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職工會聯盟 回應政府外判改革方案意見書

  一直以來,政府外判不同部門的基層工種,不但壓低了員工的薪酬待遇,而且不斷被揭發嚴重剝削,甚至引致集體勞資糾紛。去年爆發的海麗罷工,引起社會廣泛回響,改革政府外判制度的聲音,開始得到普遍市民支持。2018年4月,「香港職工會聯盟」聯同屬會「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及「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曾經向政府當局提出一系列改革政府外判制度的建議。2018年10月,政府針對為人垢病多年的外判問題,公佈一系列改革措施。我們欣見政府落實個別建議,但在不少問題上,政府的改革措施依然未能充份保障政府外判基層員工,以下將會逐項說明。我們重申,改善政府外判制度只是治標之策,只有逐步縮減外判,尤其是將恆常需要及非技術工種的服務改為直接聘用,才是治本之舉。

 

  1. 訂立生活工資

根據多個工會及團體的調查,政府外判合約中的非技術員工約80-85%只是領取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人工,相對於2017年行業平均工資,一般清潔工9,043元、廁所清潔工9,845元、及保安(三更制)10,024元分別少5%、13%及15%,但政府外判工人卻往往工作更為辛苦、人流量大,部份包括大量的戶外工作,「好天曬落雨淋」;待遇偏偏卻更差,與勞動強度成反比。

 

現時政府或公營機構在採購服務時,並無考慮到工人的基本生活開支和工作的合理回報,工資水平完全由外判商入標時決定。雖然最新的改革措施,將「工資」在整體評分的比例調高至12.5%,但是否能夠促使外判商提供足以讓工人維持基本生活的工資,依然存在疑問,難以保證。因此,我們建議在合約條款中訂立工資下限,水平需符合基本生活需要,以保障外判工人的生計。

 

我們的建議:

  • 以合約條款訂立工資下限
  • 水平需符合基本生活需要
  • 參考樂施會2018年12月出版的《香港生活工資研究報告》,整體生活工資水平應釐定為時薪$54.7,相當於月薪$11,378。
  • 生活工資水平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及基本生活需要變化涉及的數據,每年作出調整。
  • 每年加薪一次所涉及的開支由政府額外撥款,避免外判公司入標時失去預算或從中漁利
  • 提供有薪膳食時間(飯鐘錢)。

 

  1. 改善評分準則
  2. 50%,相對於以往的六四比或七三比,無疑是政策上的進步。不過,現時工資評分準則中的方程式,依然是按比例計算分數,提高工資對得分無明顯優勢。因此,我們建議評分方式改為排序計算,拉大提供較高工資投標者的優勢。

 

目前計法(為方便理解,以下例子假設以10分計算):

我們的建議:

  • 建議改變比例為價格30%、技術70%。
  • 「技術分」的內容應有規範,建議包括以最新行業工資中位數為基準、工作人數比例、工具設備、保障工人職業安全的裝備及培訓等要求。
  • 規定承辦商呈交的標價分為前線僱員工資和福利,以及其他款項兩部分;承辦商須按標書的條款支付前線僱員工資和福利,政府以實報實銷形式支付承辦商的有關支出,上限不超過標書指明的款額,避免承辦商藉扣減前線僱員工資或福利以提高利潤。
  • 評分由比例計算改為排序計算,拉大提供較高工資投標者的優勢。
  • 價格評分扣除工資成本,令提供較高工資投標者在計算價格評分時不受影響。

 

  1. 完善監管及加強扣分制

政府自2001年實施外判服務合約「扣分」制度 ,但據資料顯示,政府過去十年向承辦商發出的扣分總數少之又少。以食環署及康文署為例,過去三年並無承辦商被扣分,外判商因此被拒絶競投政府服務更聞所未聞。這源於「扣分」項目只適用於違反工資、工作時數、未有與非技術工人簽訂書面合約及未有以自動轉賬出糧的四項規定,未能涵蓋服務承辦商其他剝削工人的行為。因此,我們建議增加「扣分」項目及具阻嚇性的實施懲罰性罰款,加強打撃違例承辦商。與此同時,政府必須訂立人手編制及勞工待遇投訴熱線,接受匿名投訴,主動調查外判公司是否干犯「扣分」項目。

我們建議增加「扣分」項目,包括:

