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二十年 母親退保得個吉

1997年前至今,爭取退休生活保障的聲音未有停止過。即使2000年強積金開始實施,十多年來不斷被質疑能否為打工仔女應付退休後的基本生活,而且強積金制度不會保障無酬勞動者,以女性為主的全職家庭照顧者處於零保障狀態。香港回歸二十年,政府一直不願發展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去解決急切的人口老化問題。香港職工會聯盟婦女事務委員就著母親節來臨,就著以下分析要求香港政府重視母親的退休生活保障,儘快實行全民性及免審查的退休保障制度。

 

 

1) 無酬勞動不被肯定
過去二十年女性投入勞動市場的數字雖然一直有增幅,但對於工時﹑工資的待遇未見有改善。此外,社會一直無視對婦女在家勞動的肯定,令她們在家無酬勞動多年,卻沒有足夠積蓄應付退休後的開支。
根據政府統計處在2015年的數據分析,本港有654,400名15歲及以上料理家務者。當中97.4%(即637500名)為女性,35至64歲從事料理家務者佔大多數,而低住戶收入比率亦較高。女性料理家務者中有76.8%有曾經工作,而她們離開前一份工作的原因中,接近八成與家務有關,包括處理一般家務及照顧家庭成員。由此可見,社會的性別分工嚴重失衡,60萬婦女被局限在家庭崗位中,必需承擔養兒及處理家務的責任,但政府卻不認可無酬勞動者的功勞,缺乏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導致她們晚年必須依賴家人的財政支援。

2) 從事兼職工可能連強積金都無
除了全職家庭照顧者,另一批女性則不但需要照顧家庭,更要從事兼職。過去20年從事兼職的女性亦告增加。每周工時少於18小時的女性由1996年的43,400人,上升2.4倍至2015年的146,500人。(圖一) 不過,女性較為貧窮的現象持續,女性月入$5000或以下比男士多出1倍,兩性比例仍維持在大約1:2。(圖二)

 

家庭崗位逼使婚後的婦女趨向尋找零散工,但僱傭條例中連續性合約的規定(俗稱4.1.18規定 )卻並未有保障散工及兼職工作者。雖然強制金制度保障成疑,但沒有為同一僱主工作滿60日的零散工,以及在家居工作的家務助理均被豁免於強積金制度,變相加劇兼職工婦女老年面臨的貧窮問題。

 

 

3) 傳統家庭崗位分工決定財政控制權
傳統男尊女卑的觀念仍然普遍,男性因擔起家庭經濟支柱的責任而成為一家之主的現象依然普及,而專注家庭照顧及只做兼職的女性令她們於經濟上依賴家人,可見財政控制權往往與性別觀念一脈相承。當年老時申請以家庭為單位長者津貼時,津貼多數由一家之主的男性領取,女性在財政上可謂被支配,老年的生活自主及保障令人憂慮。

 

總結
基於以上的分析,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要求政府重視以女性為主的無酬勞動者、兼職工及散工的退休生活,應儘快落實免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不要再讓母親繼續苦等多二十年。

 

資料來源: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6年版, 政府統計處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56號報告書2015年版, 政府統計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