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打壓變本加厲 社保欠賬掀新工運潮

很多港資企業在內地設廠或營商,是多個世界知名品牌的生產商如馬莎、廸士尼、優衣庫等,但它們內地的勞工權益狀況一直缺乏關注及有效的監督。為此,職工盟今年第二年建立「港資企業勞工權益監察資料庫」(見本報告尾頁的附錄)透過媒體、社交網絡、從事內地勞工工作的團體及工人訪談,蒐集由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間,港資企業在大型勞資糾紛中侵犯勞工權益的行為,揭露港資企業在內地侵犯勞工權益的普遍行為,及監督品牌、港企,及推動港府,保障內地工人權益。

 

按此細閱2014-15年度內地港資企業勞權調查報告

 

主要調查結果:
1.      集體維權個案大幅增加7成:由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間,職工盟共收集到25宗港資廠工人於內地集體維權的有記錄個案 (工潮),接近9成個案有發生罷工,其餘為大型勞工抗議事件。與往年調查相比,有記錄的集體維權數字大幅增加近7成,這與港企管理層拒絕集體協商及勞資糾紛的拙劣處理手法有關。工人在追討無門的情況下,被迫發動罷工迫令資方進行協商。
2.      超過五成半港資廠的工潮起因於欠供社保:其中因欠供社保引發的集體維權個案,與去年不足1成半比較,大幅增加。搬廠不賠或少賠遣散費及拖欠工資而引發集體維權的個案,分別佔4成4及4成。
3.      受影響工人估計約15萬人: 25宗被網上媒體成功記錄下來的集體維權事件,受影響的工人估計涉及約15萬人。由於共產黨中宣部早於2010年5月28日已禁止內地傳媒報道或評論罷工事件。未知的工潮,不知還有多少。
4.      8成半工潮起因於違反勞動合同法: 在多個集體維權個案中,港商都多重犯法,例如同一企業會同時不賠遣散費及欠供社保。內地政府部門偏袒資方。例如,它們以超出行政法規追討年限為由,拒絕為被拖欠養老保險的工人追討廠商,港商因而可無限期不為工人繳交養老保險費;法院干預法官的裁決,就勞動合同法沒有清楚列明的細節,下達法官判案的指引,令港商更客易走法律罅,逃避賠償遣散費。
 
調查報告的重點:
1.      大型上市公司如周大福、九興控股、創信國際、雅視光學等只利用企業社會責任為形象工程: 超過3成涉案企業由香港上市公司持有或是旗下供應商,例如雅視光學旗下的雅駿眼境製造廠,在該公司工作10年以上的工人,底薪甚至比新入職的員工低。另五分一涉案港企是重犯者,過去亦曾因侵犯勞工權益而導致罷工。企業社會責任對港企來說,只是用來掩飾其侵犯勞工權益的事實。
2.      工人的知情權被蒙蔽:港企有系統及有計劃地利用各種違法及取巧的方式規避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經濟賠償(遣散費),以圖減低在廣東省產業升級政策下轉型、搬廠或結束業務的成本。很多受影響的工人往往在廠方搬運機械,甚至是關廠那一刻才得知消息。加上地方政府部門偏袒資方,工人追討遣散費困難重重。
3.      管理層主動邀請公安介入,近8成罷工遭公安圍堵、打人或鎮壓,甚至拘禁: 例如優衣庫(UNIQLO)的供應商慶盛製衣廠負責人便於罷工期間親自帶同大批公安衝入廠內,31名工人領袖被拘捕,多人受傷,當中1名被補工人領袖更因頭部重傷而須送院治理。工人的罷工權被嚴重踐踏。然而,有少量企業罷工時間長達1-4個月,這反映在暴力打壓下,部分工人維權的意志力及決心比以往增強了。
4.      多家港企以解僱手段報復工人代表,違反了內地《工會法》例如馬莎(Marks & Spencers)及其樂(Clarks)的港資供應商哥士比在工人罷工期間分七次共解雇了109人,當中包括為工人發聲的工會副主席。此案更釀成了悲劇,一名在該廠工作了12年的女工因被公司解僱,翌日在公司廠房跳下自殺。企業的報復行為令罷工進入無組織狀態,無工人代表願意站出來,企業因而無協商對象,最終拖延復工時間,勞資雙方皆輸,企業聲譽亦會嚴重受損。
5.      知名品牌違反國際公約對基本勞工權利的規定:例如優衣庫隸屬的迅銷集團自稱其使命是「讓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夠穿著優質服裝,然後得到快樂、幸福、滿足」實則蹤容供應商慶盛製衣廠拒絕集體協商、拖欠社保繳費,甚至暴力對待罷工工人,違反《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中第一及第二點,有關尊重及承認僱員自己選擇的代表組織,並與其進行建設性磋商,及協助達成有效的集體協定。G2000的主席田北辰更在勞資糾紛尚未解決的情況下便以取消訂單來撇清與慶盛的關係。
6.      港商利用特權弱化集體協商法,最終令罷工加劇: 港商聯同台商多次利用政商關係,影響集體協商法例的立法程序,令有利工人協商的法例細節全部刪除港商與地方官勾結情況本已嚴重,罷工工人隨時面臨刑事檢控,港資廠工人領袖吳貴軍因罷工被囚一年零七日才被無罪釋放便是一例。加上弱化了的集體協商法對港商全無約束力。當勞資雙方發生糾紛時,港商拒絕以集體協商方式解決,結果令勞資矛盾越是激烈。當關係惡化到罷工時,企業最終需承擔商譽受損、生產停頓造成的經濟損失等更高代價。
 
