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遭威脅解僱而自行辭職
還有可能追討補償嗎?
| More

2013-03-27


撰文:陳昭偉

部份無良僱主明明意圖解僱員工,但為了省回長期服務金及代通知金等補償,而施壓要員工自行辭職,這種故事經常在香港地發生。有些打工仔女因一時受不了壓力而無奈辭職,但卻對損失應有補償感到不忿。

若你或你的親朋戚友遭逢同類不幸,又有沒有可能「翻案」,討回應有公道呢?以下這個法庭案例應有助你了解多些。

 

案情實錄
王女士於救世軍任職護士,於2004年間被指在工作時失職。儘管王女士作出了解釋,但救世軍最終仍決定解僱王女士。當救世軍管理層於當年8月19日正式通知解僱王女士時,同時亦表示可接受她即時辭職來代替即時解僱。於8月26日,王女士本欲遞交辭職信,給予兩個月通知,於12月1日才正式離職,然而管方表示她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即時被解僱,一是自動即時辭職。王女士心感不滿,隨即要求管方支付代通知金及長期服務金,方答允即時離職;但管方代表卻拒絕接納此要求,並向王女士出示一封日期為8月26日之即時解僱信。王女士之後於同一天亦無奈寫了一封辭職信予僱主,並在當天即時離職。

其後,王女士入稟勞資審裁處,向救世軍追討代通知金及長期服務金。救世軍答辯稱:1) 它有足夠之理由將申索人即時解僱;2) 雙方僱傭關係之終結,乃是王女士自動即時辭職,而並非救世軍將其解僱。

雖然勞審處裁斷救世軍並沒有足夠或充份之理由去即時解僱王女士,但卻判定雙方僱傭關係之終結,乃是由於王女士自行即時辭職,而非被救世軍解僱,因此判王女士敗訴,無權取得代通知金及長期服務金。王女士不服判決,向高等法院原訟庭提出上訴。

 

權威裁斷
現時已升官至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張舉能,當時在裁決時指出,要判斷到底是王女士自行辭職,抑或遭僱主解僱,並不能單看文件字眼或雙方所採用以終結僱傭關係之形式或手段來判斷,而必須實質地決定是誰真正將雙方之僱傭合約予以終結。

張大法官又引用了另一宗類似的英國案例作出說明,給大家參考一下該段判詞內容:

假如僱主對僱員說,“你的工作已完結,我給你機會辭職;若不辭職,我便開除你。”那麼,即使該名僱員選擇了先一步簽署辭職信這個較有尊嚴的做法,而不選擇接收解僱信,但這情況給人的結論,除了是僱主終止合約外,還怎麼可能有其他?我等認為在這些情況下,結論委實只可能是僱主終止合約。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結論。”

 

亦因此,張大法官最後裁斷,王女士實在是被僱主無理即時解僱,救世軍須付九萬七千多元代通知金、遣散費連利息及王女士的訟費。

 

案件編號:HCLA 27/2005