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要夠生活 一年一檢抵抗通脹 $37.5 X 8小時 X26天 = $7,800

當深水埗區單幢式大廈一個100呎劏房每月租金索價4,300元時,香港政府建議的最低工資水平是每小時37.5元,相當於每月7,800元,扣除租金後只剩3,500元,再扣除水、電、交通、電話費等基本雜費後這個工人可能連2,500元也沒有。究竟一個人每日只剩83元可以如何在香港生存?更莫說要養活家庭、生病要去看醫生。但這個亦正正是最低工資水平訂立方法的荒謬之處,最低工資委員會以「一系列指標」作為檢討水平的基礎,聲稱衡量整體經濟狀況、勞動市場狀況,競爭力及社會共融等,但當中卻從沒有「讓工人應付基本生活需要」的因素,因而在香港這個富裕及高度發展的地區,出現一個人全職工作卻不能養活自己的不合理現象。

 

全職工作夠生活  最低工資每小時55元

去年12月,樂施會與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生活質素研究中心合作研究香港在職家庭的生活開支模式,以一人及三人在職基層家庭為基礎,並參考統計處《2014/15住戶開支統計調查》作調查框架,設定四個主要開支項目:食物、房屋、其他基本生活所需及備用現金。結果顯示,一人家庭的基本每月開支介乎10,494元至11,548元,三人在職家庭介乎19,768元至21,127元。現時的最低工資收入水平較一人家庭基本每月開支少近3成!

《最低工資條例》中訂有「適當地防止工資過低」的法定要求,但卻從未有就何謂工資過低作出定義,聯盟認為所謂工資過低正是全職工作(每天8小時、26天工作)的情況下仍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因此,政府應按相關國際勞工公約以僱員及其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作為評估何為「工資過低」的準則,參考樂施會與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生活質素研究中心的研究報告,將最低工資訂立在不低於每小時54.7的水平,本聯盟建議為每小時55元。

 

一年一檢抵抗通脹  特首主動提出莫搪責

2011 年5 月至2017 年5 月,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28 元提高23.2%至34.5 元,但反映中低層市民購買力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卻累計上升23.1%,最低工資水平只僅僅追上物價升幅。但是由於最低工資每兩年調整一次,其間基層僱員收入不斷被通脹蠶食,2015 年初最低工資的實質購買力,一度較2011 年5 月時下跌足足一成,令基層市民生活更加捉襟見肘;倘若日後通脹加劇,情況將更為惡劣。

尤記得2012年首次討論調整最低工資水平時,時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的張建宗曾表示最低工資最少每兩年檢討一次,是可以「按需要加密或隨時作額外檢討,檢討期非一成不變。」。但是事隔多年,經過通脹蠶食、受惠人數持續下跌至0.9%, 本來可以保障低收入工人的效用漸失,《最低工資條例》猶如被廢掉,卻仍未出現「按需要加密或隨時作額外檢討」。聯盟要求特首不要再搪塞己責,主動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提出檢討水平的要求,達致一年一檢。

 

 

關注生活工資聯盟

2019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