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十字路口的中國勞工
艱苦維權之路何去何從?

 中國政府俗稱為「維穩費」的公共安全開支預算達7千億。維穩者,就是要防止、打壓內地稱為「群眾事件」的集體行動。這些群眾事件,當中有不少是勞資爭議。而這類具「中國特色」的勞資爭議,就是勞工不會找工會介入。何解?

 

 

 

國內工會──代表工人抑或官僚、資本家?

根據中國的法例,工人如要成立工會,只能找中華全國總工會(簡稱全總)或其轄下的工會註冊,而獨立工會是遭嚴格禁止和打壓的。據其網頁資料,全總是由中共中央書記處領導,其主席由共產黨委派。現任主席王兆國曾官拜政治局委員、中央統戰部部長等職。共產黨在內地神憎鬼厭,民眾又豈會相信由中共官僚領導的「工會」?

除了工會高層,全總轄下工會的領導,絕大多數亦非由會員選出。結果不少工會的主席,不是公司人事部主管,便是廠長等資本家代理人。找工會幫忙,輕則自討沒趣,重則是找死!
另外,不同層級──省、市、區──的工會拒絕工人註冊成立新工會的例子時有所聞,即使透過上訪、向上級工會投訴等手段,仍然屢吃閉門羹。

更經典的工會官僚打壓勞動群眾例子,莫過於2010年佛山本田車廠工人自發罷工期間,南海獅山鎮總工會派頭戴黃帽的人員入廠毆打罷工工人,充份貫徹黃色工會的本色。

 

民間如何自救?

面對國內工會不純正,不稱職,不作為的困局,工人可如何尋覓依靠?

一些志願團體,成立了不同的勞工服務中心──有些為工人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協助工友透過法律途徑向僱主提出申索;另有一些會關注工友的工傷、職業病問題;甚至組織文娛康體活動,促進工友之間的情誼。

可惜,這些勞工服務中心,始終不具備法律地位,無法組織工友與資方進行集體談判,並且經常受到國安系統的騷擾和打壓。

這些志願團體的工作,某程度上有助紓緩劇烈的勞資矛盾,間接地維持社會的和諧。可是,國家機器往往花巨額的「維穩」開支,去打壓這些組織,實在是非常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