工盟將於8月21日舉行特別會員大會,討論規管工時方案。期望大家可以踴躍發表意見,令你們所屬的工會理事可以代表你們在會員大會作出合理的決定。
 
外國工時立法係點樣?
 
國家
新加坡
台灣
日本
南韓
中國
標準工時(周)
44小時
每兩週84小時
40小時
40小時
40小時
加班補水
1.5倍
首兩小時1.33倍;其後兩小時1.66倍;再其後2倍
沒有全國規定
1.5倍
平日1.5倍、休息日2倍、法定假日3倍
工時上限(日)
12小時
加班不得超過3小時
沒有全國規定
不適用
11小時
工時上限(周)
61小時
每月加班不得超過46小時
沒有全國規定
52小時
48小時
 
職工盟爭取規管工時日程
 
日期
事件
2011年
8月21日
職工盟會員大會討論工時方案
10月
政府施政報告交代工時研究進展
2012年
3月
行政長官選舉
6月
政府提交工時研究報告限期
9月
立法會選舉
 
 
 

 
安老院照顧員工時長、「假落場」
 
社區院舍及照顧員總工會主席張惠蓮指出,私院照顧員每天工時起碼12小時,兩更制朝七晚七。全程都是體力勞動的工作,包括為院友轉身、扶抱,尚要做沖涼及換尿片等厭惡性工作。所以很多新入行的人,只做幾天就嫌太辛苦辭職不幹了。
 
但更令人憤慨的是,不少私院僱主還要極盡削剝。惠蓮慨嘆:「宜家仲要有『假落場』,話比照顧員3小時落場時間,但其實仍然要做野。」由於人手不足,晚間更要由一名照顧員照顧近60名長者。「試過有D情況,個照顧員做完12個鐘再踩12個鐘,足足24個鐘,你話點頂?」
 
 
巴士司機工時長慘過賣血,簡直係嘔血!
超哥,陳志超,每日工作12-13小時,他說:「無辦法,屋企有三個貴利佬」,其實超哥育有三個兒女,由於合約制下超哥很多福利也較差,底薪只有八
、九千元,一定要做更長的工時才夠家庭的開銷。超哥慨歎長工時對家庭影響很大,回家吃完飯就是時間睡覺,根本沒時陪伴子女和看功課,就算放假也因為平日太累,整天都需要睡覺休息。
超哥認為巴士司機壓力很大,又要兼顧路面與乘客,充份的休息十分重要。他也贊成要規管工時,特別是要規定兩更當中要有充份的休息時間,避免「追更」的情況出現。而且,運輸行業中一些自僱人士,如非專利小巴和的士,運輸署亦需要就工時作出監管。
 
 
家長工時長 兒童欠關懷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 組織幹事林敏華
 
「家長為了維繫家庭,都要外出工作,但是工資實在與付出不對等,不夠開支,於是唯有『搏命做』,工時很長很長,結果無時間與子女相處,家人的關係反而變得越疏離。」林敏華道出了不少家長的無奈,與不公平的社會環境對一個家庭的惡性循環。
 
她續說:「很多家長放工都已經很晚,而且做了一整天,人很累、很煩躁,往往希望子女可以幫忙家務,起碼可以顧好自己,偶然碰到子女未有完成家務,就好容易有磨擦。」
這種情況在單親家庭更顯嚴重

,有些單親媽媽其實很想自力更新,如果子女已升讀高小或初中,就會外出工作。但是這段時間往往是青少年重要的成長階段,溝通特別需要耐性。不過工時太長,兩代之間缺少時間互相了解,於是話越來越少,變成只有指示和回應指示,最可憐的是有些孩子會不明白,甚至會覺得母親只顧賺錢,不關心自己。
 
聯席認為必需要改變現時勞動與回報不對等的問題,並贊成要規管工時,方能滿足家庭的基本需要,加上全面的住屋和醫療社會配套,才可以保障兒童的健康成長和發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