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專題】荒唐成日常  職場谷到爆 你受夠了嗎﹖

做到死﹖你以為是講笑,其實不然。

近年,不時發生打工仔工作期間猝死個案,日以繼夜地工作,但別人眼裡還是不足夠,「點解你啲嘢做極都唔好嘅﹖你勤力啲得唔得呀?」﹔而職場欺凌亦令大家谷到爆,公營機構、學校等更出現「土皇帝」的情況,只要上司看不順眼,你的努力永遠得不到正面評價;以為體力勞動的工種就可以多勞多得,但政府漠視職業安全,師傅分分鐘「帶住條命返工」;基層工友安守本份卻又不見得換來體諒,「廁所食飯」視為個人選擇,與制度無關;一班年青人想自由一點,做自由工作者F(freelancer)卻要面對被剥削,拖糧、不認帳等,層出不窮。

似乎大家尋尋覓覓都找不到出路,當荒唐成為日常,你習慣了嗎﹖你還在乎嗎﹖

過勞死成趨勢  年平均過百死

據立法會最近文件,由2013年至2017年工作間非因意外死亡的個案,短短五年共有561宗,涉及行業之廣,包括地產、金融、運輸、保險、製造、批發、零售、農業、建築等,可謂人人自危。

一般而言,過勞死是指因工作過度(過勞)致積勞成疾而死,原因多為由壓力引起的心臟病,或是長期疲倦所導致的中風等,可惜香港政府無視打工仔過勞情況,至今沒有任何官方定義。在561宗個案,當中3/4(即421宗)均為心臟或腦疾病引發的死亡個案,當香港每年平均超過一百個打工仔工作期間猝死,下一個輪到誰﹖

2013年至2018年首三季非因意外死亡的個案

我們倡議:立法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及製訂監管及預防「過勞死」的措施。

職場欺凌  苦無出路

職場欺凌無處不在,即使你無親身經歷過,也可能目睹過其他人遭受欺凌,這情況在公營機構、社福機構或學校更為嚴重,機構高層無異於「土皇帝」,是否能討上司歡心凌駕於你的工作表現。

醫管局的職場欺凌嚴重,工會2年內處理超過80宗求助個案。醫管局職工總會於2017年曾經向超過200個基層員工做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三成被訪者指上司欺凌嚴重,包括在員工表現評核中刻意給予較差評級,影響續約、升職及留任等﹔而八成受訪者表示不會求助,因為「覺得無用」和「官官相衛」。工會代表於今年三月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指出,有前線醫生因為開會次數不足而被指無履行職責,接受內部聆訊,亦有醫生遭聯網總監針對,接二連三接受內部調查等事件。

面對欺凌,求助無門,難道只可以啞忍﹖

我們倡議:保障集體談判權,規定工會可代表會員出席勞資會面及申訴程序。

建築工友「揾命搏」

地盤師傅應該無須應付辦公室政治,但他們卻要面對其他問題。香港職業安全沒有保障,過去五年,職業傷亡個案都超過三萬五千宗,換言之,每100名工友之中就有一名要面對工傷甚或死亡。而現行的法例規定,僱主最高僅被判罰款50萬元及判監12個月,不過法例生效以來,未試過有任何僱主因而即時入獄,而翻查2017年的檢控個案,最高罰款僅27萬5千元。

二十幾萬就可以買起師傅條命﹖

 

我們倡議:修訂職業安全條例,加強懲罰、刑事檢控及取締罔顧人命的「黑心僱主」

 

基層工友無生活

海麗工潮引發社會討論外判問題,好不容易逼使政府正視問題、帶來改革,使工友名正言順獲得遣散費,惟外判的漏洞仍然比比皆是。早前,一張政府外判清潔工在旺角公廁內食飯的照片在網上瘋傳,大家慨嘆「香港點解會搞成咁」,事件反映基層工友議價能力低,即使安守本份,待遇亦不成正比。

當外判制度是製造不公、在職貧窮的源頭,這個社會可以讓我們安穩生活嗎?

我們倡議:改革政府價低者得的外判投標制度,引入有薪飯鐘及不低於時薪54.7的生活工資水平

自由工作者不自由

而部份年青人想擺脫一般工種限制,投身自由工作者的行列,卻不見得真自由。2017年中,美國紐約的「Freelance Isn't Free Act」成立生效,保障自由工作者,但香港莫說是保障,政府統計處連自由工作者的資料都沒有統計,與自僱人士混為一談,即是老闆與演員、設計師、教琴老師等全歸於同一類別,他們的有薪病假、年假、勞工保險、強積金計劃供款等,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沒有。

一旦遇上拖糧,甚或被騙,由於法律上沒有僱傭關係,而難以追究。

我們倡議:擴展勞工法例適用範圍,使自由工作者同樣獲得追討欠薪、工傷保險等基本勞工保障。

「其實我只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唔通咁都係奢望﹖」

五一勞動節

谷埋谷埋一肚氣,我地已經忍夠,係時候要爆!

2019年5月1日(星期三)|下午2:00|維園足球場集合,遊行至政府總部|查詢:27708668

發起團體:職工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