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就惡劣天氣工作安排立法建議要點

山竹強風虐肆,對香港市面及交通情況構成嚴重影響,卻不及無良僱主、縮骨老闆,要求非必要員工冒生命危險上班、剋扣工資或勤工獎、調休息日/年假頂替、保安員直踩36小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只是呼籲「勞資互諒互讓」、「彈性處理」,反映現行勞工處的指引根本是「一紙空文」,很少僱主會主動遵守,未能保障僱員權益,以致打工仔在颱風之下,往往備受剝削。

無良僱主、縮骨老闆七宗罪  自願性守則乃一紙空文

香港雖然是經常受到颱風吹襲的地方,但過去僱員在颱風下的權益及工作安排,一直欠缺法例保障。勞工處只提供一份毫無約束力、內容空泛的「颱風及暴雨下的工作守則」,根本沒有實質規範作用。在是次山竹強風吹襲期間,反映僱員不受保障的情況十分嚴重,包括:

 

例子

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

非必要服務卻要搵命搏

  • 食環署及房署外判清潔服務,要求清潔工即使在8號或以上風球之下,仍須照常工作;
  • 大型屋苑及港鐵站商場的零售店舖,如連鎖電器店、家品店、運動用品店均在8號風球下開舖;
  • 清潔工缺乏適當保護衣物,需穿垃圾膠袋當雨衣工作。
  • 非必要人員無須上班,但並不違法;
  • 絕對有需要時才要求必要人員繼續工作,但並不違法。
  • 未有提及如何界定必要/非必要,只建議雙方「事先協定」。
  •  
  • 部份公司竟然以颱風下未能上工,視作「不服從合理命令」,對員工作出紀律處分。
  • 僱主應考慮交通狀況,彈性處理一些僱員因實際困難而未能上班或準時上班的情況。
  • 36小時
  • 座頭保安員下一更同事未上班或因交通問題不能上班,僱主不會安排頂更人手,而是要工人連踩三更長達36小時;期間沒有提供膳食,只靠幾塊餅乾充肌,打電話向公司求助長期不通;連踩三更也沒有任何風更津貼。
  • 繼續工作的安排不能是強迫性。
  • 盡量安排發放颱風或暴雨當值津貼
  •  
  •  
  • 有居住地鐵沿線之外地區的工友表示打風上班僱主沒有提供交通津貼,需要自己坐的士到地鐵站,貼錢上班;
  • 有保安員為了節省颱風期間的高昂的士費,甚至舖紙皮睡在後樓梯。
  • 提供接送服務;
  • 發放特別交通津貼作鼓勵。
  •  
  •  
  • 怡中航空地勤人員「打風日」被臨時改作輪休,變相要工人補回一天工作,轉嫁工人承擔成本。
  • 打風放假後會在累積年假中扣除相關日數,轉嫁工人承擔成本。
  • 違法,《僱傭條例》中有訂明休息日及年假的放取方法,並需預先安排,臨時調動並不符合法例要求。
  •  
  • 部份零售店舖打風會部份時段或整日關舖,但員工的月薪會被扣起相關比例的勤工。
  • 兼職/時薪工人因為打風被臨時取消工作安排,損失收入;
  • 資助院舍/保安員工原有「風更津貼」被僱主取消。
  • 不應扣除,但非違法。

留喺公司瞓

  • 有酒樓員工因為需要在零晨準備颱風過後開市的點心,而因交通未必能及時恢復,需要在之前一晚返回酒樓睡覺以確保可提供點心。
  • 未有提及。

促請政府正視問題  訂立法例

本會認為,以上各項事例反映,現行勞工處的指引根本是「一紙空文」,很少僱主會主動遵守,未能就颱風下僱員權益作出保障,以致打工仔在颱風之下,往往備受剝削。職工盟因此強烈建議,政府應該立即立法,保障僱員在惡劣天氣下的應有權益。職工盟建議,除必要服務以外,員工應有權選擇是否在8號或以上颱風返工,即使未能工作,亦不可被剋扣工資或假期;如選擇工作的員工,應可獲雙倍薪金及交通津貼作補償。法例亦應對「必要服務」有所規管,有關僱主必須向勞工處作出申請並獲批准,才可列入颱風下必須工作的「必要服務」。最後,政府亦應在法例加入條款,表明可按風災後的市面損壞情況及基於公眾安全考慮,宣佈引用以上法例適用於風災後安排。