  • 不履行強積金供款責任
  • 僱傭合約完結後未有支付約滿酬金或終止僱傭金
  • 出勤人數少於合約承諾的人手編制
  • 提供虛假出勤紀錄
  • 強制性以薪代假或拖欠員工休息日、年假、法定假日薪酬
  • 強制性加班
  • 收到勞工處發出之「敦促改善通知書」及「暫時停工通知書」
  • 未有提供適切防護裝備及職業安全健康措施
  • 勞資審裁處按《僱傭條例》判定承辦商敗訴之申索個案
  • 法院按《平等機會條例》判定承辦商敗訴之申索個案
  • 違反《僱傭條例》、 《僱員傭償條例》、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等的定罪個案

 

  1. 修訂約滿酬金

政府最新改革措施,訂明只要工人入職滿一年,即可獲得年薪6%的約滿酬金。我們歡迎上述措施,但為了堵塞外判公司於解僱將近一年年資的工人以節省開支,政府應該訂明工人若被僱主解僱(但並非因犯嚴重過失而被即時解僱)或離職,只要做滿三個月或以上,仍可按比例獲得約滿酬金。

 

我們的建議:

  • 即使工人入職未滿一年而離職,只要做滿三個月或以上,仍可按比例獲得約滿酬金。
  • 未滿一年的領取資格:承辦商並非按《僱傭條例》第9條終止僱傭合約
  • 金額:在職期間薪金的6%

 

​​5. 提供更充足假期

政府最新的改革措施,將有薪法定假日的入職時間條件,由三個月縮短至一個月,但依然相當不足。我們認為應該調整年假及有薪假日的日數,拉近外判工人與公務員二級工人的待遇距離。

 

我們的建議:

  • 參考政府直接聘用基層公務員待遇,年假日數調整至14日起。
  • 受僱首3個月也可享有薪法定假日,並將有薪假日增加至17天。
  • 受僱首年每月可累積病假4天。

 

6.改善職安及設備

2016-17年度153份合約,約12,000名員工只有4名調查人手。

 

我們的建議:

  • 規定所有垃圾收集站內均設更衣室、需設有安全衛生的飲水設備。
  • 規定食環署外判清潔工人的制服應包括︰水鞋、雨衣、遮陽帽及充足數量的口罩及手套。
  • 政府應制定明確的工作指引,例如在酷熱天氣下的休息及安全指引,及長期站立工作可獲的休息時段安排;訂明清潔工人戶外工作每一小時可休息的時間。
  • 增加中央調查隊人手,並加設安全督察及安全督導員,專門監察職業安全措施、裝備及培訓。
  • 連續工作6小時須提供30分鐘休息時間,如連續工作6小時以上,則須提供60分鐘休息時間。
  • 八號或以上颱風及黑色暴雨期間,並非提供緊急服務的工人無須工作,視作有薪假期。至於提供緊急服務的工人,須給予兩倍薪金。

7. 促進公眾監察

政府亦應該促進公眾及社區參與監察外判合約,共同保障工友權益。不過,現時政府不同部門在公開資料上程度不一,部份如房署,公眾很難取得合約人手、到期日等相關合約資料。

我們的建議:

  • 公開合約資料,增加透明度,讓公眾參與監察。
  • 在網頁顯眼位置顯示,公佈各外判服務合約項目詳情,包括:合約範圍、合約期、承辦商(名稱、地址、電話)、合約價格、人手。
  • 設立跨部門合約管理(勞工保障)投訴熱線,接受匿名投訴。

 

8. 提早落實改革措施

2019年4月後批出的政府服務合約。及後回應民意,再次宣佈2018年10月10日公佈政策後批出的政府服務合約,可提早落實約滿酬金、颱風津貼、入職一個月即可獲得有薪勞工假期,差額由政府補貼。我們認為,即使相關措施提早至2018年10月10日後生效,依然會存在新舊合約的差別待遇。當新舊合約存在明顯差別待遇,舊合約工人有可能會流向鄰近的新合約崗位,造成外判服務的混亂。因此,我們促請政府提早全面落實改革措施,於2019年4月後,所有政府服務合約下的外判工人,均可獲得約滿酬金及颱風津貼。

 

9. 直接聘用

改革外判制度,不只關乎基層工人的福祉,也關乎社會如何看待財富分配及政府資源運用。數以萬計的政府外判工人,明明工作與基層公務員相等,但薪酬相差一大截,不足應付基本生活需要。政府根本是在帶頭製造不公和貧窮!所謂「促進效率」、「改善服務」不應建基在壓榨基層工人的待遇和權益!口口聲聲說外判不是為了「慳錢」的政府,事實卻是每個外判部門平均節省了3成開支,這些「開支」不是單純的數字,其實包含著工友的血汗。

 

我們的建議:

  • 政府應取消恆常需求服務、非技術工種的外判
  • 制定逐步取消外判的時間表:停止招標、招聘、合約完結等期限

 

 

2019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