 
職工盟建議
1.
證監會及聯交所: 上市公司的勞資糾紛涉及到公眾利益,故應仿傚外國加入監察上市公司勞動條件的條款,加強對上市公司的監察。職工盟建議:
a.           證監會:
            i.  當接到投訴,有確實證據證明香港上市公司的下屬子公司不遵守內地勞動法規時,立即通知該上市公司的持牌法團,並要求該持牌法團採取迅速和有效的補救行動,及在指定時間內提交包括補救行動的詳細調查報告;
          ii.   該上市公司須把違規事宜刊登在其年報的當眼位置,及發信向投資者披露事件,讓廣大投資者充分了解風險;
        iii.   在證監會網頁上載年度報告,把違規的上市公司名單公開,讓投資者可以公開查閱;
        iv.   若上述不遵守內地勞動法規的行為未見改善,或發現重大的違規情況,證監會應到違規的內地子公司現場審查,或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作出進一步的調查或查訊,並在適當情況下採取紀律行動,包括公開譴責、撤銷或暫時吊銷牌照及罰款;
b.          聯交所:
            i.  應要求所有尋求上市的企業作出違反內地勞工法例的核查,其結果將作為批准上市的其中一個條件;
          ii. 為推動上述政策,上市規則應立即作出相應修改;
        iii.  該公司而言,聯交所應立即向該公司了解,其是否已制定各項保障內地勞工的政策,及其對各項有關違反勞工法例等指控的具體回應,在未有滿意回覆前,應停止其上市程序;
 
2.
香港政府:
a. 參考「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的《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製定勞工權利的指引,讓香港企業了解在內地營商時如何保障勞工權利。港府亦應設立投訴渠道,以加強監察港企對保障上述勞工權益的執行情況;
b. 檢討監察上市公司的法例及公司條例,懲處違反內地勞動法規的上市公司及港企;
c. 應持中立角色,不偏袒商界,在發放與內地勞工相關法例的資訊、消息及收集意見時,充分諮詢各持份者的意見,包括立法會、工會及其他勞工團體;
 
3.
各大商會:把欠缺企業社會責任,對違反內地勞動法規的香港企業發出警告信,要求採取迅速和有效的補救行動;並把多於一次違反內地勞動法規的香港企業列作黑名單,禁止他們成為商會會員;
 
 
職工盟要求
跨國公司:
1. 切實執行《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及其公司內部製定的《供應商行為守則》,確保供應商給予工人合法和合理的工資;
2.  中國的《工會法》及《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已列明企業必須與僱員進行集體協商,《國際勞工公約》及《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更清楚列明工人擁有自由組織工會及集體談判的權利,跨國公司不得讓供應商以設立電話熱線或單對單與工人個別會面取代集體協商;
3. 當跨國公司接到投訴有關其供應商違反中國勞動法規時,跨國公司不應只聽取供應商單方面的報告,而應親身進行獨立調查,了解事情真相;若供應商與工人代表進行集體協商,跨國公司甚至可委派代表出席,督促及確保供應商回應工人的合理及符合中國勞動法規的訴求;
4.嚴禁供應商借助警力暴力毆打或隨意拘留甚至刑事起訴和平罷工的工人;
5. 應嚴格督促供應商依法賠償工人的遣散費及補繳多年欠交的社保供款。若工廠沒有足夠財力,每年賺取巨利的跨國公司應該負擔相關費用,並嚴禁供應商以地方政府行政機關執法權限未能追討企業拖欠供款為由,或以政府機關隨意定立的指引,法例實則沒有列明的定義,聲稱企業沒有違法而逃避遣散費及社保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