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音樂唱出工人心聲<br />專訪工會幹事何偉航



為何工運會與音樂扯上關係?
《野火》監製周博賢如是說:

「我希望這是雨傘運動的延續,因此追求民主其實是關心社會的表現,而勞工的聲音也需要社會關心。如今佔領運動的部份已完結,我選擇以我最擅長的音樂去令社會關心工人權益。」

「世界不會一刻間就可以改變,但音樂起碼細水長流,能累積一分力量。」

周博賢盼能以音樂累積工人力量。



而負責籌備唱片的工會幹事何偉航亦將說明選擇以音樂唱出工人心聲的原因:

 

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萌生以音樂推廣工運的念頭?

 

答:其實自2010年起我們便已開始構思當中的可能性。可惜資金不足及重重的困難令我們無從入手。後來,於碼頭工潮中認識了周博賢。多番商討交涉後,終於在去年開展籌備工作。

 

問:為什麼會選擇以音樂推廣工運?跟其他方法有什麼不同嗎?

 

答:一直以來,我們均使用海報、橫額,等傳統方法推廣工運。可是,我們希望信息能從更多方面的滲透進社會。而音樂的穿透力正正能夠喚起更多人對勞工權益的關注。1995年的利物浦碼頭工人罷工(Liverpool Dockers’ Strike )中,便有大量藝術品加入了抗爭元素以向工人致敬,至今仍被收藏在利物浦國家博物館中。我們相信,工人的心聲能夠融入於文化藝術中。工人的角色亦能在音樂中佔一席位。

 

觀今香港潮流文化,電影、電視、歌曲,圍繞的大多是俊男美女、失戀、相戀,文化愈趨單一。因此,唱片亦盼能打破既有的主題,為香港文化加入工友的聲音,帶來新的衝擊。

 

問:你還有什麼補充嗎?

 

答:實質的支持對唱片很重要。除了買唱片外,亦希望讀者能夠認真咀嚼當中的歌詞及工人的故事,好好體會他們的感受。

歌曲推介 - 《辛酸》

歌中女主角四眼妹正正是沒有標準工時制度下,受苦的香港打工仔女,歌曲創作內容就是她的個人生活寫照。同時多謝關心社會的年輕樂隊MUSZE用心演繹。

追不回的溫暖-四眼妹

四眼妹身上背着一個鬧鐘:曾因過度疲勞而拉傷背肌,每當工作時長,缺乏休息,遍佈身上的長期勞損,就會發出擾人的響鬧。飲食工友長工時的處境人盡皆知,四眼妹辛勞只為子女的未來。

 

清晨天沒光,任職點心師傅的四眼妹就要出門工作,天黑才回家,陽光的溫度離她很遠。工作都不苦,惟一的苦,是念掛她的心頭塊肉── 一對子女。一個女人供養兩個孩子,四眼妹形容自己是把孩子丟在家裏,可是她咬實牙關天天工作,卻只為了給他們更好的生活環境。社區欠缺託兒服務,上班的母親又會因獨留兒童在家而觸犯法例,所以周末必須放下子女去工作的四眼妹,總會對孩子說:「你地有咩事媽媽會畀警察拉!」尤幸子女很懂事,都體諒媽媽的辛酸。子女日漸長大,一天她驚覺女兒已比她還高,才發現,子女成長的階段,她全都錯過了。

 

 追不回陪伴孩子成長的光陰,始終是難以彌補的遺憾。四眼妹一直堅持獻身工會,在工會中希望幫助與自己相同經歷的工人,更重要的是,她不想下一代都像她一樣,犧牲工人的家庭生活、健康身體,老闆「係咪真係要賺到咁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