有關職工盟就「惡劣天氣下僱員權益」法案的具體建議包括:

香港職工會聯盟促請政府盡快修訂《僱傭條例》,規管僱員在惡劣天氣生效期間的工作安排。職工盟認為,政府應該有關法案的要點包括:

  1. 如僱主沒有事先以書面與僱員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則在法律上推定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毋須工作;
  2. 僱員 (提供必要服務者除外) 有權選擇是否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
  3. 如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休假,僱主仍須支付僱員在該休假期間的正常工資;
  4. 如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該段工作期間的工資須以正常工資兩倍計算,而僱主亦須為僱員安排往返工作地點和居所的交通工具,或支付實際交通費。

 

 

 

香港職工會聯盟

2018年10月4日

 

 

 

 

 

附件一:

 

惡劣天氣工作安排立法建議要點

  香港職工會聯盟促請政府盡快修訂《僱傭條例》,規管僱員在惡劣天氣生效期間的工作安排;有關法案的要點包括:

  • 如僱主沒有事先以書面與僱員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則在法律上推定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毋須工作;
  • 僱員 (提供必要服務者除外) 有權選擇是否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
  • 如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休假,僱主仍須支付僱員在該休假期間的正常工資;
  • 如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該工作期間的工資須以正常工資兩倍計算,而僱主亦須為僱員安排往返工作地點和居所的交通工具,或支付實際交通費。

 

書面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

 如僱主沒有事先以書面與僱員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則在法律上推定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僱員毋須工作

  • 僱主須在僱員入職時以書面通知僱員,擬要求僱員於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有關通知須詳列上班、下班和復工的安排;
  • 如工作安排需要修改,僱主須在修改生效前至少一個月以書面通知有關僱員;
  • 僱主須在每年三月再次以書面通知僱員有關安排 (不論工作安排有否修改);如僱主沒有在該月內再次發出書面通知,須當作自該年四月一日起,僱主沒有以書面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即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毋須工作;
  • 指明惡劣天氣警告,指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告,以及在工作時間以外時發出的黑色暴雨警告;
  • 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指發出上述惡劣天氣警告至該等警告取消後兩小時的期間;
  • 如遇緊急或突發情況,即使僱主沒有事先以書面與僱員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仍可要求僱員工作,但有關僱員有權拒絕。

僱員 (提供必要服務者除外) 有權選擇是否在惡劣天氣下工作

  • 如僱主已作出書面通知,擬要求僱員於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僱員 (提供必要服務者除外) 有權選擇是否接受有關安排;如僱員不接受,須當作僱主沒有以書面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即該僱員在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毋須工作;
  • 如任何僱員更改其決定,須至少一個月前通知僱主;
  • 僱主不得因僱員拒絕於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而以任何形式歧視該僱員;
  • 任何人不得要求另一人承諾同意於指明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工作,作為聘用該另一人的條件;
  • 提供必要服務的僱員,指由勞工處處長藉憲報公告指明的僱員類別,例如公共交通、電力供應、保安等。

其他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期間的工作安排

  • 其他惡劣天氣警告包括:黃色及紅色暴雨警告、雷暴警告、酷熱天氣警告、寒冷天氣警告、空氣污染指數等;
  • 修訂《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加入惡劣天氣下工作的實務守則;僱主不依循守則本身並非違法,但在根據該條例作出的法律程序中,僱主是否已依循守則可獲接納為證據。

附錄:惡劣天氣下工作的現行安排

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

  • 僱主應事先與僱員磋商和訂明惡劣天氣下的工作安排;
  • 工作安排應包括以下要點:
    • 上班安排:哪類僱員在何種惡劣天氣警告生效時須上班或不用上班;
    • 下班安排:在工作期間發出惡劣天氣警告或預警會否提早下班;
    • 復工安排:惡劣天氣警告取消後何時復工;
    • 工作時數及工資計算的方法。

僱傭條例:不得因惡劣天氣下缺勤而扣減僱員的年假、法定假日或休息日。

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僱主有責任為僱員維持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

僱員補償條例:在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告、紅色或黑色暴雨警告生效期間,僱員在工作時間前或後四小時內,以直接路線往返工作地點和居所途中遭遇意外受傷或死亡,一律視作在受僱期間因工遭遇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