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職工會聯盟就國歌法立法之聲明

當初,香港自主工運之所以掘起,乃是勞工階層知道工運必須擺脫對威權政府的信仰,才能走出民主工運的路線。我們相信,一切妨礙市民結社自由、言論自由的法律,都將規限工人自主的空間。由此,我們反對現時香港政府提出之《國歌法》方案。

尊重國歌與否,屬於公民自由,政府不應以刑法強逼。建制工會囿於「愛國」,將「國家利益」置於打工仔女利益之上,在香港奉行「維穩大於一切」的政策,在在回應「國策」,而漠視香港打工階層受到官商勾結的剝削,這些工會自然會支持《國歌法》。

當下,中共意圖以民族主義壓倒一切,以回應國內外複雜的挑戰。延伸到香港的立法,便包括《國歌法》和曾被香港人一度拉倒的《廿三條》。國歌法立法之後,港人「拒絕愛國」的自由,將蕩然無存。

國歌法勢將侵害香港人的創作、表達自由。根據政府的立法建議,篡改國歌曲譜、歌詞、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即屬犯罪。條文又指,奏唱國歌時,須「肅立,舉止莊重」。由是,人人都須依此自我審查,不但不能問「應如何演奏」,反而要主動問「怎樣做才夠尊重」,令港人需「歪曲、貶損」個人意志,來順從法律。

這樣以嚴刑逼使民眾自我審查,高舉「愛國」意識形態,以此入罪的做法,幾近於文革。分別只是,在文革時,中共以「群眾」之名,將不為毛澤東所用者,扣上帽子批鬥;今日,這頂「不愛國」、「不尊重國家/國歌」的帽子,將扣到港人頭上,意在泯滅獨立思考。

國歌法法案中關於中小學「國歌教育」的規定,勢將使教育制度變成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的洗腦工具。國歌法第一條說明要「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第十一條更指明「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這本身便是「歪曲、貶損」教育的本意。教育理應令學生充權、獨立思考,而不是盲目愛國、「貶損」個人意志的發展。勞工階層送子女入學,也不是為了子女被教育成盲目的順民。

主權移交凡二十餘載,港府為配合中共統治需要,已於公務員系統中,推行大大小小的「國情班」、「中港交流」,以推動「人心回歸」。國歌法立法之後,港府將有更大籍口,在公務員系統之中推行「國歌教育」,以是否尊重「國家象徵」劃分公僕,製造寒蟬效應。而效忠中共的企業,亦能以刑法為武器,逼迫打工仔女「尊重國歌」。屆時,政治審查將無孔不入。

當今香港政府,以小修小補的思維,回應重大的醫療、社會福利、分配不均的問題,置基層勞工的生活於水火;為了配合在上位者的需要,對於侵害港人自由的立法,卻是大刀闊斧、先斬後奏。

自主工運的目標,是令勞工階層的自主意志不受「貶損」,對民主的追求不遭到「歪曲」。正如「反廿三條」一役,職工盟與港人同行共抗爭,本會將一貫地反對《國歌法》立法,捍衝香港人「不服從」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