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廿五週年研討會
自主工會承先啟後:中港台工運交流

撰文:蒙兆達

 

職工盟成立25年,與香港工人一起踏過了不知多少崎嶇,在風雨中抱緊了工人的尊嚴和權利。職工盟的成立,標誌著香港工運不再由親中共及親國民黨的工會集團壟斷,工人可以當家作主。25年來,多少志同道合者前仆後繼,終於開創出一片工會運動的新天地。9月19日,職工盟舉辦的紀念活動馬不停蹄,除晚上筵開76席會慶聚餐外,日間約100人亦聚首一堂,舉行「自主工運的承先啟後──中港台工運交流」研討會,交流三個地方的工運經驗。

 

工廠北移,工會生不逢時?


上午研討會部份,先由李卓人及張麗霞回顧職工盟前身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簡稱工委會)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處理工潮及勞資糾紛的狀況。大學畢業後即投身工委會的李卓人提到,當年適逢香港工業北移,大量工廠倒閉,拖欠工人薪金及遣散費,又因親中工會六七暴動後轉趨低調,強調「安定繁榮」,工委會便乘勢而起,積極介入工人求助個案。李卓人自爆,當年工委會同事都稱他「血腥人」,因他一聞到有「血腥味」(工人欠薪),就會立即撲到現場組織工人。但阿人慨嘆,當年有嘗試組織被遣散的工人,成立成衣工會,可惜這個工會「生不逢時」,因當年成衣行業已經式微,曾求助的工人亦已四散至不同行業。

至於現任商業、零售及成衣業職工總會總幹事張麗霞,便是其中一位當年被拖欠薪金的成衣工人,因求助工委會,而與自主工運結下不解之緣。她在研討會上就當年自己如何由工人搖身一變,成為工會全職幹事的經歷,娓娓道來,反映了很多工會人的成長和掙扎。她特別強調,工委會很強調工人要分擔工作,由最簡單會務做起,逐步培育工會是由工人擁有的自主意識。工人自主,要由細微處做起,讓工會他日可以茁壯成長。


中港台三地工人組織各有特色


香港的講者發言後,跟著發言的嘉賓是大陸勞工團體「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總幹事朱江瑋及「台灣大高雄總工會」研究員蔡志杰,分享大家組織經驗的異同。朱江瑋表示,近年珠江三角州關廠結業工潮頻繁,工人意識開始有顯著提升,開始自發選出工人的談判代表,並會了解自己的法定權利據理力爭,相較以前更有組織性。國內的工潮會否像香港早期七、八十年代的工運一樣,從關廠抗爭中累積經驗,孕育出一股持續的組織力量,值得大家深思。


至於台灣工會代表蔡志杰則形容,台灣早期由於禁止搞行業工會,所以早期工運型態都以廠房工會為主,這類工會不易衝出廠房界限,關心較廣闊的工運環境,因此至今台灣那邊都沒有像職工盟一樣較成型的自主工會聯盟。大陸工人方面,現時罷工雖多,但都是一間廠一間廠地進行,廠與廠之間欠缺聯繫,如何突破廠房界限亦是未來一個挑戰。但香港職工盟的情況卻大有不同,早期成立的工會都是以行業工會為主,工運及社運視野較寬闊,但卻反過來欠缺職場組織及集體談判實力。三個地方組織工人的經驗各有不同,如果可以增加互相交流和學習,互補不足,定能找出進一步壯大自主工運的工會模式。


堅守原則 改變才會出現


今次研討會邀請了約30位來自國際食品勞聯 (IUF)-亞太區會議的代表參加。不說不知,IUF與職工盟淵源甚深,早於1982年國際食品勞聯便與工委會合作,製作教材及舉辦課程,教導香港工人如何建立民主及自主的工會,兩年後工會教育中心亦正式成立。工教中心成為香港首個獨立工會統籌中心,早期由14個自主工會組成,是職工盟成立以前的雛型。國際食品勞聯秘書長Ron Oswald發言時表示,很榮幸IUF是最早來港支持香港自主工運的國際工會,若果當年大家沒有堅持原則,今日香港便不會有職工盟。其實不單止香港,不論是南非、緬甸及埃及等不同地方,IUF亦一直堅守自主工運的原則,也是不知多少年後,才見到改變開始出現。因此,今時今日雖然中國大陸只有一個由中共控制的全國總工會,IUF會繼續堅守同一個原則,支持大陸工人組織結社自由及權利,並相信未來終有一日,大陸工人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獨立工會組織。

 

 下載當日研討會場刊(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