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打壓,要求金山工業集團合理賠償受鎘害工人

今天,4名大陸工人,和35個本地民間團體的代表,趁金山工業(集團) 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山工業集團)舉行週年股東大會期間,進行了一次抗議行動,要求金山工業集團立即合理賠償受到鎘毒影響的工人,以及取消有辱人格的體檢程序。

金山工業集團轄下的金山電池,由於長期忽略生產安全,導致大陸和香港的廠房分別有10個和3個工人中毒,400個和21個工人鎘超標。

事件發生至今兩年,儘管有大量媒體報導,又有工人多次採取行動和嘗試談判,但是金山工業集團在以下幾點表現不負責任﹐有違公義﹕


  右圖:金山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席及總裁羅仲榮為現時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圖片來源:政府資訊中心網頁﹞

1. 除了在2004年9月前後金山工業集團曾經向鎘超標者發過每人3000-8000元人民幣所謂「補助」之外,至今再沒有對他們作出賠償。但是,這些工人一 直出現種種健康問題,又或者因為鎘超標而難于再找到工廠聘用(因廠家害怕要為他們的職業病負責) 。勞工向金山工業集團要求賠償,可是金山工業集團一直拒絕。

2.金山工業集團有責任安排工人每年在合資格的醫院進行體檢。去年底工人獲安 排體檢時,體檢地點居然是賓館,還要工人(大部份是女工) 在不明身份的人監視下脫衣洗澡和取尿樣。這種有辱人格的體檢方法的客觀效果,就是刁難工人回來體檢。金山工業集團作為實際安排體檢的機構,對此責無旁貸!

3.金山工業集團聲稱在事件後已經停止鎳鎘電池生產。其實,它不過是把鎘電池生產外判給湖南一家工廠而已,而這個工廠照樣忽略基本生產安全,沒有告訴工人鎘為有毒物質。這真正是重蹈覆轍!金山工業集團作為品牌公司,同樣責無旁貸!

4. 金山工業集團在事件後不斷打壓抗爭工人。2004年9月,它更聯同大陸當地政府警告工人不得去北京上訪,否則追究其「刑事責任」云云。然後,2006年6 月28日,金山工業集團更向香港高等法院狀告三個一直聲援超霸電池工人的香港民間團體(全球化監察、香港職工會聯盟、街坊工友服務處) 。金山工業集團此舉不過是迫使聲援團體收聲而已。

基於上述幾點,大陸工人代表和本地民間團體要求金山工業集團:

1.立即合理賠償受害工人。
2.立即改正有違人權的體檢方法。
3.停止打壓工人,並對不公平對待工人一事向工人道歉。認真同工人展開有誠意的談判。
4.撤銷對本地民間團體的訴訟。

  左圖:受害工人由本地民間團體陪同下到金山工業集團抗議﹝攝影:April﹞




2006年7月11日,樂施會總幹事莊陳友不滿金山集團控告民間團體,也不滿其有關侮辱性體檢的處理手法,宣佈辭去金山集團工業安全基金會撥款委員會委員的職務。

這次超霸、先進廠工人代表趁金山集團召開董事會期間前來抗議,是本年度工人代表第三次到港。她們很明白,只有寄希望於輿論和社會力量,才能為她們討回公道。

事件已經引起國際工運的關注。到目前為止,國際自由勞聯(ICFTU)、國際五金工人聯合會(IMF)、比利時總工會、波蘭團結工會、國際工會網絡(UNI)等工會組織先後聲援超霸工人和三個被告的本地團體。

2006年9月13日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中國勞動透視
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中國勞工通訊
紫藤
馬鞍山聖方濟堂關社組
紅磡聖母堂關社組
長洲花地瑪聖母堂關社組
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關社組
樂富聖博德堂關社組
青衣聖多默宗徒堂關社組
香港文書職系公務員總會
香港郵政局員工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
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
混凝土業職工會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
政府第一標準薪級員工總會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香港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
香港中文大學員工總會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
政府僱員團結工會
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政府工程技術及測量人員協會
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
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
OMCT - World Organisation Against Tor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