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內的亂世情侶

  2019年3月20日晚上,內地關注湖南塵肺病工人權益的網上媒體《新生代》的編輯危志立(小危),於前往父母廣州住處時,被埋伏的深圳市公安拘捕。公安又闖入他父母的住所搜證,之後便帶走了小危。小危的妻子  內地女權人士鄭楚然(大兔),於3月25日在Facebook發文尋找丈夫的下落,希望關注中國社會運動的人士可以協助她向派出所施壓,令公眾開始關注她與小危的故事,一段在高牆下的動人抗爭。

  小危的家境清貧,父親於不同行業打工,母親則於碼頭從事文職工作30年。雖然家境不好,但他的父母仍然會替小危買書,讓他從書中接觸到不同的知識和世界。大兔的家庭雖然也不富裕,但仍算是勉強小康,兩人成長的背景並不相同。

  小危自小就在碼頭長大,見證著碼頭工人付出了勞力和健康來換取微薄的工資,因此對工人的困苦有深厚的認識。對大兔而言,他也是工人議題的啓蒙,他會每天跟大兔討論不同行業工人身處的苦況,認識到工人的困境不是由於他們懶惰而造成,而是因為社會結構的不公義,令貧富差距擴大而引致。

  小危在20歲時接觸到塵肺病這個絕症,當他知道染上塵肺病的工人每天只能無助地等待死亡時,他就開始參與其他大學學者針對塵肺病工人的研究工作,又在畢業後到中心從事工人服務工作。小危與大兔,一對在外人眼中一身俠氣的情侶,就在追求公義和公平的道路上互相勉勵,一點一滴為受剝削的工人、婦女發聲,為他們追求公義。即使小危工作的中心在不久後被迫關閉,小危仍然堅持爭取公義,登揮自己就讀新聞系的長處,參與媒體《新生代》的編輯工作,持續關注湖南塵肺工人權益。

  自2019年1月,《新生代》主編楊鄭君(包子)被捕時,大兔就擔心小危的安全,也有想過勸他暫停一下工作,但是看見湖南塵肺工人不釋千里迢迢來到深圳維權,看到他們和家人被打壓的消息,她也不忍心叫自己的丈夫停止幫助他們。其實小危自己也害怕,但也只能與妻子互相激勵,硬著頭皮走下去。

  3月20日晚小危與另一名編輯柯成兵被捕後,大兔就一直與律師尋找他們的下落,慶幸律師之後到查到他們被關押在深圳第二看守所。

  小危、包子和柯成兵,三個帶著真心為工人服務、爭取公義的年輕人,在中國的高壓管治下,承受牢獄之苦,而一對互相勉勵的愛人,也被迫承受離別之苦。高牆内的俠侶,表面看來義無反顧,但實際上也與一般人一樣,充滿著對戀人安危的擔憂,和對別離的不捨。他們對追求公義的堅持,也因此更有人性,更令人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