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維權理所當然 停止打壓勞權人士

香港職工會聯盟聯同多個團體,在農曆年卅晚再次發起聲援行動,帶勞櫂人士「行年宵」,呼籲香港公眾,在這個團圓的日子,不要忘記在中國因為公義而失去自由的人們。他們為了組織工會的權利、為了廣大勞工的合法權益,往往遭到官方的鐵腕打壓。在這個新年,他們並不能像我們一樣自由地辦年貨、與家人共聚。

回顧2018年是中國工人的多事之秋。由佳士事件到今年1月著名勞權人士遭到逮捕,我們見到中國官方對工運的打撃一步一步地擴大。

2018年5月,地盤天秤吊機(在大陸稱為塔吊)機手和卡車司機先後發起全國跨省罷工。同月,數百名曾在深圳地盤工作,然後患上肺積塵(在大陸稱為塵肺病)的湖南工人到深圳追討賠償。6月,在廣州日弘汽車配件廠工作的沈夢雨獲工人票選成為年度工資談判的代表,卻遭到全國總工會和資方的打壓,被非法解僱。

及至7月,深圳佳士廠多名工人按合法程序申請成立工會,同樣遭到全國總工會和資方聯手打壓。事件引來全國各地關注事件的工人和學生聲援,當中包括上述提到的沈夢雨。他們組成佳士工人聲援團,當中部份人親身來到深圳,連續三星期不斷發起各種行動支持佳士工人。然而工人代表及聲援團成員相繼被捕,超過50人被拘留至今。獲釋的學生回到學校亦持續受到監控,多個左派學生組織被逼改組或停辦。同時,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及社工機構青鷹夢工場被指與佳士事件有關,其工作人員亦被拘留。直到現在,仍不斷有工人和學生因參與佳士事件被捕。近期警察向部份學生放映沈夢雨等聲援團成員的「認罪」短片,亦有參與聲援佳士工人的學生被開除學籍。

到了2019年1月20日,勞權人士張治儒、簡輝、宋佳慧、何遠程、吳貴軍分別在深圳、廣州、長沙被捕。目前確定,當局拘留其中2人的罪名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然而,當局拒絕他們會見代表律師,部份人的家人亦受到警察騷擾,被警告不能委託律師,也不能聯絡傳媒。種種跡象顯示,這次搜捕重點針對過去幾年在深圳活躍的勞權人士,是2015年12月3日,廣州勞工機構遭到大搜捕的翻版。

中國政府近年強調「依法治國」。《國安法》、《反恐法》、《境外NGO法》……一部部以「國家安全」為名訂立的法律通過,大大增加國家監控平民,縮窄公民社會活動的權力。同時,政府動輒以「擾亂社會秩序」、「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定義模糊的罪名打壓致力推動各種議題的運動者,卻經常在拘留和審訊期間,違法剝奪這些人士的法律權利,甚至以各種惡劣手段騷擾家屬。

由此可見「依法治國」並不覆蓋每一個範疇。當企業違法,長期欠薪,欠繳社保,或是逃避因搬廠而要給工人的賠償,勞動部門、社保部門及執法部門不但沒有「依法治國」,按照《勞動合同法》或《社會保險法》的規定追究企業的責任,反而往往聯同資方向挺身而出的工人軟硬兼施。來軟的話,用漫長的行政和法律程序消磨工人的鬥志。來硬的話,則直接辭退,或由執法部門施以暴力鎮壓。在更廣泛的勞工議題上,「依法治國」,更加無從說起。例如今年9月,中央政府按《社會保險法》規定,要求企業以員工的真實工資作為社保的繳費基數,不足兩星期即在企業的反對聲中擱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