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碼頭的辛酸
勝過千言萬語
| More

2013-04-22


 

吊機手需要長時間伏下吊運貨櫃。沒有用膳時間,一個飯盒經常要吃兩三個小時。 岸邊塔式吊機機手經常硬食貨櫃噴出的黑煙,更不時傳出機手患癌去世的惡耗。
   

 

 

大小二便必須在吊機上解決。大便時,工人要用膠袋,袋起糞便,製成「糯米雞」。(大便圖像不雅,不便展示) 吊機內的座椅:日久生修極度普遍,避震裝置損壞後,碼頭只會將其焊死,廢掉了其避震功能,加劇機手的勞損風險。

 

搵命搏:遇上風球時,抓結工人要到九層樓高的貨櫃頂綁緊貨櫃。 打保齡:機手被催迫要在短時間內搬運貨櫃, 以致吊機未把貨櫃吊到一定高度便要移動, 於是又會撞到旁邊的貨櫃,險象橫生。

 

領先的吞吐量,亮麗的業績,九流的設備,不人道的工作環境。 吊機內的空調:這部機器噴出的是怎樣的氣體?

 

顯示工作指令的屏幕放在左手邊,工人俯身工作之餘,更經常要向左邊扭頸,造成嚴重勞損。 吊機內的空調:一切盡在不言中。

 

 

外判工人休息用的貨櫃,環境衛生極度惡劣。 盲目追求效率,意外頻生。

 

內運貨櫃車司機工時極長,經常因疲勞過度而釀成意外。 內運貨櫃車司機經常面對被意外掉下的貨櫃壓死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